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9章 求我(3)
    ,精彩小说免费!

    君天澜收回手,双臂闲闲搭在圈椅扶手上,不再碰她,只细细凝视她在灯下的清丽眉眼。

    “好热……”

    小姑娘呢喃出声,艳红的唇瓣难耐地微微张开,双眸浸着盈盈水光,眼角绯红如牡丹花瓣,只巴巴儿地朝男人怀中钻。

    君天澜低头看着她拱来拱去不得章法,伸手摸了摸她的发顶,薄唇的弧度透出恶劣,“妙妙这是做什么?”

    “热……”小姑娘难受得紧,再如何愚蠢,也知道自己大约是着了这厮的道,然而知道是一回事,双手却难以自制地将衣襟拉开,“君天澜,你对我做了什么?”

    君天澜挑起她的下巴,她的脸儿沁出细密的汗珠,红得通透,仿佛世间最艳的一朵牡丹被捣碾成汁。

    琥珀色瞳眸越发水润,晶莹剔透的泪珠儿凝结在她的睫毛上,悬而未落,惹人怜惜。

    男人低头,轻轻亲吻掉她睫毛上的泪,声音低沉嘶哑:“求我。”

    “君天澜……”少女紧紧闭着双眼,浑身轻颤,小腹深处的燥热一重盖过一重,席卷至她的四肢百骸,眼见着就要冲破她的理智,她紧紧皱起眉尖,怒吼出声,“给我解药!”

    带着薄茧的大掌轻轻挑开她衣襟上的盘扣,丝绸衣裳滑落到她的腰间。

    中秋过后的夜,透着沁入骨髓的凉。

    君天澜的手指,慢条斯理地顺着她的手臂一路往上,一寸一寸,抚摸过她精致的锁骨,继而是纤细白嫩的脖颈,柔嫩的耳垂,艳绝清丽的面颊……

    缓缓地,顿在她的唇瓣上。

    暗红色瞳眸里满是忍耐,男人压抑住身体里躁动不安的野兽,一字一顿,“求我。”

    小姑娘身体越发不受控制,双腿几乎是痴缠着勾住他的劲腰,双手狠狠拽着他的衣襟,强忍住将他扒光的冲动,怒声道:“我说,解药在哪儿?!”

    这么说着,小手却不受控制地颤抖,一粒一粒,缓慢将他衣襟上的盘扣解开。

    男人盯着她这副急切又压抑的模样,大掌缓缓握住她的手腕,声音喑哑,含着几许嘲讽,“解药,不就在你面前吗?”

    “君天澜……”

    眼泪一颗颗顺着面颊滑落,身体燥热不堪地像是要爆炸开来。

    最后一丝理智,荡然无存。

    “给我……给我……求你……”

    少女声音破碎而颤抖,光滑白腻的双臂勾上男人的脖颈,那张玫瑰花瓣般的红唇,焦灼地寻找起对方凉凉的薄唇,在贴上去后,辗转碾压,渴求有一丝丝冰凉浇灭她体内的燥热。

    君天澜端坐着,欣赏着她的主动,直到少女衣衫褪尽,狼狈不堪地想拉扯开他的腰带,“君天澜,给我……”

    曾经清越动人的声音,早已被情.欲晕染,丝丝缕缕,嘶哑妩媚。

    随着她的扭动,男人终于忍无可忍,将她打横抱起,大步朝床榻走去。

    月光从窗棂外洒进来,屋内床帐半掩,春色无边。

    旖旎的情味,在整座寝屋里弥散开。

    一声声娇啼,婉转凄切,却又暗含着几分难耐的悸动,欲说还休。

    四年的情愫在今夜化作丝线,将榻上纠缠的两人紧紧缠绕在一起,那是刀剑也斩不断的韧度,此生难休。

    守在外面的拂衣和添香俱都面红耳赤。

    夜凛等人不知何时凑到门外,悄悄听起里面的动静。

    “好激烈啊!主子和小姐,今晚能和好吗?”夜寒好奇。

    添香咬唇,好半晌后才轻声道:“但愿。”

    拂衣垂眸,她知晓主子用了何种手段,才将小姐骗到他的床上。

    等小姐清醒,莫说和好了,和主子的关系,怕是比从前……

    乌云蔽月。

    床榻上,少女要了一次又一次,男人尽情地满足她,换了无数种姿势,甚至抱着她下床走到桌前,让她两只手撑在桌面上,从背后将她贯穿。

    含着水渍的捣碾声,彻夜不绝。

    晨光熹微。

    少女艰难地趴在桌上,缓缓抬起双眸,琥珀色瞳眸中多了几分清明。

    唇角扬起冷漠而残酷的笑,她强忍住双腿间撕裂的疼痛,抓紧圆桌,因为叫唤了一夜,而声音沙哑,“太子玩了一夜,累不累?”

    君天澜见她身上的药效似乎消了,薄唇轻笑,从背后重重撞了下她,继而将她牢牢箍在怀中,“娘子索求无度,为夫岂有不满足之理?”

    沈妙言没提防他这一下,娇吟出声,眼中讽刺更甚,“真卑鄙……”

    话音落地,便因体力不支,整个身子彻底软在桌上,缓缓晕厥过去。

    君天澜将她抱回床上,忍不住又要了她两次。

    二十多年积蓄的情.欲,在今夜彻底发泄在了她身上。

    男人一丝.不挂地坐起身,丝毫没有彻夜“辛劳”的憔悴和疲倦,冷峻精致的面庞越发容光焕发,通体舒畅地下床披了件衣裳,懒懒系好腰带。

    侧头望向床上中昏迷不醒的少女,她躺在墨色金线绣葳蕤牡丹的锦被中,映雪肌肤上,从脖颈开始一路往下,青青紫紫全是欢.爱过后的痕迹,白日里看起来,竟颇有些触目惊心。

    鸦青色长发宛如丝绸般铺散在枕边,越发衬得那巴掌大的小脸晶莹白嫩,只睫毛上还凝着几滴泪珠,像是清晨悬于牡丹花瓣上的露水,颤巍巍的,勾得人忍不住想要将那水珠儿吹落下来。

    君天澜俯身,直接吻住她的眼睛。

    说不清是爱怜,还是愧疚。

    他用薄毯把她裹住,将她打横抱起,赤脚朝华容池走去。

    外面的人早已被夜凛等暗卫清空,因此从寝屋沿着曲廊一路走到华容池,路上半个人影都没有。

    他将少女放进温热的泉水里,自己也跳下去,在水中细细帮她清理身下的狼藉。

    他的手是拿惯了刀剑、拿惯了朱笔的手,带着薄茧,动作算不上有多轻柔。

    小姑娘在他怀中睁开眼,看清楚了自己的处境,垂眸遮掩住瞳眸中的难堪,说出的话透着冷漠与讽刺,“你伤害我的,我迟早要从你身上找回来。”

    她打不过他,只能用这点子可怜的狠话,来勉强维持自己那丁点颜面。

    君天澜握着玫瑰胰子,轻轻擦拭过她的腿根,薄唇微扬,“怎么,娘子想要睡回来?大不了下次,为夫躺在床上,任娘子为所欲为,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