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6章 那是我的猫猫
    ,精彩小说免费!

    君天澜坐在书案后,盯着那俩柿子,夜寒一本正经道:“素问递来消息,说小姐与宣王一起吃柿子。如今柿子虽还未上市,却也不是什么稀罕物,属下寻思着,他们能吃到的,主子也能吃到,因此特地去后院摘了熟柿子给主子吃。”

    一派忠诚护主的好暗卫形象。

    君天澜垂眸,淡淡道:“今晚的宵夜赏你了。”

    夜寒愣了愣,随即涌起狂喜,连忙谢过他,捧着那份宵夜欢欢喜喜地出去了。

    主子将自己的食物分赐给下属,对下属而言是天大的荣幸,更何况君天澜还是太子之尊。

    夜寒走后,君天澜低头继续处理折子,勉强看了两本,就再也看不进去,皱起眉尖,将手中的折子砸了出去。

    烛火渐渐燃尽。

    他坐在黑暗中,疲倦地揉了揉太阳穴。

    翌日,正是中秋。

    宫中准备了夜宴,镐京城里三品以上官阶的人尽可带家属入宫,与皇帝一同庆祝团圆。

    沈妙言穿着火红色金线绣莲花重纱长裙,发髻上簪着金步摇,身形虽纤细玲珑,可该大的地方却是一点都不小,一下马车,就引起四周人的瞩目。

    君舒影今日罕见地穿了红色,他的容貌本就偏于艳丽,如今换了身红衣裳,越发衬得他光风霁月、俊美潇洒。

    两人站在一块儿,若众人并不认识他们,定要赞一声两人相配。

    可偏偏这两人,并非夫妻。

    谢昭的马车在后面停下,扶着侍女的手走下马车,一双妙目含着几分怨愤盯着那两人的背影,明明她才是宣王妃,可宣王却把她关在后院,处处将这个贱人带在身边。

    若非今夜是中秋节,她身为王妃必须进宫,恐怕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打算将她放出来。

    此时皇宫里张灯结彩,宫女们端着精致的红木托盘来来往往,吹笙吹竽之声不绝于耳,到处都是鬓影衣香,热闹非凡,繁丽奢华得仿佛天上云间。

    沈妙言夹在君舒影和谢昭中间,原还觉着尴尬孤单,好在还未踏进锦绣大殿,就碰到了前来赴宴的谢陶,两人听宫女说现在还未开宴,便结伴儿去旁边的高台水榭说话。

    高台水榭下方就是沁心湖,如今湖光映衬在水榭之中,显得波光荡漾,红色宫灯一照,越发凄艳好看。

    两个姑娘手拉手说了会儿悄悄话,沈妙言忽然听得一声猫叫,竖着耳朵道:“阿陶,好像是你的猫。”

    谢陶也竖起耳朵,果然,笙竽奏乐声的掩盖下,细细弱弱的猫叫她熟悉至极。

    她急忙朝猫叫声方向跑:“我去寻猫猫!”

    沈妙言无奈地看着她跑走,喊道:“待会儿就要开宴了,你别跑远啊!”

    谢陶沿着水榭长廊一路奔走,最后终于停下,盯着前方的青衣公子,那公子怀中抱着只小黄猫,不是她的猫猫又是谁的。

    面对陌生人,她很有些纠结,拧巴着一张娃娃脸,不大敢上前。

    萧城诀坐在石桌旁,正拿桌上瓷碟里的小鱼干喂猫,余光瞥见一双绣小鲤鱼的绣花鞋,目光上移,就瞧见两只纠结地拢在一起的袖子。

    再往上,就对上一张拧巴的娃娃脸。

    娃娃脸上的大眼睛,在莲灯下一眨一眨,无辜又纯真。

    他怔了怔,很快认出这女孩儿似乎是谢家那个小哑巴,好似七月时成了顾家的新妇。

    他收回视线,唇角习惯性地扬起那抹令人如沐春风的温和笑意,“你挡着我的光了。”

    “猫……猫猫……”谢陶腼腆,不大习惯与外男说话,“那是我的猫……”

    “你的?”萧城诀冷笑,“这猫儿本公子养了一年多,怎么会是你的?”

    “真的……真的,是……是我的猫!”

    谢陶十根手指紧紧扭在一起,一紧张,就开始结巴。

    萧城诀斜眼看她,“那你唤它一声,看它应不应你。”

    谢陶鼓起勇气,朝小黄猫唤道:“猫猫!”

    小黄猫扭了扭身子,用屁股对着她。

    萧城诀看着谢陶渐渐涨红的脸,觉着好笑,懒懒道:“你喜欢本公子的猫,也不该如此胡说八道,说它是你的猫。本公子宽大为怀,可以让你摸一摸它的。”

    说着,将小黄猫抱起来。

    “我没有,没有胡说……”谢陶委屈,双眼中逐渐蒙了层水雾,凑过去摸了摸小黄猫的脑袋,“猫猫,你为什么不理我了?”

    萧城诀望着这张泫然欲泣的娃娃脸,越发觉着这小哑巴好笑。

    谢陶摸着摸着,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忽然一把抱住小黄猫,朝锦绣大殿飞奔而去。

    只要到了那里,妙妙就可以帮她作证,这小黄猫的确是她的!

    谁知还没跑出几米远,她左脚踩到右脚,自己把自己绊倒在地!

    小黄猫不小心被丢出去,优雅地落地,转身踩了一脚小姑娘的脑袋,再度跳进了萧城诀的怀中。

    萧城诀从容地漫步到谢陶跟前,撩起袍摆单膝蹲下,正要好好训一训这个不知轻重偷他猫儿的姑娘,谁知却看见这小哑巴啪嗒啪嗒掉起眼泪。

    他最烦女孩儿哭。

    脸上的神情冷了几分,他淡淡道:“你委屈什么?”

    “猫……它是我的猫猫……”谢陶爬坐起来,抬袖擦眼泪,一双眼盯紧了小黄猫,“我待你不薄,我还带你去楚国找妙妙,你怎么不理我了……呜呜呜!”

    纤细的肩膀一耸一耸,她哭得伤心极了。

    回廊中的羊角宫灯在风中摇曳,那张娃娃脸哭得皱巴巴,可眼神却意外的,纯净。

    像是涉世未深的稚童,那么干净纯粹,引得人忍不住怜惜。

    萧城诀本不想管顾钦原的媳妇儿,可不知怎的,下意识从袖袋里取出帕子扔给她,满脸嫌弃,“哭起来丑死了!顾钦原怎么会看中你这样的女人!”

    这么一说,谢陶哭得更加厉害,拿着那块儿手帕,一边撸鼻涕,一边带着哭腔争辩出声:“呜呜呜呜……我不丑的!”

    萧城诀狠狠盯着她,这姑娘要偷他的猫,没偷成功,他不过说了两句不轻不重的话,她却哭成这样,合着他还要反过来安慰她是吧?

    正出神间,谢陶伤心地将擦过鼻涕的帕子,慢慢塞回到他手中。

    ——

    今晚只有三更哈,明晚恢复四更。

    啊啊啊,好想腾几天时间出来捋细纲!!可惜手中存稿还不够……

    谢谢“斯(爱心)”、“柠檬草”、“风轻琳舞”的打赏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