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3章 唯有鞭子,才能叫她们听话!
    ,精彩小说免费!

    沈妙言面对秦熙,略有些紧张。

    因为她深知这样的男人,绝无怜香惜玉之心。

    她当时也是一时冲动,才点燃了那盏灯,但那并不代表她喜欢秦熙。

    每个人都有冲动的时候,可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为自己冲动的后果买单。

    此时的后悔已然无济于事,她只能勉强抬起头,大胆地与他对视,“那夜是妙言莽撞,求秦王爷看在妙言一介小女子尚还不懂事的份上,饶了妙言这一次。除了让妙言嫁给你,妙言愿为王爷做任何事。”

    秦熙唇角扯出的笑容越发冰冷彻骨,“包括让你潜伏在太子身边,做本王的暗桩?”

    沈妙言瞳眸骤然放大,不可置信地盯着他。

    秦熙挑眉,“瞧瞧,这还不是不愿意吗?那就没法子了,本王不擅长哄女人,擅长的从来只有巧取豪夺!”

    话音落地,他猛地催马上前,握住沈妙言的肩膀,将她从马车上拽起,放到自己身前,策马离去。

    整个过程犹如行云流水,不过瞬间功夫。

    其他围着马车的侍卫跟着疾驰而去,除了远去的马蹄声和扬起的灰尘,好似刚刚那幕戏从未发生过。

    玉鸣被素问救醒,跌跌撞撞想去追人,却被素问一把拉回来,“姑姑莫慌,咱们这几个人,是打不过秦王的。秦王素来狠辣,届时将咱们杀人灭口这种事,也是干得出来的。当务之急,是回太子府,将事情告知太子。”

    玉鸣连连点头,“是是是,是我太过着急了!”

    素问一脸忧心地望了眼秦熙他们离开的方向,随即吩咐赶车的小厮,以最快速度赶回太子府。

    沈妙言在马上挣扎得厉害,秦熙实在是烦恼这小姑娘的磨人,直接在水边停下,拿天蚕丝扭成的牢固绳索绑了她的双手,自己拽着绳索一端,将她扔进了水里。

    已是深秋,小姑娘在冷水中这么一浸,整个人都懵了。

    秦熙将她拖上岸,那张刀砍斧凿般的俊脸,此时扬着笑容,宛如地狱里舔血而笑的魔鬼,令人不寒而栗。

    沈妙言趴在地上,一双眼深深盯着他,下意识地打了个寒战。

    秦熙将她扔到马背上,一夹马肚,飞快朝不远处的别庄而去,声音透着十足的霸道:“女人听话,活在世上总能少受些苦。本王可不是太子和宣王,没时间陪你闹小性子!对付女人,糖果是没用的,唯有鞭子,才能叫她们听话!”

    沈妙言沉默。

    这个男人不讲道理,不按常理出牌。

    琥珀色瞳眸一眨不眨地盯着远处的风景,每个人的性格都不同,因此对付每个人的手段,也是不同的。

    像秦熙这种人,大约用含着绝对实力的拳头,才能叫他服软。

    可惜,她如今并不具备那个能力。

    秦熙的人马很快在别庄外停下,他宛如拎鸡仔般,拎着沈妙言的腰带将她从马上拎下来,大步朝别庄里面走。

    沈妙言悬在半空,打量这四周环境,只见这别庄收拾得很干净,一些侍女目不斜视,正在庭院中洒扫。

    随着秦熙跨进后院,她看见四周多了许多相貌美艳的美人,见到秦熙,皆都纷纷跪地行礼,模样十分小心翼翼。

    她猜测,这些女人大约都是秦熙的金屋藏娇。

    秦熙跨进寝屋,将她扔到床上。

    沈妙言立即坐起身,举起被绑着的双手,“解开,我保证不闹。”

    秦熙扫了眼她的目光,轻笑了声,帮她把绳索解开,继而在床榻边缘坐下,似乎是在等待什么。

    沈妙言揉了揉被勒出数圈红印的手腕,悄悄望向他的侧脸,试探着道:“你在等谁?”

    秦熙把玩着手球,闭目养神,“等该来的人。”

    沈妙言抿了抿小嘴,“连太子府都没收到你已经从北狄回来的消息,可见你是今天才回来的,如此,你一定来不及掌控我的动向。而我是临时起意,才去公主府,你却已经埋伏好了,可见是一早得了风声。那么,是谁告诉你的?”

    秦熙睁开眼,冷厉的黑眸中,闪过惊诧。

    他盯向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这女人好生厉害,在这样遭人劫持的境况中,却还能算计到这一步。

    他的眼神太可怕,沈妙言心中发毛,朝后缩了缩,“你看我做什么?我最不喜欢干坐着什么都不做,你同我说道说道,也损失不了什么。”

    秦熙盯着她,唇角的笑容越发锋利,甚至凑了过去,伸手掐住她的面颊,“原以为不过是娶一个能够掣肘君天澜的花瓶,却没想到,这花瓶,竟也长了脑子……”

    他的手劲儿极大,沈妙言掰不开他的手,只得死死瞪他。

    秦熙轻笑一声,缓缓松开手,“不过长了脑子的花瓶,也终归还是花瓶。女人这种东西,生来就该是男人的玩物。”

    这话实在太过分,沈妙言气得不轻,一边揉脸,一边反驳:“女人是很重要的!虽然当皇帝和当官的都是男人,但是女子的才智,并不亚于男人。我读过史书,知道很多开国皇帝之所以能当上皇帝,那是因为他们的母亲或者祖母教导得好,也因为他们的妻子贤淑睿智。”

    “呵……”秦熙鄙夷地看了她一眼,忽然拍了拍手。

    珠帘被卷开,一名少女款步踏了进来。

    那少女穿着鲜艳美丽的火红色长裙,头戴华丽的金钗,肌肤白腻,面容娇俏动人,只是眼下的青黑让她看起来有些憔悴。

    沈妙言细细看去,她生得深目高鼻,并不像中原人。

    那少女盈盈跪倒在秦熙脚边,以头贴地,声音如水般柔和:“贱婢给王爷请安。”

    沈妙言看见她后背赤.裸着,几道鞭痕交错分布在其上。

    秦熙一脚踩在她的后背上,转向沈妙言,笑容讥讽,“她是北狄王庭的皇女,即便父兄皆被本王屠戮,她也无能为力,只能沦为本王的胯xia之臣。即便父兄离世,她也只能遵照本王的意愿,穿金戴银,不得尽孝。沈妙言,这就是你说的,女子的强大?”

    沈妙言盯着被秦熙踩在脚底的那名少女,深深呼吸。

    ——

    今天四更,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