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3章 沈姑娘的存在,着实挡了太子的路
    ,精彩小说免费!

    侍立在水榭外的婢女对君舒影行过礼,卷起竹帘,请两人进去。

    沈妙言定睛看去,里面坐了不少人,君天澜和薛宝璋也赫然在席。

    琥珀色瞳眸掠过一抹暗光,快得几乎没人注意到。

    君舒影拉起她的衣袖,笑吟吟牵着她进去,“顾府这间水榭建的倒是不错,风正好从临水这面送进来,夏日里最是凉爽不过。就是内里的陈设,简单了些。”

    说罢,自来熟地在君天澜次座坐下。

    薛宝璋唇角含着轻笑,一边轻摇团扇,一边漫不经心道:“宣王这话说的不对,如今四海未平,自当事事从简。铺张浪费,终究是不好的。”

    君舒影不以为意,目光从薛宝璋发簪上扫过,笑得意味深长,“皇嫂头上的明珠、身上的缎子,可都价值不菲……若说事当从简,皇嫂第一个该罚。”

    薛宝璋正要反驳,君天澜淡淡道:“再争这些有的没的,你二人都不必留下。”

    太子发话,众人皆都松口气,将话题转移开。

    谢陶趁着众人谈论京中酷暑天气,悄悄摸到沈妙言身边的,轻轻握住她的小手,“妙妙,你那晚救我,我都没来得及当面对你道谢。”

    “你我之间,何须言谢?”沈妙言反握住她的手。

    两个小姑娘趁其他人不注意,偷偷溜出水榭,在阴凉的曲廊中坐了,沈妙言细细打量谢陶,但见她眉梢眼角多了从前不曾有过的风情,不由惊讶:“你与他……”

    谢陶小脸羞红,低头捧住脸,“妙妙,钦原哥哥待我很好,那晚肯定是你想太多了。”

    沈妙言无言以对。

    “哎呀,别光说我的事儿啦!妙妙,你如今住在宣王府,是不是快要嫁给宣王殿下了?”谢陶红着脸转移话题,“我觉着,他待你真好。”

    沈妙言噎了下,认真道:“我不会嫁进皇族的。皇族是非多,哪里有寻常人家自在。阿陶,像你嫁得就很好,上面有个嫂子,凡事都不需要你来操心张罗。”

    “是啊,嫂子她的确很能干,府中的事,都是她在料理呢。”谢陶难得感喟,随即眼睛一亮,拉起沈妙言的手,“不如我让钦原哥哥帮你注意下,看看京城里有没有合适的人家吧?”

    她一派天真,只想着怎么嫁才能让妙妙过得舒服,脑海中蹦出个人影,便立即脱口而出,“妙妙,我觉着韩棠之韩公子就很好。”

    姗姗来迟的贵公子不小心听见这话,顿时露出见鬼的表情,开什么玩笑,他要敢对沈妙言露出分毫念想,他家那位太子爷,不把他扔进山中喂野狗才怪。

    韩棠之打了个哆嗦,对曲廊中那两个姑娘敬而远之,匆匆进了水榭。

    而沈妙言回想起韩棠之,他是慕容姐姐曾经的未婚夫,她若与他纠缠起来,那可就乱套了。

    两个姑娘又说了会儿子悄悄话,却听得一个娴雅的声音响起:“沈姑娘、弟媳,该用膳了。”

    沈妙言抬头看去,身着湖蓝色丝缎长裙的美人扶着丫鬟的手,正含笑站在不远处,周身气度十分温婉大方。

    正是顾灵均的夫人,王嘉月。

    她心中略有不安,她自知自己并非什么贵客,用膳这种事,让小丫鬟过来请就是了,何必亲自跑这一趟……

    可是对上王嘉月笑吟吟的眉眼,她只得强压下不安,与谢陶一同起身去水榭中用膳。

    水榭里置了两桌酒席,沈妙言坐在君舒影身边,君舒影生怕旁人抢了好菜似的,率先从中间大盘子里挑了只最大的螃蟹,慢条斯理地用钳子等物将螃蟹肉剥出来,放进沈妙言的盘子里,“这蟹有些瘦,蘸的酱也太过寻常,妙妙先勉强用着,等明儿本王再为你寻些好的。”

    他自打来到顾府,就没说过好话。

    他是天家皇子,顾府的人没有回嘴的道理,薛宝璋倒是反驳了,可她到底是女子,为避嫌,不能屡次三番地与小叔子作对。

    君天澜放下筷箸,冷冷道:“不爱吃,就滚回你的宣王府。”

    话音落地,水榭中一片寂静,谁也不敢再动筷子。

    他这话说得十分不留情面,却不知是对君舒影说的,还是对沈妙言说的。

    沈妙言面色不大好看,谢陶生怕她撂筷子走人,因此在旁边轻轻扯了扯她的衣裳,小心翼翼给她夹了个鸡腿,“妙妙……”

    碍于谢陶的面子,沈妙言垂着眼帘,强忍住走人的冲动,勉强扯出一丝笑,“无妨。”

    一顿午宴,在诡异的氛围中结束。

    午后正是烈日当空,王嘉月安排了众人去厢房歇息,谢陶领沈妙言去了自己的寝屋,原想同她一起午睡,谁知两人刚躺下,就又有丫鬟过来,说是大少夫人请沈姑娘单独过去说话。

    谢陶没想太多,只对沈妙言道:“嫂子最好说话了,大约是要对午膳时候的事儿同你道歉,妙妙别怕。”

    沈妙言没她想的这么简单,只是对上那双纯净的眼眸,便只微微颔首,与那侍女离开。

    她踏进王嘉月的寝屋,但见房中布置典雅,右面儿摆着一座木制雕山水屏风,房中熏的是淡淡的花香。

    身着湖蓝色丝缎长裙的美妇,挽着松松垮垮的堕马髻,坐在床榻上,正慢慢摇着一架悠车。

    “大少夫人。”沈妙言开口。

    王嘉月抬头,笑了笑,“沈姑娘到了,快请坐。”

    沈妙言在悠车边的绣墩上落座,望了眼悠车里白嫩嫩的小宝宝,瞧见小宝宝穿的衣裳是浅蓝色的,笑道:“小公子长得真好。”

    王嘉月凝视着熟睡的孩子,笑容透出怜爱,“太子龙章凤姿,太子妃国色天香,他们若能诞下孩子,才真正叫长得好。”

    沈妙言放在膝上的手紧了紧。

    王嘉月抬眸,目光复杂地盯着她的脸,“沈姑娘是聪明人,应当懂得我的意思。”

    沈妙言面无表情地与她对视,“妙言不懂。”

    旁边侍立的丫鬟,呈上来一只雕花檀木盒。

    王嘉月将那檀木盒递给沈妙言,“我原也不是多嘴多舌的妇人,可沈姑娘的存在,着实挡了太子的路。我受人之托将这盒东西交给沈姑娘,还望沈姑娘能离开镐京、离开大周,再不要误了太子的事。”

    ——

    沈月如在慕情馆的出场,在“第668章你可还念着慕容姐姐”就有伏笔,没毛病。

    部分读者要求妙妙去魏国,去魏国对妙妙而言,是退无可退时才会走的路,因为大家知道她有亲人在魏国,可她自己并不知道,她也只是认识一个连澈,魏国对她其实是陌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