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2章 他竟然没有收下谢陶
    ,精彩小说免费!

    谢陶被医女包扎好擦伤,扭捏地走到外面,怀中依旧抱着那个琉璃小罐。

    萧城诀扫了眼她,见她衣裳有好几处擦破,淡淡道:“我领你去买身衣裳。”

    谢陶低头望了望衣裙,若是这般回府的确不妥,钦原哥哥恐怕要担忧的。

    想着,朝萧城诀乖巧地点点头。

    两人一前一后保持距离,先后进了临街的绸缎庄。

    谢陶从没逛过这种店,她的衣裳都是府里按照规制做好了送到初心院的,如今瞧见琳琅满目的成衣,颇有些眼花缭乱,觉着这身儿也好看,那身儿也好看。

    “喜欢哪套?”萧城诀倚在柜台边。

    谢陶张望了好久,指着其中一套火红色广袖罗裙,巴巴儿道:“那套好看……”

    萧城诀瞟了一眼,“那套不适合你。”

    谢陶语噎,这人叫她选,她选好了他又不同意……

    萧城诀视线极快地转过那些成衣,朝前方抬了抬下巴,“就那套云青色的。”

    掌柜的立即取下那套成衣,恭恭敬敬引着谢陶去里间试衣裳了。

    小姑娘试完衣裳出来,萧城诀正端坐在圈椅上,捧着香茗轻呷。

    微微掀起眼皮,那女孩儿有些忐忑地朝落地青铜镜走,云青色的襦裙,衬得她肤色越发白皙晶莹,娃娃脸稚嫩又纯净。

    重重叠叠的裙摆用银线绣着祥云,随着她的脚步,漾开纹浪,仿若踏在云层之上,真正应了那句“美人如花隔云端”。

    他按下眼中的惊艳,垂眸喝茶。

    谢陶对着镜子,刚刚在里间试衣时,里面的侍女帮她重新梳了发髻,还给她戴了一支攒珍珠发钗,她盯着镜子,忍不住摸了摸小脸,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也能这样漂亮。

    “这套裙子和珍珠发钗,要多少银子?”她很喜欢这一身,忍不住问旁边的侍女。

    “回小姐话,这身衣裙用料乃是最好的轻罗纱,由我们绸缎庄最好的绣娘花了整整半年时间绣制而成,需要五百两纹银。这支珍珠发钗,珍珠用的是东海珍珠,颗颗圆润饱满、大小一致,由老师傅手工定制而成,需要三百两纹银。”

    侍女笑眯眯的,回答得客气有礼。

    谢陶已经惊讶得不行,她的嫁妆少得可怜,还是哥哥心疼她,贴了她不少古董字画,但银钱什么的,根本是没有的。

    钦原哥哥也从未给过她银钱,她身边儿,只有上个月从嫂嫂那里领的二十两月例银子,因为舍不得用,还被她好好藏在箱子里。

    可这身衣裙,居然要五百两!

    小姑娘慌得不行,连忙抬步往里间走,“这个太贵了,我买不起!”

    萧城诀搁下茶盏,淡淡道:“算我送你的。”

    谢陶回头,惊讶地望着他,“它很贵的!”

    萧城诀脸色有瞬间僵硬。

    那侍女笑道:“这位小姐,这家绸缎庄正是萧府的产业,所以您不必忧心银钱问题。”

    谢陶低头摸了摸顺滑的衣料,尽管心中十分喜欢,但她与萧城诀并没有什么关系,她怎么能随便拿人家的好处。

    想着,还是匆匆去里间,换上自己原本的那身衣裳。

    萧城诀面上有点挂不住,他从未送过女子衣裳首饰,好不容易遇到个稍微看得顺眼的姑娘,人家居然不要……

    谢陶穿着自己的衣裳走出来,朝他屈膝行了个礼,很有些腼腆,“萧公子,那个麒麟血……”

    萧城诀扯了扯自己淡青色的袍摆,随手摇开折扇,将琉璃小罐扔给她,“拿去吧。与个病秧子斗,就算赢了也没什么光彩。让他养好身体,本公子与他好好斗个痛快。”

    谢陶谢过他,捧着麒麟血欢欢喜喜地回了顾府。

    最重要的药引被阴差阳错地寻到手,其他几味稀罕药在太子府遍布天下的情报线中,也都零零落落有了线索,白清觉笑逐颜开,捧了药引回倚梅馆炼药去了。

    顾钦原坐在软榻上,披着件宽松的云白锦袍,正慢条斯理地临窗摹字。

    谢陶站在桌前帮他研磨,小脸上是掩不住的欢喜,“等白先生将药做好,钦原哥哥的病就能治好了!钦原哥哥以后再也不用每天都吃苦药了!”

    顾钦原面无表情地继续写字,没搭理她。

    他此时脑海中所想的并非是药,而是谢陶和萧城诀。

    萧城诀倒是出乎他的意料,竟然没有收下谢陶。

    手腕运转,笔下的字迹多了几分难掩的凌厉。

    谢陶未曾察觉他的情绪,低头扯了扯自己这身普通的裙子,又想起今天在绸缎庄试穿的那身云青色襦裙。

    姑娘家,哪里有不爱打扮的。

    她犹豫良久,试探着问道:“钦原哥哥,等你病好了,你能不能送我一套襦裙呀?我今天在街上看见一套云青色的裙子,真好看……”

    “你不是有银子吗?”顾钦原声音淡漠,他上次亲眼看到这姑娘将二十两纹银小心翼翼藏到箱子底下。

    谢陶脸红,“那个裙子好贵好贵,要五百两银子呢,我没有那么多钱。”

    顾钦原仍然面无表情,“知道贵还让我买?五百两纹银,足够三口之家几年的开销。更何况,天下之大,还有很多百姓尚无法顾及温饱,你怎能自私地只想着自己?”

    谢陶被他说的很有些羞愧,连忙道:“那我不买了,钦原哥哥你别生气。”

    顾钦原侧脸冷峻,继续淡然地写字。

    其实五百两纹银对他而言着实算不得什么,毕竟且不说顾府家大业大,仅仅他自己,手中还捏着花家商铺所有的银钱。

    只是买不买得起是一回事儿,愿不愿意给她买,又是一回事儿。

    他总觉得这傻姑娘没有福气消受那些好东西,随便养养,差不多就可以了。

    傍晚时分。

    小夫妻俩正在用膳,侍女进来禀报,说有人给二少夫人送东西来了。

    进来的是萧府小厮,将一只描金红木盒摆在桌上,恭敬道:“我家二公子说,他很喜欢二少夫人的猫,因此特备薄礼,以作酬谢。”

    说罢,行过礼后转身离开。

    顾钦原不喜他那两声称呼,正要命人将那木盒丢出去,谢陶好奇地打开来,里面的东西正是白日里她试穿过的云青色襦裙,与那柄精致的珍珠发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