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6章 几近变态的占有欲
    ,精彩小说免费!

    沈妙言后退两步,双眼朝他瞪得圆圆。

    君舒影随手理了理宽大的云绸绣莲花暗纹外裳,慢条斯理地将她手中的红丝线解开,“等下到了皇姑奶奶那里,你要寸步不离地跟着我,不许乱跑,更不许去找君天澜。”

    沈妙言瞧见自己手腕上被勒出的一道道红痕,没给他好脸色,轻哼一声,扭头回自己寝屋了。

    君舒影盯着她的背影,摩挲着下巴轻笑一声,唤了侍女进来伺候他洗漱梳头。

    太子府,荣安院。

    薛宝璋端坐在梳妆台前,凝视着菱花镜,镜中,碧儿正拿起一支金凤衔珠发钗为她插到发髻上,凤凰口中的红宝石珠子垂在额间,她抬手摸了摸白皙的面颊,只觉这张脸无愧于国色天香四个字。

    “娘娘真好看,奴婢天天看,都看不腻呢!”碧儿给她戴上红宝石耳铛,笑着恭维。

    薛宝璋面无表情,再如何美艳,小时候宣王不会多看她一眼,如今那个人也不会多看她一眼。

    她低头,淡然地抚弄起涂着鲜红丹蔻的长指甲,却听得窗外响起轻灵的鸟鸣声。

    她偏头看去,纯蓝色的鸟儿拖着长而华丽的尾羽从外面飞进来,轻巧地停在锦盒上,歪着脑袋梳理羽毛。

    她从鸟儿腿间绑着的信筒中取出薄纸,展开来一目十行地看完,唇角流露出一抹轻笑,揭开黄铜小香炉的盖儿,把信扔进去焚毁,继而对碧儿招招手。

    碧儿俯身,她轻轻低语了几句。

    重阳佳节,正是大长公主君若欣的生辰。

    即便她如今暂居城郊,做出一派隐世模样,但镐京城里,谁人不知当年的五王之乱,是大长公主一手掌控局面,扶持当今皇上登基的。

    因此每年到了她生辰这日,无数贵族官僚携带家属登门拜访,皇帝君烈更是遣身边的大太监福公公带着无数赏赐过府,以示尊重。

    宣王府的马车在公主府门口停下,沈妙言跳下车,瞧见四周熙熙攘攘全是人,与她那次过来时,景致全然不同。

    她很喜欢君若欣,因此迫不及待地想去见她,见君舒影磨磨蹭蹭在马车中不肯下来,不禁一把拉开车帘,“你做什么呢?”

    君舒影躺在软榻上,脸上敷着厚厚的珍珠玫瑰膏,朝她摆摆手,“且再等等,我前两日没休息好,脸色不大好看,待我敷完这膏。”

    沈妙言强忍住捶他的冲动,倚在马车旁,没好气,“你一大老爷们儿,讲究这么多做什么?”

    更何况,这厮就算面色憔悴,却仍有一种雨打芭蕉的美感,宛如那云端汇聚的暗紫霞光,不似人间俗人模样,实在叫人自惭形秽。

    不过这些话沈妙言大约这辈子都不会同他说的,怕他骄傲。

    君舒影懒洋洋坐起身,拿锦帕沾了水,细细将脸上的膏露擦去,又用清水洗净脸,对着镜子左右瞧了瞧,见镜中人面容白嫩绝艳,笑起来时的眼尾直飞入鬓角,这才稍稍满意,“走吧。”

    此时前厅中负责接待贵客们的乃是府中管家,君若欣还在后院梳洗更衣。

    她今日穿了件绣百福的湘紫罗裙,端坐在梳妆台前的模样沉静婉约,除了眼角流露出的点点细纹,岁月不曾在她身上留下过任何痕迹。

    玉鸣蹙着眉在箱笼中翻找,“奴婢记得有一支点翠凤钗,正好配公主这一身儿衣裳的,到底放去哪里了!”

    “莫急,细细找,总能找着的。”君若欣含笑,伸手摸了摸镜中的容颜,葱白的指尖按在松弛的眼尾上,似是感喟,“十岁通晓古今诗赋,十二岁擅长琴棋书画,十六岁嫁人为妻,二十六岁平定五王之乱匡扶社稷,三十岁夫君离世,四十岁孩儿死于战火……本宫如今茕茕独立活到五十岁,这岁月,似乎也太难捱了些……”

    玉鸣惊了惊,回头道:“公主说的是什么胡话?!大喜的日子,可万万不能胡说!”

    君若欣垂眸,端起手边的茶盏饮了口茶,眼中俱是无奈。

    玉鸣又找了会儿,打开一只檀木锦盒,笑道:“找着了!”

    正说着,却见锦盒底下压着一张泛黄的宣纸。

    她愣了愣,将锦盒捧到君若欣面前,“公主,您瞧这压着的是什么?”

    君若欣接过,把点翠凤钗拿到旁边,小心翼翼展开那张年代古远的宣纸,纸上画着两位衣着鲜丽的仕女,手持团扇,正含笑在花中扑蝴蝶。

    “这是……”她目光凝了凝,“这是还未出阁时,宫廷画师替本宫和涵儿画的像……”

    “涵儿?”玉鸣好奇。

    君若欣轻轻抚摸过那画上的人物,唇角的笑容透出向往,“小时候,魏国太子携使臣来周,她是魏国公主,与太子一道来访,和本宫成了闺中好友。如今,她也该是魏国的大长公主了,多年未曾通信,也不知她身体是否还康健……”

    正想着,她的目光凝了凝。

    沈妙言的那张脸,与记忆中魏涵的脸,渐渐重合在一处。

    那小姑娘住在她府中时的零碎记忆,渐渐浮上心头。

    她抬眉,平静道:“妙言住咱们府上时,可有何异常?”

    “异常?”玉鸣仔细回想了下,笑得温柔,“沈姑娘乖巧得很,若非要寻出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大约就是吃得比较多了。力气也挺大,手脚挺勤快的,还帮小厨房劈过柴呢!”

    “吃得多,力气大……”君若欣垂眸,低笑出声,“本宫的两个好侄儿,可算是捡了个宝回来了。只是妙言,恐怕还不知道她是块宝……”

    这段时日以来,她早已听闻君天澜与君舒影争夺那小姑娘的事儿。

    她猜,以她那两个侄儿几近变态的占有欲,恐怕根本未曾告知妙言她的真实出身,否则,那女孩儿被那般羞辱,还不闹着要回去寻亲?

    面上染上一层薄怒,她起身拂袖:“去把本宫的两个好侄儿,请到负荆亭!”

    玉鸣已经许多年未曾见她发怒,虽不解其中缘由,却还是垂头应是,转身就去请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