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2章 只能活一个
    ,精彩小说免费!

    沈妙言拢在袖中的手忍不住地攥紧,“我并不知晓。”

    她的脸有些发白,她好不容易离开太子府,如今,难道又要主动搬回到那个大魔王身边吗?

    张祁云饶有兴味儿地瞥了她一眼,含笑离去。

    “君舒影……”小姑娘偏头,为难地望向靠在墙上的男人。

    君舒影走过来,大掌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发顶,“大不了,咱不搬进去就是了。届时郡主府落成,我为你在宣王府置办几十桌酒席,京中的人谁敢说一句不是?”

    沈妙言的目光落在他的腰间,他腰上挂着一只绣莲花的雪缎荷包,正是她昨晚亲手缝制的。

    她看着,心中莫名安定下来。

    顾府,顾钦原寒着脸端坐在窗边软榻上,身边是堆积如山的账目。

    张祁云那只狐狸,当真是好深的心思,竟然早在他们去江城治洪时,就盯上了花家商号!

    甚至利用花家商号内里的亏损,一举兼并他们在镐京城及附近的数十家铺子……

    放在账目上的手狠狠收紧,他独坐良久,秋风从窗外灌进来,他忍不住重重咳嗽了几声,面色透出死灰般的惨白。

    侍女进来送热茶,他连灌了半盏,抬眸瞥向那名恭敬添茶的侍女,冷冷道:“她人呢?”

    往常,都是谢陶端茶倒水的。

    “公子是在问少夫人?”侍女有些忐忑,“少夫人的猫儿死了,少夫人在后花园给猫儿立碑。”

    顾钦原闻言,眼底越发的冷,“把她叫进来。”

    “是。”

    过了会儿,谢陶身着素衣、红着眼圈跨进门槛,朝顾钦原点点头,“钦原哥哥……”

    唤罢这一声,便抬步朝寝屋走。

    “站住,过来。”

    谢陶有气无力地走过去,眼睛下面还隐隐有着两痕青黑。

    自打萧公子过世,猫猫就自己回来了,却是不吃不喝,今日一早,侍女过来禀报,说猫猫走了。

    她想着,眼泪潸然滑落,忍不住哽咽出声。

    顾钦原盯着她哭泣的样子,声音平静:“是在为你的猫哭,还是在为萧城诀哭?”

    谢陶不说话,只一个劲儿地流泪。

    顾钦原眼底神色莫辩,“他就那么好?”

    谢陶摇头,想解释什么,却打了个哭嗝。

    顾钦原摆弄着腰间佩玉,半垂下眼帘,视线落在她那双绣小鲤鱼的绣花鞋上,沉默良久,忽然拉过她的手,把她抱到怀中。

    “钦原哥哥……”谢陶哭着搂住他的脖颈,“我难受……”

    她从未这样撒娇过。

    顾钦原的手掌轻轻覆在她的后背上,凝着怀中人儿满是泪痕的娃娃脸,心头莫名软了下。

    “钦原哥哥,萧公子他救了我,他救了我……他是好人呀,为什么老天爷要把他带走?”

    谢陶始终想不明白,憋了几天的眼泪,终于随着猫猫的死,再也绷不住,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顾钦原一手摩挲着她的后背,一手为她拨开落在额前的碎发,冷峻苍白的脸上,弥漫着淡淡的凉意,“陶陶,这世上,哪里有绝对的好人。他待你好,可他却想置我于死地。我和他之间,只能活一个。”

    谢陶抬起朦胧泪眼,不可置信地凝望他,半晌后,茫然地问道:“为什么只能活一个?”

    顾钦原盯着她单纯的模样,终究什么都没解释,低头轻轻亲了口她的额头。

    翌日,沈妙言在蓬莱阁收到了君无极的帖子。

    她翻开来,君无极的字迹潇洒奔放,内容却是黏黏糊糊的,说是皇族中添了小表妹,他甚是高兴,特地在云香楼置办了一桌酒席,请她和宣王前去赴宴。

    沈妙言随手将帖子丢到床上,自个儿跃到窗台上歪坐着,瞳眸中泛出淡淡的讽刺。

    自古以来,皇族皆好自相残杀,大周皇族那个潜藏的隐疾更是将自相残杀这一点发挥到了极致。

    这君无极却是个奇葩,他的兄弟们都奔着那张皇位,他却整日里念叨着兄友弟恭、父慈子孝,也真是不容易。

    然而这个面子,她却是必须要给的。

    等到了赴宴这日夜里,沈妙言挑了件云白窄袖衫,搭配牡丹红的马面裙,外面套了件柳绿色褙子,镜中姑娘眉眼清丽纯净,举止之间挑不出任何错处来。

    她对着镜子嫣然一笑,转身去喊君舒影赴宴了。

    云香楼依旧热闹非凡,两人在侍女引领下踏上四楼雅座,里面的侍婢撩开珠帘,沈妙言抬眸看去,君天澜和君无极已经到了,妩红尘坐在旁边斟酒,似是过来陪客的。

    除了他们,韩棠之、张祁云和萧城烨竟然也在。

    众人见过礼,君无极笑呵呵地扯过沈妙言的袖子,上下打量了一番,赞道:“皇姑奶奶真有眼光,表妹生得这般俏,将来也不知谁有福气娶回去?”

    话音落地,察觉到两道冷厉的目光落在自个儿身上,君无极急忙将话题绕开,“坐坐坐,今晚本王做东,表妹想吃什么,随便点。”

    沈妙言自然不会跟他客气,翻了翻菜单,随便指了十几个看起来就很贵的菜,侍候的侍女略一屈膝,立即去楼下传菜。

    君无极向来是个不拘小节的,又一心一意想让君天澜与君舒影握手言和,因此端了酒盏,想尽可能地活跃起雅座中的气氛,挨个儿敬了一圈酒,然而这两派的人显然不对盘得紧,除了沈妙言给他几分笑脸,其他人除了喝酒,竟是半点儿回应都没有的,一时间雅座中寂静得诡异。

    君无极勉强端着笑脸,正绞尽脑汁地想话题,张祁云摇着羽毛扇,目光飘忽地落在对面韩棠之身上,笑得意味深长,“久闻韩大人身手不凡,在刑部屡屡立下大功,不知可否表演一套剑舞助兴?”

    韩棠之身着白袍,端着酒杯,眉梢眼角浸着不羁的笑,“在下功夫鄙陋,还是不出这个洋相了。张公子身边的萧将军,才真正是骁勇善战、身手不凡。”

    “呵……”君舒影挑眉,“若本王执意要看韩公子舞剑呢?”

    沈妙言端坐在他身侧,若有所悟地扫了眼韩棠之腰间那柄轻钢佩剑,刹那间心思百转千回。

    ——

    哼哼,明晚四哥和妙妙撒不撒糖,就看你们投月票和推荐票的诚意够不够了……

    四哥(冷漠脸):赶紧投票,孤要撒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