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4章 她好想他
    ,精彩小说免费!

    画舫从一处雕梁画栋的拱桥下面,悠悠穿行而过。

    沈妙言遥望远处河畔上的热闹,一颗心莫名平静下来,推开君舒影的手掌,理了理发髻,嗔怪道:“头发要揉乱了……”

    君舒影唇角的笑容透出几分恶劣,伸手使劲儿揉了几下,“我偏要揉……”

    正闹着,画舫缓缓停下,小厮过来禀报:“爷,小姐,到太和街了!”

    太和街上花灯造型最是繁盛好看,一到花灯节,无数百姓都涌来观看灯,因此这条街比其他街道都要热闹。

    悬梯被放了下去,沈妙言尚还未回过神,小手就落进一个温暖干燥的掌心。

    君舒影不知从哪儿摸出两个面具,递给她一个,“戴着。”

    说着,自己先戴上那个狐狸面具。

    沈妙言望着手里捏着的面具,面具上镶满了华丽的孔雀羽毛,只堪堪遮住她上半张脸。

    两人在闹市中漫步。

    “我家小妙妙生得美,不戴面具会惹来不长眼的登徒子,戴着面具,总能安全些。”君舒影目视前方,唇角微翘,大掌包覆着的小手又软又嫩,他这么握着,就像是将他的全世界都握在了手掌心。

    沈妙言被他牵着朝前走,触目所及是华丽璀璨的灯盏与人们的笑颜。

    她用另一只空着的手摸了摸面具,莫名觉得,这面具让她很有安全感。

    因为她能看见别人的表情,可别人却无法洞悉她的表情。

    就算她偷偷哭了,旁人也是看不见的。

    所以人戴上面具,真好。

    莲花灯沿着长街点燃,一望无际。

    簪花仕女与褒衣博带的游子们相携而行,小姑娘那双琥珀色瞳眸透过面具,朝四周张望,似是在寻人。

    可是转过半条长街,也仍然没有看见那个人的身影。

    红润晶莹的唇角泛起一抹讽刺的笑,那个人金尊玉贵,又总是公事繁忙,怎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呢?

    明明已经决定了要忘记他这个人,可是每次出门,都想着自己与他住在同一座城池里,是不是一拐角,就有可能遇见他呢?

    明明他的身边已经有了其他女人,明明已经下定决心再也不要喜欢他,可就是不争气地想要,再见他一面……

    再听他生气地唤一声,沈嘉。

    四周是无边无际的灯火,是人们喧嚣而幸福的嘈杂。

    小姑娘被白衣胜雪的贵公子牵着朝前走,在这样的热闹中,莫名其妙地潸然泪下。

    好想他……

    好想他……

    心口宛如被藤蔓缠绕,渐渐勒紧,疼得厉害。

    小姑娘压抑着哭声,任由眼泪大片大片落下,沾湿了衣襟,沾湿了面具下的小脸。

    这就是……思念的滋味儿吗?

    “小妙妙,吃糖葫芦。”君舒影不知从哪儿摸来一串裹着冰糖衣的糖葫芦,笑眯眯递到小姑娘面前,却见她正垂头盯着脚尖,胸前的衣襟赫然被水***,而那尖俏的下巴上,正挂着几滴晶莹剔透的液体。

    街市繁华。

    握着冰糖葫芦的手缓缓垂下,他面无表情地捧起她的小脸,只见面具后的那双眼早已染上绯色,晶莹的液体还在汨汨流淌下来,沾到他的手背上,莫名的灼热。

    男人沉默良久,声音轻缓:“你想他?”

    沈妙言不敢与他对视,闭上双眼,声音沙哑:“对不起……”

    她试着前进一步,答应与君舒影在一起,是昧着初心辜负他。

    她后悔了,她想要退后一步,却发现拒绝君舒影,同样是在辜负。

    冰糖葫芦从手中掉落在地,晶莹剔透的糖衣,沾上了泥土。

    君舒影缓缓转身,极致绝艳的脸掩在狐狸面具下,看不见表情。

    他忽然抬步,朝明光灿烂的街头走去。

    小姑娘独自站在太和街上,终于,泣不成声。

    另一边。

    无数善男信女聚集在描画精致的菩萨像下,彩纸扎成的菩萨像高达数丈,座下的莲花,比寻常人还要高上许多。

    谢陶兴高采烈地拉着顾钦原拜完菩萨,小手一指,“钦原哥哥,那边神树下有好多人在抛心愿带啊!咱们也去抛一个,好不好?”

    所谓神树,乃是一棵生长了上千年的古榕树,树冠几乎遮蔽了半条街,至今仍旧繁茂,乃是很多大周人的信仰。

    而往神树上抛心愿带是大周的传统,据说若能将红绸抛到最高的枝桠上,那么写在红绸上的心愿一定会实现。

    顾钦原瞳眸微动,道了声好。

    两人走到神树旁,那里陈设着笔墨纸砚,供游人在红绸上写下自己的心愿。

    谢陶认认真真写完,小脸上徜徉开幸福的笑容,虔诚地读了一遍:“愿钦原哥哥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她读完,转向旁边,“钦原哥哥——”

    四周鬓影衣香、人影幢幢,哪里还有顾钦原的身影。

    娃娃脸上满是茫然,她朝四周顾盼,却都没见到顾钦原的身影。

    小姑娘正不知所措间,含笑的声音忽然响起,“小哑巴,怎么又是你?”

    谢陶寻着声音看去,身着青色锦袍的萧城诀站在不远处,正背着手笑吟吟看她。

    想起这人上次送的东西,她有点儿不好意思,朝他微微颔首:“萧公子。”

    萧城诀双指间夹着张纸笺,信步走来,“我在菩萨面前抽到上上签,说有姻缘在这儿,没瞧见我的姻缘,却瞧见了小哑巴你。可见,菩萨真是不实诚。”

    谢陶面颊涨得通红,揪着衣角,认真道:“菩萨是不会骗人的……”

    她过去常常求菩萨保佑钦原哥哥平安顺遂、身体能恢复健康,如今果然找到了治疗钦原哥哥身体的药,可不正是菩萨显灵吗?

    萧城诀瞧着她一脸单纯的模样,心中又是好笑,又是叹息。

    这纸笺上的字儿,分明是顾钦原的字迹。

    那个男人,又想利用这单纯的小哑巴,做什么事儿?

    他瞥见旁边有卖桂花栗子糕的,淡淡道:“小哑巴,你要不要吃桂花糕?我请你吃。”

    “我……我不叫小哑巴!”谢陶有些生气,鼓起勇气,抬头狠狠盯了他一眼,却又很快胆怯地收回视线。

    “那我该唤你什么?顾二少夫人?别了,好长的称呼,唤着累。”

    萧城诀难得起了玩心,凑到她跟前,笑容透出些许调戏的意味儿。

    ——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投票,谢谢昨天七位小天使的打赏,谢谢在书评区置顶帖提供古诗词的亲亲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