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0章 难道,萧城诀看上她了?
    ,精彩小说免费!

    小姑娘泪如雨下,使劲儿地点点头。

    君舒影又揉了揉她的脑袋,目光落在她的小手上,试探着用自己的大掌,轻轻包覆住那只小手。

    沈妙言下意识地挣扎。

    君舒影握得很紧。

    他的手很温暖,与君天澜的手触感是不同的。

    沈妙言面颊绯红,挣了半天挣不开,却听见极清澈悦耳的声音响起,丝丝缕缕,满是诱惑,“小妙妙,忘记一个男人最好的办法,是喜欢另一个男人。试着将你对他的喜欢、对他的依赖,都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好不好?”

    沈妙言挣扎的动作渐渐小了。

    她很想忘记藏在心里面的那个人。

    如果他用四年的时间,让她深深爱上他,那么她可不可以用一辈子的时间,将那四年从她生命中抹去?

    小姑娘咬住唇瓣,强忍住被君舒影牵手的不适,随他朝宫外走。

    朱红与明黄色的宫道深深浅浅。

    宫女们提着垂流苏宫灯,为两人照出一条光亮的通道。

    四周都是灯,暖暖的,很明亮。

    沈妙言与他并肩往前走,似乎因为这些灯和身边高大的男人,再也不怕那黑暗。

    两人身后不远处的黑暗中,身着明黄色绣团龙纹的男人不紧不慢地跟着,阴鸷的目光,始终落在他们紧牵着的手上。

    ……

    秋高气爽。

    沈妙言下帖子给谢陶,约她出来逛街,谢陶在顾府闲得快闷出毛来了,兴高采烈地回帖答应,两人于第二日下午在茶楼相见,高高兴兴地逛起镐京城。

    “……我也没想到,猫猫竟然被萧家二公子拾去了,它根本就不想跟我回家!”谢陶还在为那晚的事闷闷不乐。

    她本来还想对沈妙言倾诉一下顾钦原和谢昭的事儿,可又怕为钦原哥哥招来祸端,因此即便面对最好的朋友,也只得闭口不言。

    沈妙言想起萧城诀,笑道:“我觉着他虽然城府挺深,但为人比你的钦原哥哥光明磊落多了。若你没嫁给顾钦原就好了,有猫猫牵线,正好可以嫁给萧城诀。”

    她身上有一半儿大魏血统,骨子里藏着的都是奔放,因此颇有些口无遮拦。

    虽是口无遮拦,却未必没有道理。

    谢陶轻轻捶了她一下,有点不高兴,“妙妙就爱胡说。我喜欢钦原哥哥,从小到大都喜欢!”

    沈妙言笑吟吟看着她提起顾钦原时双眼发光的表情,有意逗她,“有多喜欢?”

    “这么这么喜欢!”谢陶面颊通红,又羞怯又开心地比划出很大很大一个圆圈。

    两人转过街角,谢陶径直撞到一个胸膛上。

    她连忙后退,规规矩矩道了声对不起。

    萧城诀抱着猫儿,盯着撞他的小女人,这小女人不知在想啥,满面春色,阳光在她眼睫上跳跃,看起来天真无害,气质纯净白璧无瑕。

    沈妙言在旁边挑眉,这还真是冤家路窄……

    莫非,有的缘分,是注定好的?

    正想着,萧城诀笑道:“原来是顾少夫人……我派人打听过了,珠珠的确是你过去养的那只猫。可如今珠珠认我为主,我没有再将珠珠还回去的道理。这样吧,我请你与沈姑娘在茶楼用顿午膳作为酬谢,你看如何?”

    谢陶望了眼慵懒的肥猫,虽有些遗憾,但总不能强行将猫猫要回来,只得道:“多谢萧公子美意。”

    三人步进沿街一家豪华的酒楼,萧城诀叫了满满一大桌子菜,却不曾动筷子,只顾与谢陶讨论养猫的技巧。

    沈妙言吃得飞起,悄悄打量这两人,越发觉着这两人登对。

    只可惜,谢陶先一步嫁给了顾钦原那个渣渣。

    想起顾渣渣上次还借王嘉月之手,拿银票侮辱她,沈妙言就有些窝心的恨,将嘴里的食物吞下去,瞟了眼越说越投机的两人,擦擦小嘴,装作不经意地起身,“我刚刚好像在街上看见个熟人,我去追她,你们先聊,我去去就回。”

    说罢,飞快朝楼下奔去。

    却没注意到,一张折好的薄纸,从她的袖袋里掉落在地。

    谢陶走过去将那张纸捡起来,萧城诀饮了口酒,笑道:“莫非是我家殿下写给她的情诗?”

    “不是的,”谢陶正正经经地坐下,把薄纸递给他看,“是一些药名。妙妙很厉害的,她跟素问学过一段时间的医术,这些药材,大约是她寻来有用的。”

    萧城诀放下酒盏看过去,指着其中一味加粗的药名,笑吟吟道:“这麒麟血,就算她找遍天下也是没有的。唯有我府中,还藏有一小罐。听人说,做药引是最好不过的。”

    谢陶懵懵懂懂。

    沈妙言刻意在街道上晃悠了两刻钟,才上楼。

    萧城诀笑容和煦,起身告辞。

    谢陶将薄纸递还给沈妙言,“妙妙,你的药方刚刚丢了。”

    沈妙言接过,瞥了眼,不在意地揉作一团扔掉,“这可不是我的药方,是你家钦原哥哥的药方,之前我姐夫写给我的。”

    谢陶望着朝窗外划出抛物线的那个纸团,愣了好半晌都没说话。

    用罢午膳,谢陶飞一般奔回顾府。

    房中弥漫着苦涩的药味儿,顾钦原身着素纱中衣,靠坐在软榻上,捧着药碗,慢条斯理地喝药。

    白清觉坐在桌案旁,默默看着他喝。

    谢陶踏进来,兴高采烈地道:“钦原哥哥,我今天在大街上碰见萧城诀了!他说,他府里有麒麟血!”

    一石激起千层浪。

    白清觉双眼陡然散发出光彩,不可置信地盯着谢陶,“他当真这么说?!”

    顾钦原的侧重点却不在这里,冷漠的目光盯紧了谢陶,冷冷道:“你和他怎么搅合到一块儿的?”

    尽管他不喜欢谢陶,可谢陶如今是他顾钦原的女人,萧城诀跟他的女人拉扯不清,这叫怎么回事?

    谢陶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白清觉温厚的脸上,难掩喜色,“钦原,若真能拿到麒麟血,你的身体就有望恢复正常了。”

    “麒麟血在萧家,恐怕不容易拿到手。”

    顾钦原说着,望向谢陶的目光透出复杂,萧城诀其人深不可测,与他智谋相当,他为什么会对谢陶示好?

    难道,萧城诀看上她了?

    眼中的复杂又多了几分,更添了些算计在里面。

    ——

    认真脸:不会换男主,不会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