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3章 世间最身不由己的,是爱情
    ,精彩小说免费!

    小姑娘的眼睛,忍不住地亮了。

    顾钦原扫了眼盒子中的衣裙首饰,面上越发冷漠,“扔了。”

    “诶?”谢陶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望向他,“钦原哥哥……”

    顾钦原放下筷箸,冷冷道:“是舍不得他送的东西,还是舍不得他这份情?谢陶,你如今是顾家妇,少与外男纠缠不清!”

    说罢,饭也不吃了,拂袖去了前院。

    身形清瘦的贵公子系着云白斗篷,独自穿过曲廊,水光在夜色中朦朦胧胧,倒影在长廊中,与灯笼的薄光一同轻曳。

    他的侧脸依旧冷峻,薄唇抿得有些紧。

    明明是他主动将谢陶推出去的,可他为什么看见萧城诀对她上心,自己心里就像是燃起一团火,烧得他浑身不舒服?

    那小傻子若能被萧城诀看上,与他和离,不正是他所期待的吗?

    顾府需要的不是一无是处、不知人情世故的媳妇,顾家需要的,是精明能干的、贤惠淑德的媳妇。

    男人强按捺住心底猫儿抓心般的不悦,强安慰自己只是占有欲作祟,继而面无表情地穿过重重曲廊,目视虚空,心思百转千回。

    明晚街市上闹花灯,他可不可以利用小傻子,谋害萧城诀?

    萧城诀是宣王的一大助力,若他死了……

    男人的眼底掠过几分阴鸷,苍白病态的面容越发阴狠。

    而初心院,谢陶见顾钦原撂了筷子,哪里还敢留那套衣裙首饰,将盒子盖好,请府中的小厮给萧城诀送还回去。

    此时宣王府蓬莱阁,沈妙言正悠闲地坐在窗台上,偏头望着窗外高远的蓝天,一队大雁排成人字型,正缓缓朝南方飞去。

    君舒影与萧城诀坐在桌边对弈,屋中点着宁神的莲花香,气氛格外静谧。

    也不知过了多久,沈妙言皱了皱鼻尖,觉着那熏香似是快要燃尽了,于是揭开青铜镂花盖儿,又扔了两枚香片进去。

    正惫懒得无所事事时,一名小厮匆匆进来,手中还捧着个红木盒,“二公子,您送给顾二少夫人的礼物,又被顾府的人送还回来了!”

    萧城诀盯着棋盘,看也不看那木盒,只“嗯”了声,淡定地落子。

    君舒影扫了眼木盒,唇角挑起轻笑,“成诀开窍了?”

    沈妙言也笑,走过去好奇地将那木盒打开,里头赫然是一套精致的云青色襦裙,并一柄珍珠发钗,一眼看上去,就知道非常合衬阿陶。

    她将木盒盖上,在桌边坐下,“阿陶性子呆,萧公子这样追她,是追不到的。”

    君舒影落子,丹凤眼斜睨了眼她,“我竟不知,小妙妙对追女孩儿,也有一番见解。可否说来听听,叫本王长些见识,好去追心仪的姑娘?”

    他说这话时,凤眸中全是缠绻深情,那灼灼目光仿若春日桃花,勾人心魂得紧。

    沈妙言随手拿过他手边的紫竹骨真丝折扇,笑吟吟展开来,“影哥哥若要追女孩儿,就站在那遍映霞光的云端上,朝她嫣然一笑。世间绝色,怕也不过如此。”

    君舒影摩挲起弧度完美的下巴,好整以暇地凝视沈妙言的双眸,细长的眼尾微微挑起,唇角似笑非笑,“本王想追的女孩儿,是好美色之人吗?”

    沈妙言含笑抬起下巴,潇洒地摇着折扇,眉宇间都是玩世不恭,并不回答他的话。

    这两人旁若无人的**,那厢萧城诀丢了手中白玉棋子,懒懒靠在椅背上,“沈姑娘多虑了,我不过是同情那小哑巴。”

    “究竟是同情还是好感,萧公子最为清楚。”沈妙言收拢折扇,扇柄一端抵着白嫩的下巴,琥珀色瞳眸流转间都是玩味儿,“顾钦原自诩惊才绝艳,却恶毒到连明媒正娶的女人都能随意拱手让人,其心可诛!阿陶跟着他,没什么好果子吃,依我看,还不如跟了萧公子。”

    楼阁中陷入静默。

    三人都是玲珑心思,自然知道,世间最身不由己的,就是爱情。

    外人再如何理智、再如何分析利弊,可对于深陷其中的人而言,再苦的一段情,只要那人稍稍流露出半点儿怜意,所有的苦,就都不算什么了。

    飞蛾生来爱扑向明亮的火焰,明知道会被灼伤甚至化为灰烬,却还是奋不顾身地扑上去。

    人,又何尝不是。

    似是觉着气氛沉重,君舒影伸手拢住沈妙言纤细的手指,“明晚闹市上玩花灯,我带你去看。”

    沈妙言目光从他指尖上扫过,克制住抽回手的冲动,面上依旧笑得玩世不恭,“好。”

    翌日,入夜。

    镐京城满街花灯,流光溢彩,直将整座京城照耀得如同白日。

    永津河横穿过镐京城,无数画舫载着满船丝竹管弦,顺流而下。

    其中最奢华别致的一艘画舫,沈妙言趴在船舷上,静静张望岸上的花灯,远处用彩纸扎成了数十丈高的文殊、普贤菩萨像,内里点着上万盏灯火。

    岸边酒家鳞次栉比,酒楼檐角皆都挂满红绉纱圆灯笼,客人来来往往,孩童们戴着可爱的瓜帽,拎着造型各异的花灯,在临街的摊贩前转悠,品尝新出炉的栗子糕、百味羹、石榴、螯蟹等应景秋食。

    处处繁华,处处笙歌。

    君舒影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背后,给她系上件绣一枝梨花的锦帛披风,笑眯眯道,“中秋过后,大周人习惯办一场花灯节,也算是秋祭,以祈祷来年丰收。”

    沈妙言目光落在那些麦穗、红柿子等造型的花灯上,唇角流露出轻笑,“兆头是好兆头,可大周皇帝不是还想征服天下吗?这般奢靡的花灯节,不知又要耗费多少银钱?”

    君舒影揉了揉她的发心,细长妖媚的丹凤眼微微眯起,灯火中更显迷离,“小妙妙,百姓其实并不在乎那个皇位究竟由谁来坐。他们在乎的,是谁坐在那个位置上,能让他们衣食无忧。战争是统治者的意思,并不是他们的意思。能快活,谁不想过得快活点儿呢?”

    他的声音清越悠然宛如明珠作响。

    沈妙言望着岸上熙熙攘攘的百姓,他们皆都身着新裁制的秋衣,个个儿脸上挂着满足而幸福的笑容。

    她紧了紧斗篷,这些人在王权面前看似渺小,可王权花落谁家,其实是由他们说了算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