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2章 秦熙,回来了
    ,精彩小说免费!

    饶是再如何冷静自持的女子,在这一刻,也绷不住自己的脸。

    沈妙言恶趣味地欣赏完她瞬间难看的脸色,站起身,娇笑道:“薛姐姐就慢慢欣赏这湖光山色吧,乐阳告辞。”

    薛宝璋盯着她离开的背影,涂着丹蔻的鲜红指甲,硬生生被她自己掐断。

    碧儿走过来,白了眼沈妙言,不屑道:“真是不识抬举!娘娘,这样的女人,不需要您操心!等将来殿下真的当上皇帝,后宫三千佳丽时,有的她哭!”

    薛宝璋面寒如冰,垂眸喝了整整一盏茶,才缓缓抬起眼帘,秋水瞳眸中尽是寒光乍现,“你太小看太子了。”

    “诶?”碧儿不解,“娘娘这话是什么意思?”

    薛宝璋冷哼了声,没有对她解释。

    师父叫她拉拢沈妙言,可沈妙言那死丫头,明显不肯与她合作。

    说什么她信他,分明是变相地向她炫耀,他们两人的感情有多好!

    薛宝璋只要一想到当初君天澜替沈妙言挨下一百七十军棍的场景,心中就像是燃起一把火,灼烧得厉害,烧得她浑身都不舒服。

    爱情,爱情……

    爱情,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她样样都比沈妙言出色,凭什么太子爱上的女人,不是她?!

    她读过很多书,但世间很多道理,书中是不会教的。

    切身痛过,方能领悟。

    沈妙言离开梅雨渡川水榭,原本笑吟吟的脸儿,立即遍布寒霜。

    素问察言观色,忍不住道:“小姐生气了?”

    “没有!”她矢口否认,目光落在东流院,脚下生风,飞快朝那院落奔去。

    她径直奔进书房,看见端坐在窗边软榻上看书的墨袍男人,急忙奔过去一把抱住他的脖颈,语带撒娇:“四哥……”

    男人被她撞得朝后仰了仰,摸了摸她的背,目光依旧盯着手中的书册,“嗯?”

    “薛宝璋欺负我!她说等我不漂亮了,你就不要我了!她还说,等你登基为帝,你会迎娶很多很多鲜嫩的小姑娘充实后宫!四哥,你真的要娶很多女人吗?”

    小下巴搁在男人的肩膀上,沈妙言声音带着哭腔,可一双琥珀色瞳眸却清明得很,还隐隐闪烁着狡黠的光。

    君天澜翻了页书,声音淡淡:“不会。”

    沈妙言搂着他的脖颈,坐直上身,认真盯着他的眉眼,“那你保证。”

    君天澜从书中抬起头,无奈地同她对视,“我保证。”

    过去他伤害她太多,以致小丫头如今总是没有安全感,若三不五时地保证一下,能让她安心,那么他愿意保证。

    沈妙言傲娇地亲了亲他的额头,“那我今后也只有你一个夫君。”

    她缠着他腻歪了会儿,忽然响起大长公主之事,于是正经道,“四哥,大长公主的案子,进展如何了?”

    君天澜摩挲着她白嫩细腻的小手,目光垂落在书上,“还在调查中。”

    “噢……”沈妙言靠在他怀中,“是谁下的手啊?真的是贤王吗?若真是他,他过去这二十四年都未曾出现,如今忽然明目张胆地出现,想来定然是积聚了足够与皇上抗衡的力量。可叹大长公主那么善良,又是满门忠烈,却不能好好颐养天年……”

    说着,轻轻阖上眼,眼角微微泛红。

    君天澜轻轻抚摸她的头发,“我会给皇姑奶奶一个交代。”

    翌日一早,君天澜去顾府探望顾钦原。

    沈妙言命拂衣收拾了些祭奠的东西,打算去郊外的公主府瞧瞧。

    她没乘坐太子府的马车,而是去了隔壁郡主府,让小厮驾着郡主专用的车辇,带上玉鸣姑姑和素问,一路朝郊外公主府而去。

    那车辇精致奢华,一路上引来不少人注目。

    在开元街街头摆摊儿的小贩瞄了眼那辆马车,将摊子交给夫人,自己朝永昌街宣王府跑去。

    公主府里留了几个婢子打扫庭院,因此公主府内外收拾得很是干净齐整。

    沈妙言跨进后院,来到当初君若欣遭人行刺的那间屋子,沉默良久,下意识地走到窗边。

    窗外是草木萧疏的庭院,唯有一棵正对着窗户的榕树,仍旧繁茂葳蕤。

    她望着那棵榕树,良久后,目光凝了凝,忽然单手撑住窗台,一跃而出。

    她挽起袖管,三下五除二攀上榕树,小心翼翼从树枝上取下一根羽毛。

    阳光从树冠间投洒下来,那羽毛蓝的纯粹,隐隐折射出缎般的光泽感——

    似曾相识。

    她猛地攥紧羽毛,从榕树上一跃而下,飞快朝门口奔去,“回太子府!”

    郡主府的马车堪堪驶出半里地,驾车的小厮就停了下来,声音哆哆嗦嗦:“郡主……咱们,咱们被人包围了……”

    沈妙言撩开车帘,数十骑身着铠甲、装备精良的骑兵,前后将她的马车围了起来。

    玉鸣将她按进车厢,探出头,冷声道:“这是乐阳郡主的马车,你们是何人?”

    前方的骑兵散开,身着红色暗纹锦袍的男人骑在马上,左手勒着缰绳,右手转动着两个金手球,五官的形状极尽凌厉,唇角却不合时宜地上挑,“本王来瞧瞧未来的王妃。”

    玉鸣心头一咯噔,正要开口反驳,秦熙拂袖,玉鸣整个人犹如被一掌击中,猛地朝后仰倒,竟生生吐出一口血来。

    秦熙微笑着策马上前几步,“本王的好王妃,这几个月没见了,快出来叫本王瞧瞧,是瘦了还是肥了。”

    沈妙言在车厢中抱着玉鸣,手抖得厉害。

    半晌后,她将玉鸣交给素问,主动出了马车,一手扶着车门,淡淡道:“恭喜秦王收服北狄。”

    秦熙睨着她,“你那夜,点亮了本王的琉璃花灯。按照约定,本王回来迎娶你做秦王妃了。”

    沈妙言的手悄悄攥紧,将姿态放低,认真道:“是妙言糊涂乱来,才点亮了那盏灯……王爷勿怪。”

    “哦?你的意思是,你点了灯,却不肯作数?”

    秦熙又催马上前几步,居高临下地盯着她。

    他的周身萦绕着嗜杀之气,甚至隐隐还有一点儿血腥味儿,那是杀了无数人才能沾染上的罪孽味道,无论怎么洗,都洗不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