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4章 她,很强大
    ,精彩小说免费!

    屋中寂静。

    沈妙言静静注视着少女,在被秦熙这般侮辱之后,还能活下来,这个女人,要么纯粹是苟活与人世,要么是在……

    伺机报仇。

    可无论哪一种,不都是强大的证明吗?

    所谓强大,从不是简单地指**的强大或者拥有权势的多寡,在沈妙言看来,所谓强大,更是指心灵的强大。

    唯有强大的心灵,方能掌控强大的**、强盛的权势。

    如四哥,若他无法战胜心魔,那么他如今早已沦为心魔的傀儡,什么绝顶的功夫,什么遮天的权势,不过都是笑话。

    而这名北狄皇女的心,很强大。

    然而这话却不能跟秦熙说,万一他恼羞成怒,杀了这少女,倒是她沈妙言的过错了。

    她想着,偏头望向窗外,“有人来了。”

    秦熙也听见了外面嘈杂的脚步声与吵闹声,唇角的弧度越发锋利,“好戏,要开始了。”

    话音落地,他身形一动,伸手就去抓沈妙言的肩膀。

    小姑娘身形更快,一个旋身落在屋中,正要夺门而出,秦熙低沉的笑容回荡在整座寝屋中,暗红色残影掠过,抓住沈妙言的脚踝,猛地将她砸到床上。

    秦熙下手极狠,她的脑袋砸到墙壁,发出“咚”一声巨响,疼得她紧忙捂住后脑勺,一时间眼冒金星,哪里还跑得了。

    在外面的人推门而入的刹那,秦熙“哧啦”一声撕裂了自己的衣裳,帐幔低垂下来,覆在沈妙言身上的姿势,怎么看怎么暧昧。

    闯进来的侍卫都惊呆了。

    “啧,原来乐阳与秦王情投意合……四皇兄,你若拦着他俩在一起,那可就是你的不是了。”

    碎玉敲冰般的声音响起,含着些许嘲讽。

    侍卫们让开路,白衣胜雪的贵公子出现在众人视野中,不是君舒影又是谁。

    帐中的沈妙言轻轻晃了晃脑袋,只觉眼前的秦熙好像长了两颗脑袋,摇来摇去让她看不清楚。

    正发痴间,低沉的脚步声在房中缓缓响起。

    她偏过头,透过帐幔,模模糊糊瞧见身着绣金松石墨袍的男人,正缓步而来。

    “四哥……”她委屈地轻唤出声。

    君天澜撩开帐幔,不曾用正眼看一下秦熙,只弯腰将她打横抱起,亲了亲她的额头,“我们回家。”

    秦熙盘膝而坐,盯着君天澜的背影,笑得狰狞。

    君天澜走到房间中央,外面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不过须臾,就有几名小太监拥着传旨太监进来。

    那太监扫了眼屋子,笑得见牙不见眼,轻轻抖了抖手中圣旨,尖声道:“秦王殿下、乐阳郡主,接旨吧?”

    沈妙言揉着后脑勺上的大包,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

    君天澜抱着她,声音冷淡:“乐阳受了伤,恐无法接旨。”

    传旨公公嘿嘿一笑,挽了个兰花指,慢条斯理地将圣旨展开,“无妨、无妨!咱家就这么宣旨吧!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秦王秦熙收服北狄失地有功,赏黄金万两、白银十万两、绫罗绸缎五百匹、良田千亩。兹有郡主乐阳聪慧端雅,特赐予秦王为正妃。钦此!”

    他话音落地,君天澜背后的大床上,秦熙发出低低的一声“呵呵”,宛如野兽按住了猎物。

    沈妙言紧紧揪住君天澜的衣襟,抬头看他,却见他那双暗红色瞳眸平静无波。

    她默默将目光转向君舒影,对方笑意吟吟,“恭喜乐阳,觅得佳婿。”

    小姑娘唇角弯了弯,一个字儿都不愿意跟他多言,只抬手抱住君天澜的脖颈,“四哥,咱们回家。”

    两人踏出别庄,君天澜抱着她进了黑金马车,轻轻摸了摸她的脸蛋,“怕不怕?”

    沈妙言摇摇头,依赖地抱住他的胳膊,“不怕。本就是我惹出来的祸,我自己不能先怕了。况且就算我解决不了,四哥也会帮我的!”

    君天澜低头,对上她信赖的眼神,忍不住亲了亲她的额头,“妙妙有主意了?”

    小姑娘搅着手帕,眨了眨圆圆的眼睛,“要不我故技重施,去宫里跟皇上说,我要给大长公主守孝三年?”

    “真傻。”君天澜摸了摸她的发心,“父皇不是普通人,这次你被秦熙劫持不过半日,就有传旨公公过来,显然他们是有备而来。寻常伎俩,退不了婚。”

    “那怎么办?”

    “放心,我自有主意。”

    男人的声音低沉而平稳,叫沈妙言莫名安心。

    别庄,君舒影撩起后裾落座,优雅地端起一盏茶轻呷。

    秦熙坐在他对面,线条凌厉的双眸透出似笑非笑的悠长意味,“本王倒是低估宣王的心性了。能把心爱的女人送到本王床上,啧啧,真是难得……”

    君舒影眼帘低垂,唇角微微勾起,弧度邪魅,“总归是陪人睡,陪君天澜睡,与陪你睡,又有何区别?更何况,她自己亲口说,不嫁皇族之人。如今本王替她寻到大周皇族之外最强大的男人,她该感谢本王才是。”

    秦熙低低笑了起来,“若当初宣王有此心性,如今坐在太子之位上的,又哪里会是君天澜?”

    君舒影笑而不语,遥遥朝他举起手中茶盏。

    曾经细长妩媚的丹凤眼,如今盛着太多东西,便是秦熙,也无法分辨完全。

    黑金马车驶回太子府,沈妙言陡然想起什么,从怀中取出一根蓝色羽毛,递给君天澜,“在大长公主房间外的榕树上找到的。四哥,我曾见过这种鸟儿,第一次见,是在慕情馆的地宫里。第二次见,是在东流院小厨房的窗台上,那只鸟儿腿上绑着信筒,里面是薛宝璋写给她师父的信笺。”

    君天澜接过,眼中多了些许复杂。

    “四哥,薛宝璋的师父,那位赫赫有名的燕虚大师,恐怕并不像表面这般简单。”沈妙言压抑住内心的恨意,拢在袖中的手紧紧攥成拳,“我会忍住,不去找薛宝璋麻烦。但是四哥,你一定要尽快找到凶手,给大长公主报仇。”

    君天澜握着羽毛,抬眸看她,她神情镇定,眉宇之间,多了过去不曾有过的隐忍。

    他沉默着伸出手,与她十指相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