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1章 她与她,还有笔帐没算
    ,精彩小说免费!

    君舒影面色越发阴沉。

    君天澜给她穿好半臂,又拿了长裙过来,当着君舒影的面,帮她围在腰间,用绣花腰带系好,还在她腰后系了个大大的蝴蝶结。

    沈妙言被腰带勒醒,低头望向这条嫩黄色绣桃花的长裙,忍不住地嫌弃,“我不喜欢这条裙子,太俗气了。”

    君天澜坐在她身后,将她拥在怀里,低头亲了亲她粉嫩嫩的面颊,“柜子里那条西瓜红的怎么样?拂衣帮你做的那条,上面还绣了锦鲤。”

    “唔,就那条吧。”

    小姑娘说完,目光一转,才注意到站在旁边的君舒影。

    她呆了呆。

    君舒影的唇角虽挂着笑,可眼底却蕴藏着凛冽的冰霜。

    他深深看了她一眼,敛去唇角的笑容,面无表情地拂袖离去。

    沈妙言悄悄握紧拢在袖中的拳头,内心莫名生出惶恐与愧疚,正想去追君舒影,却被君天澜握住手腕,“不准去。”

    “你刚刚是故意的!”小姑娘沉着脸想挣脱他的手,甩了半天甩不开,反而被那人一把抱到怀中。

    君天澜扳正她的脸,逼迫她看着他的眼睛,“你不喜欢他,却还同他纠缠不清……你以为你追上去安慰他,就是待他好?”

    沈妙言紧紧咬住唇瓣。

    君天澜伸手扳开她的牙齿,轻轻揉了揉那带着牙印儿的柔软唇瓣,认真道:“若不喜欢,不如干脆一刀两断。藕断丝连牵扯不清,反而给他镜花水月的希望。拖得越晚,对他造成的伤害,也会越大。妙妙,你心太软。”

    “我自然没你心硬如铁!”沈妙言推了他一把,没能推开。

    她垂下眼帘,满脸都是懊恼。

    尽管知道这个男人说的都对,可她真的不愿意伤害君舒影。

    君天澜眼底讳莫如深,牵了她的小手,让她坐到梳妆台前,拿过桃花木梳帮她将头发梳理整齐,语气透着循循善诱,“正所谓长痛不如短痛,你既决意要与我在一起,自然要同他一刀两断。若是当面开不了口,也可写封信,派人送到宣王府。”

    “谁决意要同你在一起了?”沈妙言微微侧身,拿胳膊肘狠狠捅了他一下。

    君天澜从背后拥住她,俯身到她脸颊旁,盯着镜中噘嘴的女孩儿,忽然莞尔一笑,扳过她的脸亲了口,“咱们此生此世,永生永世,都要在一起。”

    “你霸道!”

    “我偏就霸道。”君天澜给她梳好发髻,挑了根垂流苏的步摇戴上,“乖,该用午膳了。”

    用完午膳,沈妙言难过地在隔间睡了个午觉。

    醒来时,身边的人已不见踪影,素问进来伺候她梳洗,她下意识地问道:“他人呢?”

    “主子在前院大书房同幕僚议事,小姐要去见主子吗?”素问说着,将帕子浸入温热的玫瑰牛奶汁子里,拧得半干时拿过来给她敷脸。

    “不去。”沈妙言没好气,“我可不愿每时每刻都对着他那张冰山脸,一点儿表情都没有,看着没劲儿。”

    素问轻笑,“可小姐以往,明明说过主子姿貌甚美的。”

    “素问,你到底是谁的人呀?!”沈妙言一把揭开温热的帕子,面颊却泛起可疑的红。

    主仆二人正闹着,外面守门的小丫鬟进来,禀报道:“小姐,彩凤和灵犀姑娘求见。”

    “她们两个求见我?”沈妙言挑眉,眼底流露出玩味,“让她们进来。”

    彩凤和灵犀被领进来,态度比昨天恭敬许多,屈膝道:“给郡主请安!”

    沈妙言虽然当了郡主,却从未享受过这般请安的待遇,一时间心里美滋滋的,面上却学着君天澜,半点儿表情都没有,动作则学了君舒影,慵懒而优雅地洗漱,“免礼。”

    彩凤上前,挤开素问,从她手中夺过帕子,帮沈妙言细致地擦脸,“昨晚是妾身与灵犀的不是,妾身不该冲撞郡主,郡主大人有大量,就不要跟妾身计较了。”

    说着,将帕子放进水中,扶起沈妙言的手,将她扶到梳妆台前,面上的笑容谄媚而恭敬,“妾身手还算巧,帮郡主梳个漂亮的元宝髻吧?”

    沈妙言盯着镜子里她迫不及待的模样,唇角轻慢地勾起,“好啊。”

    彩凤的手的确巧,不过一时半刻,就帮她梳好精致的发髻。

    她又从袖袋里取出一只长形锦盒,打开来,里面是一根攒珍珠的金簪。

    她双手奉上金簪,眉眼都是讨好,“郡主,这是妾身孝敬您的,您看喜不喜欢?”

    沈妙言扫了眼那根金簪,笑容依旧轻慢,“做工很好。”

    “妾身为您戴上?”

    “嗯。”

    彩凤立即帮她插进发髻里。

    可她下手却有些不轻不重,金簪尖似是戳到了沈妙言的头皮,惹得小姑娘“嘶”了一声,抬手按住金簪,眉眼间多了几分冷意,紧盯着镜子,冷冷道:“你做什么?”

    她与君天澜等人厮混久了,身上沾了些皇族气质,这么一皱眉,便很有些骇人。

    彩凤立即恐慌地跪下,哭哭啼啼道:“妾身不是故意的!”

    那刺痛感不过一瞬就消失了,沈妙言垂下手,扫了她一眼,从梳妆台上取了个碧玉镯子递给她,淡淡道:“是本郡主小题大做了,这个是赏你的。”

    彩凤急忙接过,秀美的面庞上涌出欣喜,“谢郡主赏。”

    “你们走吧。”沈妙言对着镜子,自己将刘海儿梳拢。

    “是!”

    彩凤捧着碧玉镯子,与灵犀一道行过退礼,退了出去。

    沈妙言等她们两人离开,才将那柄金簪取下,对着光细细看了会儿,继而将簪子递给素问,“你瞧瞧这簪子可有什么不妥。”

    素问端详半晌,微微摇首,“奴婢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出什么,容奴婢去药房仔细查验一番。”

    沈妙言点点头,她便将金簪收进怀里,退了出去。

    隔间里只剩沈妙言一人。

    她盯着镜中女孩儿清丽的眉眼,抬手按在那绯红的眼角上,眼底流露出冷意,那彩凤看着就是个不安分的,昨晚被四哥吓跑了,今日又过来,大约背后有人指使。

    唇角的笑容越发清冷,薛宝璋,她还有笔帐没跟她算,她倒是先借刀杀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