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2章 顾府家宴
    ,精彩小说免费!

    韩棠之沉吟半晌,又认真道:“但奇怪的是,慕情馆这些年积蓄的财宝,臣并未搜到。即便是这样华丽的宫室,也只是表面看起来华丽。真正的金珠宝贝,一件都没有。”

    “大约早已被人转移走了。”

    君天澜声音淡淡,摩挲着墨玉扳指,目光落在琉璃地砖上,地砖是半透明的,每隔几步,就嵌进一朵盛开的金莲,看起来奢靡艳丽。

    他抬手示意韩棠之等人退下,状似不经意地问沈妙言:“你可还记得,当初咱们在楚国时,曾去扬州见识过的捞月坊?”

    他记得,捞月坊大厅的地面,也嵌着这种十八瓣金莲花。

    沈妙言站在鸟笼子前,好奇地逗弄那些纯蓝鸟雀,琥珀色瞳眸里满是腹黑,“过去的一切,我都抛在了脑后,太子殿下怕是问错人了。”

    君天澜早料到她会这般不配合,也不恼,只淡淡道:“夜凛,送她出去。”

    夜凛如鬼魅般出现,朝沈妙言微一拱手,“小姐,请。”

    “哼。”小姑娘轻哼一声,骄傲地昂着头离开。

    她走之后,君天澜负手立在原地,陷入沉思。

    傍晚时分,太子府荣安院。

    薛宝璋靠坐在窗边,随手把玩着一朵雍容牡丹,正觉着无趣时,碧儿匆匆进来禀报:“娘娘,二小姐有下落了!”

    “她逃到哪儿去了?”薛宝璋那张国色天香的脸上,流露出些许不耐烦。

    碧儿喘了会儿气,抬起惊恐的双眼,轻声道:“太子殿下昨晚破了那起少女失踪案,原来那些女子,都是被慕情馆的杀手抓走的!奴婢听东流院的侍卫说,二小姐她,她也在其中!因为不堪侮辱,而选择自杀,尸骨与十八层宝塔一起烧没了!”

    薛灵到底名义上是薛相爷之女,虽然实际上死于沈妙言之手,可君天澜又怎会将妙言供出去,所以才安排了这么个说法,这也是他给薛家的交代。

    “自杀?”薛宝璋冷笑,“薛灵那样的性子,舍得自杀?!”

    碧儿满脸认真,“听二小姐的贴身丫鬟交代,二小姐失踪那晚,好像的确有提到过要去慕情馆。”

    薛宝璋扔掉牡丹花,取来一把团扇摇了摇,却觉着这夏日的风都是热的。

    美眸略带厌恶地扫了眼窗外太子府的景致,她如今自顾不暇,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思考薛灵的事。

    因为自打她嫁过来,太子就从没碰过她。

    若非见识过他对沈妙言的热情,她几乎要以为,君天澜好男风。

    她将团扇搁到桌案上,起身走到条案边,取笔写字。

    等写完一张纸条,她取下墙上挂着的玉萧吹了几声,便有纯蓝色的鸟儿从天空掠来,拖着长而华丽的尾羽,在窗台停下。

    她将纸条装进鸟儿腿间的小竹筒里,拍了拍它,它重又展翅飞走。

    纯蓝色羽毛,在晚霞映照下流光溢彩。

    ……

    少女失踪案被破,君天澜在镐京城百姓心中的威望又上升一层,那晚在夜市被宣王府侍卫扣上的采花大盗名头,不仅不攻而破,更令人怀疑,那天晚上的情况乃是宣王为夺嫡有意诬陷。

    顾钦原适时在茶楼酒肆放出风声,说当今太子不得圣上宠爱,比起宣王,处处行事艰难,常常遭人陷害。

    人总是容易同情弱者,这风声一放出来,又引得不少百姓怜爱太子,越发觉着太子不容易。

    皇宫御书房,君烈对君天澜无话可说,这崽子如今破了案,他又怎好再提废太子之事,但仍是当着群臣的面,鸡蛋里挑骨头,说他并未抓到慕情馆背后主使,是为办事不利,最后敷衍地赐了些金珠宝贝并两位美人,打发他回太子府。

    因着不想看见他这张冰块脸,甚至还特地赐他七日休沐,不知道的还以为皇上有多心疼太子,生怕他累着似的。

    已是八月,酷暑难当,好在蓬莱阁建在湖上,倒也还算凉爽。

    沈妙言骨子里的懒病又犯了,每日懒懒倚在窗台上听远处连成一片的蝉鸣,偶尔朝湖畔望上一眼,只觉外面阳光白花花的刺眼,光是这么看着,就热得不想动弹。

    她拿着把蒲扇有一下没一下地扇着,正百无聊赖时,素问捧着封帖子进来,“小姐,顾少夫人送帖子来了。”

    “阿陶给我下帖子?”沈妙言好奇,接过那张红红的纸笺,打开一看,笑道,“明日顾府要办家宴,阿陶特地请我前去赴宴,说是要感谢我的救命之恩。”

    “小姐去是不去?”

    “阿陶请我,我自是要去的。多日不见,我也很想她呢。”

    “那奴婢去帮您挑一套好看的衣裙。”

    翌日一早,君舒影与沈妙言用早膳时,听说她要去顾府,立即道,“我也要去。”

    “那是顾府的家宴,你跟人家又不熟,你去做什么?”沈妙言挑眉。

    岂止是不熟,分明是有仇。

    君舒影将盛粥的玉碗放下,优雅地擦拭唇角,“自然是去保护你。顾灵均还好,是个光明磊落的君子,可顾钦原……呵呵。”

    他又不是傻子,那晚慕情馆的人将谢陶劫走,分明是顾钦原蓄意而为。

    对自己夫人尚且能如此利用,谁知道他对妙妙又会干出什么事儿。

    沈妙言一想起谢陶被顾钦原利用的事就糟心,到底没拒绝君舒影的好意,同意他与自己一道前往。

    两人坐进软轿,软轿角落摆了冰缸,并不算热。

    到了顾府门口,早有侍女撑着绸伞迎出来,“给宣王殿下请安!沈小姐,快里面请!”

    态度出人意料的殷勤。

    沈妙言与君舒影对视一眼,抬步朝顾府走去。

    因是家宴,所以前来参宴的人,要么与顾府沾亲带故,要么与顾府的主子有过硬的交情,顾老将军与老夫人皆都在主院那边开宴,年轻人们与他们玩不到一块儿去,因此大少夫人王嘉月特地在花园湖水边设了另一场宴席。

    沈妙言与君舒影被侍女领着,穿过曲廊,瞧见前方临水处建着一座挺大的风亭水榭,水榭除了临水那面,其余三面皆垂着竹帘,隐隐能听见里面的热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