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7章 求父皇赐婚
    ,精彩小说免费!

    在男人铁青着脸的表情中,谢陶无力地站起身,摇摇晃晃朝锦绣大殿走,哽咽着自说自话,萧城诀拿着那块帕子,压根儿没听懂她在叽呱什么。

    他站起身盯向她的背影,正要发怒,然而小姑娘的背影看起来着实单薄可怜,向来铁石心肠的男人犹豫半晌,终是没出声儿,有点儿蒙圈地站在原地,缓了好久,才回过神,紧忙将手中还粘着鼻涕的帕子丢出去。

    夜宴已经开始。

    君烈照例说了些四海未平、激励群臣斗志的话,就示意上歌舞。

    太乐局为投皇上喜欢,排练的乃是一曲《秦王破阵舞》。

    谁知刚敲响前奏,君舒影就放下手中茶盏,扬声道:“父皇,儿臣有话要说。”

    歌舞声停,锦绣大殿渐渐安静下来。

    君天澜握着酒盏,抬眸看向君舒影,却见他唇角含着轻笑,正认真地凝视旁边的女孩儿。

    暗红色瞳眸掠过冷芒,握着酒盏的手紧了又紧,他垂眸,对身后的夜凛轻声说了几句话。

    夜凛微微颔首,悄悄朝君无极走去。

    君烈的目光饶有兴味地扫过君舒影与沈妙言,随手抚开碧玺手串的金穗子,笑道:“但说无妨。”

    在众人瞩目中,君舒影握住了沈妙言的手。

    沈妙言一怔,想要抽出手,却怎么都抽不出来,四周的目光叫她不安,她红着脸,压低声音:“君舒影,你放手!”

    君舒影眉梢眼角斜挑着款款深情,火红的锦衣将他衬得越发绝艳出尘。

    他握紧了她的手,认真道:“妙妙,咱们在楚国相识,之后虽一别经年,可上苍早已注定咱们的缘分。今夜中秋,该取团圆之意,我——”

    “父皇,五弟这种私事拿到朝堂上说,纯粹是浪费诸位大人的时间。”君天澜冷冷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君舒影抬眸盯向身着明黄色太子服制的男人,两人目光交汇,群臣们屏息凝神,谁都察觉到了这二人间的暗暗较量。

    沈妙言趁机抽回自己的手,将自己的座位朝旁边挪了挪。

    再明显不过的拒绝。

    “事关本王王妃,在太子眼中,怎就成了私事?”君舒影盯着君天澜冷笑,动了动指尖,刚刚被他握着的那只柔嫩小手早已不知去向,叫他气恼又怅然。

    君天澜面无表情,“五弟的王妃,不正坐在你旁边吗?”

    谢昭面带难堪。

    两人正僵持不下之际,上座的萧贵妃似笑非笑,转向君烈,娇滴滴道:“皇上,还是先上歌舞吧?免得舒儿又被太子指责不懂事。”

    她是不愿意君舒影立沈妙言为宣王妃的,这句话,既能警告君舒影,更趁机摆了太子一道,暗指太子严苛。

    顾皇后慢条斯理地呷了口茶,斜了她一眼,淡淡道:“萧妹妹这话说的不中听,太子不过是为满朝文武考虑,在妹妹眼中,如何就成了指责五皇子不懂事?”

    萧贵妃垂眸轻笑,没接话。

    君烈最烦这两人斗,瞥了眼懊恼的君舒影,冷冷道:“先上歌舞。”

    军乐雄浑。

    沈妙言端坐着,刻意让自己忽略掉君天澜与君舒影这两人,一边享用宫中佳肴,一边看舞姬与侍卫们在大殿中气势十足的舞蹈,看着看着,却不由回想起那夜云香楼初开,妩红尘身着白裙在楼下的一舞。

    明明出身秦楼楚馆,可她的舞姿,却比这些柔弱无骨的舞姬们更加直击人心,那是真正有灵魂的舞蹈,并非宫中这些庸脂俗粉可以比拟的。

    锦绣大殿里的群臣许是也觉得太乐局调教出的歌舞匠气太浓,因此都没什么心思观赏,只彼此觥筹交错,互相畅谈大周各地的丰收。

    沈妙言回味着妩红尘的舞蹈,不觉一曲渐歇。

    旁边君舒影望向她,她察觉到这人的视线,飞快垂下眼帘,端起面前的果露轻呷,遮挡住自己的小半张脸。

    她没什么太大的本事,许是从小经历的磨难有些多,因此练就了一身遗忘烦恼的本领。

    那些烦人的事、烦人的人,只要不刻意去想,仿佛就真的不存在。

    人生苦短,自是今朝有酒今朝醉。

    君舒影沉住气,正要开口再提求娶她为宣王妃之事,对面忽然传来一声巨响。

    众人寻着声音看去,君无极大约喝醉了,手中金盏被他砸得老远,他仗剑起身,在空旷下来的大殿中执剑而舞,声音雄厚有力:“风卷江湖雨暗村,四山声作海涛翻。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他平素纨绔,在贵族们眼中最好斗鸡走狗,今夜这套剑却舞得极好,更兼所吟诗歌波澜壮阔,实在令人大开眼界。

    上座的君烈兴味儿颇浓,这个二儿子,尽管平日里所干之事令人糟心,可今夜这一出剑舞,还是相当不错的。

    剑舞完毕,君无极收剑,踉踉跄跄朝上座跪下,“父皇,儿臣有话要说!”

    “但说无妨。”君烈甩了甩碧玺珠串,心情颇好。

    “儿臣府中,侧妃、侍妾已全,却缺了个女主人。儿臣求父皇赐婚!”

    他醉醺醺的,伏地叩首。

    君舒影盯着他,面色有点难看。

    君烈兴致更浓,这个儿子好女色是出了名的,府中美人虽多,可正妃之位却始终空悬,据他说是要留给最心爱的姑娘。

    如今他主动恳求赐婚,莫非是浪子回头,遇到真心爱慕的女人了?

    他饮了口酒,虽然已是中年,可那张脸却仍旧俊逸,朗声道:“吾儿求娶的,是哪家的姑娘?说与朕听听。”

    君无极直起上身,双眼醉醺醺的,英俊的脸庞上,是挡也挡不住的春光,“回父皇,乃是云香楼的妩红尘,妩姑娘!当初妩姑娘一支《秦王破阵舞》,叫儿臣一眼倾心,从此对她情根深种,不可自拔!求父皇成全!”

    说罢,认认真真地叩首下去。

    满殿寂静。

    君烈的笑容僵在脸上。

    君无极的生母张妃急忙离席,朝君烈拜下,“皇上,无极喝醉了,才说出这种荒唐话,皇上莫要与他计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