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5章 沈薛之斗(2)
    ,精彩小说免费!

    跟着的几个丫鬟都是薛宝璋后来写信给薛慎讨来的,乃是薛府的家生子,算得上心腹,因此碧儿不曾避讳她们。

    “呵,若本妃当真杀了彩凤,岂不是着了沈妙言的道?”

    “娘娘,您这是什么意思?”

    薛宝璋优雅地扶着碧儿的手,继续慢条斯理地散步,“沈妙言故意放出风声,是引着本妃吃醋呢。她想借本妃的手,弄死彩凤。”

    “啊?原来是这样!”碧儿恍然大悟,不禁钦佩起薛宝璋来,“娘娘睿智,奴婢佩服!”

    薛宝璋缓缓转向东流院的方向,妙目冷然。

    翌日,沈妙言独自坐在廊下看书,素问过来,轻声道:“郡主,荣安院那边,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嗯。”小姑娘手里举着一串糖葫芦,一边吃,一边盯着翻开的书。

    “郡主下了套,人家却不上钩,您不着急吗?”素问好奇。

    “她不是一般人,不上钩,实属情理之中。”沈妙言咬掉半个裹着糖衣的山楂,“彩凤那边,如何了?”

    素问眼睛弯了下,“奴婢听说她今儿一早请了大夫去看诊,那罐子玉露膏里被郡主下了足量的毒粉,想来,她身上的毒是要发作了。”

    沈妙言将酸甜的山楂吞下去,又问了个毫不相关的问题,“玉鸣姑姑那里,怎么样了?”

    “依旧每日过来,想跟郡主请安呢,可惜都被主子拦在前院,不准她们将您接走。”

    “嗯。”沈妙言垂下眼帘,遮掩住了琥珀色瞳眸里的兴味儿,“你去拿些红纸过来,越多越好,咱们来写请柬。”

    “请柬?”

    “我受封郡主,还没办过酒席呢。”

    素问犹疑地望着她,总觉得她似乎在酝酿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

    君天澜从宫中回来,踏进东流院,一眼看见正与三条小狼逗乐的粉裙姑娘。

    他走过去,牵住她的手朝屋子里走,“今天在府里,做了什么?”

    “写了几十张请柬,”沈妙言的语气听上去一派乖觉,拎起裙裾与他跨进门槛,“请了镐京城里很多人后天去郡主府吃酒席。我擅自行事,你不会怪我吧?”

    君天澜眼底掠过半抹疑光,面上却是不动声色,“自然不会怪你。”

    “那就好,四哥待我最好了!”沈妙言忽然抱住他的胳膊,娇气的模样好似又回到从前。

    君天澜有半瞬的恍惚,却很快在软榻上坐了,将她抱到大腿上,“请了哪些人?”

    沈妙言扳着手指头,大致数了一遍。

    君天澜听着,她请的都是镐京城里有头有脸的世家,应当只是寻常吃酒。

    “宴席在后日,我想请云香楼的厨子到郡主府做酒席,四哥觉着如何?”少女眨巴着润泽的琥珀色瞳眸,看上去一派天真无邪。

    君天澜摸了摸她的发顶,“可以。”

    眼见着到了郡主府办酒席这日,太子府隔壁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按理说沈妙言一个孤女,这正一品郡主的名头也不过是虚名,手中无权无势的,哪里能请的动这么多贵客临门拜访。

    可关键是,她起初不过是韩家献给太子的区区美人,后来又从太子府的侍妾摇身一变成了宣王的金屋藏娇,继而仿佛如有神助般,竟一跃成了大长公主的干孙女儿、圣上亲封的郡主!

    这等青云直上的奇遇,若说只是运气,大抵是不能叫人信服的。

    因此所有人都想来见识一番,这位乐阳郡主,到底有几分本事。

    郡主府工期虽短,可因为是出自君天澜的手笔,因此建造得并不敷衍,处处透出皇家园林般的精致华贵。

    沈妙言今日穿着件梨花白衫子,外面罩着件樱粉色对襟褙子,下面搭配一条朱红色十二幅长裙,梳着优雅精致的随云髻,戴一个垂流苏的璎珞项圈,眉眼清丽,站在厅中与人寒暄的模样,浑然贵气天成,仿佛天生就是皇家血脉。

    薛宝璋坐在女眷中,眼角余光时时盯着她,脸上的笑容不觉冷了几分。

    一帘之隔的男宾席那边,由太子亲自出面接待,因此所有人都知道,这乐阳郡主,乃是被太子罩着的人,就算手无实权,那也是太子的人,是他们惹不起的。

    韩叙之端坐在韩棠之身边,悄悄用眼睛去瞄沈妙言,他自打春闺过后,被大伯父动用关系安插进朝中当了个小官,就一直忙于名利,几乎没见过妙言妹妹。

    如今妙言妹妹长开了,那袅袅婷婷的身段,明媚艳丽的面庞,高贵沉静的气质,无一不叫人心动。

    拢在袖中的手忍不住地搓了搓,如今太子和宣王都有正妃,妙言妹妹贵为郡主,想来是不会嫁给他们其中一个的了,毕竟,哪儿有堂堂郡主去做侧妃的道理。

    他眼中的光芒一重盖过一重,若他娶了妙言妹妹,大长公主在朝中留下的人脉,不知是否会多看顾他几分?

    他又望了眼韩棠之,这个同父异母的兄长,在太子和刑部尚书的支持下,升迁得越发快了,虽然才二十出头,却俨然已成了刑部的二把手。

    他想超越韩棠之,唯有迎娶妙言妹妹……

    更何况,如今的妙言妹妹,的确美得叫任何男人都甘愿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龌龊的心思层出不穷,韩叙之垂眸斟了杯酒,起身朝沈妙言走去。

    沈妙言正笑吟吟同刑部尚书的女儿江梅枝说话,韩叙之凑过来,俊脸上含着亲切的笑意,“妙言妹妹,祝贺你得封郡主。”

    沈妙言偏头,看见是他,不禁愣了愣,她已有许久不曾见过韩叙之。

    不过她很快回过神,含笑端起一盏酒,“多谢。”

    两人碰了下杯盏,她轻轻呷了小口。

    韩叙之盯着她,她的肌肤白腻如雪,眉黛青如远山,喝酒的时候眼帘低垂,那眼尾横扫着绯红,像是沾上了一枚桃花瓣,美得夺人心魄。

    他看着,视线不禁越发炽热,上前半步,“妙言妹妹,我——”

    沈妙言完全不想听这厮说浑话,转过头,对身后的素问吩咐道:“去请彩凤过来。她若不来,你就告诉她,是太子特地请她过来的。”

    说罢,余光扫了眼不远处言笑晏晏的薛宝璋,唇角流露出一抹腹黑的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