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7章 他们的婚姻,是一场权衡利弊的交易
    ,精彩小说免费!

    秦熙收复北狄立下大功,宫中已经举办过庆功宴,只不过君天澜和沈妙言都未曾参加。

    “四哥,咱们去吗?”沈妙言晃了晃那两张请柬。

    君天澜起身,负手立在檐下,冷峻精致的面庞上噙着几点冷笑,“自然要去。”

    秦熙为抢夺战功,亲自带兵屠戮北狄王庭及北狄众多官员,这场收服失地的战争,实在是赢得没有半分大国光彩。

    若消息传到魏国、楚国、赵国,必然会被这三国的统治者所恐惧,大周再想收复这三国,更加难如登天。

    可叹父皇不肯听他劝谏,坚持认为秦熙有功无过。

    他缓缓转动墨玉扳指,借着秦府举办宴会的机会,他若能入秦府找到秦熙屠戮无辜的罪证,拿到朝堂上,父皇定然无话可说。

    沈妙言望着他眼底的算计,轻轻挑了挑眉。

    眼见着到了三日后,沈妙言跟着君天澜出门时,却在门口碰见了薛宝璋。

    她扶着碧儿的手,端庄美艳的面庞上挂着浅淡得体的微笑,朝两人微微颔首,转身上了马车。

    沈妙言抿抿小嘴,跟着上马车。

    君天澜跨上骏马,朝泰和街方向而去。

    马车缓缓朝前驶去,车中两女相对而坐,俱都默然不语。

    过了会儿,沈妙言转过头,将车帘掀开,去看长街上的景色。

    碧儿不满,“郡主,你这样,外面的百姓都看见咱们了!”

    “看见咱们怎么了?”沈妙言诧异地回头,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我这张脸生得好,不给人看,岂不是白白糟蹋这张皮囊了?”

    说着,继续探头探脑地朝外张望。

    “你——”碧儿语噎,好半晌后,才沉声道,“车中坐的都是女眷,你这样是无礼的!女子的面容,怎好随意叫人看到?”

    沈妙言拉上车帘,冲她翻了个白眼,“真是小家子气!”

    碧儿气得脸皮涨得通红,正要反驳,薛宝璋拦住她,淡淡道:“一点小事,哪里值得你二人如此起嘴皮子之争?乐阳不懂事,碧儿你与她计较什么?”

    “我懂事得很。”沈妙言怎么看薛宝璋怎么不顺眼,再加上她极有可能与大长公主之死有关,因此半分好脸色都没有,“太子妃与宣王妃并称京城双姝,若外人不曾看过你们的容貌,敢问这称号从何而来?得了名声,又在这儿假装矜持,真是没趣儿。”

    一席话,叫薛宝璋悄悄攥紧了袖中的手。

    她盯着沈妙言,深知这个女人的难缠之处,在于她这张天真无邪的皮囊,和看似大大咧咧,实则心狠手辣的性子。

    她垂眸呷了口茶,艳红的樱唇咧开一点儿弧度,“大周号为礼仪之邦,其中种种礼节,自不是乐阳一个外邦人能理解的。”

    沈妙言捻了块儿点心吃,“我也不稀罕理解。在我看来,大多礼仪都是累赘和束缚,人活着,自在就好。”

    “无礼不成方圆。大周乃泱泱大国,失了礼仪,朝堂如何运转,天下如何太平?”薛宝璋眉眼转冷。

    “这就不在我的考虑范围里了……”沈妙言慵懒地往软榻上一靠,“朝堂大事,自然有皇上太子他们操心。太子妃有费这心思的功夫,不如想想如何获得太子的宠爱。”

    薛宝璋面色愈发寒冷。

    她同沈妙言交手数次,却半分便宜都没占到。

    可她薛宝璋出身名门,自幼饱读诗书,稍大些更是师从燕虚大师学习谋略之术,沈妙言她不过是小国来的女子,凭什么与她斗?!

    平时被她很好藏起来的不忿,此刻尽显于眉梢眼角。

    马车缓缓停下。

    沈妙言掀开车帘,欢快地蹦了下去,仰头去看正跨下马的高大男人,欢喜道:“四哥,下次出门,我也想骑马!薛姐姐不让我开窗,我在马车里什么都看不到,真是憋屈得慌!”

    君天澜握了她的手,回眸瞥了眼薛宝璋,声音冷淡,“跟上。”

    说着,牵着沈妙言跨上秦王府大门前的台阶。

    碧儿气得烧心烧肺般难受,“娘娘,这沈妙言乱来,殿下他也跟着乱来吗?明明您才该是被殿下带在身边的那个。”

    薛宝璋扶着她的手,优雅地下了马车,艳丽的脸上维持着矜持的笑容,目不斜视的样子高贵威严,“你我都知道,这太子妃之位,是如何得来的。我能强迫他娶我,却不能强迫他爱我。更何况……”

    唇角的弧度更冷了些。

    更何况,如今看来,君天澜当初分明早就留有后手,根本不需要依靠迎娶她而出宗人府。

    之所以娶她,不过是为了和沈妙言赌气。

    可偏偏,她自己上赶着往上凑……

    那双妙目紧盯着君天澜高大欣长的背影,即便知道他心中所爱是沈妙言,可那又如何,她嫁给他,本就只是为了权力。

    他们的婚姻,只是一场权衡利弊的交易。

    然而事到如今,为什么,她看着他们紧牵的手,会觉得心中泛酸?

    她抬手摸了摸心口的位置,眼中的情绪越发复杂。

    秦王府中,热闹非凡。

    来往之人都是京中贵客,谁都愿意巴结一下这位立下赫赫战功的秦王殿下,因此那些贵重的礼物如流水般被送进后院。

    沈妙言边走边看,有些瞠目结舌,当初她的郡主府宴客时,收到的礼物,可没有这么多。

    果然,这就是有权势与没权势的区别了。

    秦王府的侍女们过来,个个儿都是芙蓉面杨柳腰,含笑请君天澜他们去后花园。

    今日秋高气爽,后花园中摆着流水般的宴席,几十张桌子围着正中间的菊花圃,那花圃五颜六色,花朵姹紫嫣红,可见是园匠花了心思的。

    宾客们大都已经入座,只有小孩子们还在周围打打闹闹。

    沈妙言刚随着君天澜坐下,就有女眷凑上来,围着她好一阵嘘寒问暖。

    因为她是楚国人的身份,所以她向来是宴会中容易被冷落的那个,可今日这些人却待她如此热情,叫她不禁心中诧异。

    谢陶不知何时到的,费劲儿地凑到她身边,眨巴着萌萌的圆眼睛,“妙妙,你当真要嫁给秦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