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1章 世间憾事已足够多,不必再添这一件
    ,精彩小说免费!

    沈妙言急忙追上去,“秦熙,你给我站住!你可知,你是在擅闯太子府?你到底有没有把太子放在眼里?!”

    “本王不过是为了品鉴太子的书法,郡主小题大做,倒是叫本王疑惑。”

    秦熙头也不回,脚下生风,飞快朝府内而去。

    沈妙言拦不住他,追着他来到东流院外,见他正仰头盯着那块匾额,不由上前挡在他面前,冷声道:“你看也看了,可以走了!”

    “东流院……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没想到,咱们雷厉风行的太子,竟也是伤春悲秋之人。”他说着,含笑盯向沈妙言,“听闻太子书房中藏书众多,本王自幼颠沛流离没读过几本好书,很想长长见识,不如郡主带本王前去参观一番?”

    说罢,不等沈妙言开口,直接抬步朝东流院里走去。

    沈妙言瞳眸骤缩,足尖一点,运起君舒影教她的花间蝶影步,身形化作道道残影,飞快朝秦熙掠去。

    谁知秦熙步伐更快,逐渐拉大与她的距离,不过瞬间就跨进寝屋。

    寝屋中门窗大开,床榻收拾得整整齐齐,拂衣与添香正拿着鸡毛掸子掸灰,见有人进来,骇了一跳,正不知所措间,沈妙言跨进门槛,清了清嗓子,“这位是秦王。”

    “给秦王爷请安!”

    两人规规矩矩地屈膝行礼,面上不见分毫异色。

    秦熙阴鸷的视线扫过整座寝屋,薄唇的弧度锋利如刀。

    沈妙言软声道:“四哥的书房向来不许人进,不过秦王若是非进不可,我也只能领你过去瞧瞧了。其实书房里什么也没有,不过就是些堆积如山的无聊古籍。比起那些书,秦王或许更喜欢鲜嫩的姑娘。”

    秦熙转身,紧盯着她的双眼,她双眸明亮,不似撒谎。

    正僵持间,外面响起黄莺出谷般的悦耳声音:“乐阳,殿下今早去南方,落了些物什,你——”

    薛宝璋说着,跨进来,瞧见秦熙也在,顿时面露诧异,旋即朝他微微颔首,“秦王来了。”

    秦熙背着双手,目光在两个女子身上打转,眸中情绪极为复杂。

    薛宝璋示意碧儿将一只木箱交给拂衣和添香,声音端雅,“南方那边天气尚暖,殿下带的都是厚衣裳,恐怕不妥。本妃特地收拾了薄些的秋衣出来,乐阳你安排人送过去吧。”

    说完,又朝秦熙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东流院。

    薛宝璋这几句话,似乎更佐证了君天澜的确去了南方。

    秦熙又扫了眼安静的寝屋,深深凝了眼沈妙言,大步离开了太子府。

    沈妙言盯着他的背影,暗暗松了口气,等府门口的小厮回报说他已经骑马走远,才急忙带着拂衣和添香,将昏迷不醒的君天澜从书房的博古架后抬回寝屋。

    她深知秦熙这种人性格多疑,所以才设计了刚刚那些戏码。

    没想到的是,薛宝璋竟也会出现配合她。

    她坐在床榻边,以手托腮,凝视君天澜片刻,忍不住在他身边趴下去,拿发梢轻轻挠他的脸,“四哥,你快醒过来吧……”

    而薛宝璋与碧儿回到荣安院,她在窗边落座,盯了眼外面的风景,淡淡道:“斟茶。”

    话音落地,却不见碧儿有所动静。

    她偏过头,碧儿正一动不动地站在屋中,凝固的面部表情颇有些可笑。

    身着暗红锦袍的男人负手走来,凌厉的眉眼透出冷讽,“太子妃坐着冷板凳,却在还操心太子,可真是女子贤淑的典范啊!”

    薛宝璋收回视线,目光只静静落在窗外,“秦王去而复返,意欲何为?”

    秦熙在她面前俯身,伸手掐住她的下巴,逼迫她盯着他的双眼,声音低沉宛如毒蛇,“只要沈妙言在一日,太子妃就一日不可能得到君天澜的宠幸。如今本王名义上与沈妙言约为婚姻,只要太子妃帮助本王将她娶过门,也算是为你自己解决了一个心腹大患。”

    “殿下不会让她嫁给你。”薛宝璋平静地同他对视。

    “君天澜生死未明,你们今日这出戏,可糊弄不了本王。太子妃,你若要除掉沈妙言,也只有趁着君天澜自顾不暇的这段时间,才有机会动手。”

    薛宝璋垂下眼帘,陷入沉吟。

    不过几息的功夫,她再度抬起眼帘,唇角的笑容透出算计,“恭喜秦王,即将大婚。”

    秦熙渐渐扯开唇角的那抹笑,缓缓收回手,“同喜。”

    入夜之后,秦王府。

    君舒影慵懒地靠坐在大厅中,过来奉茶的正是那名北狄皇女。

    大厅中只有他们两人,君舒影余光扫过那女子,见她因为害怕,斟茶的手都在微微发抖,不由轻笑,“本王又不会吃了你,你抖什么?”

    那少女低着头,畏畏缩缩地盯着脚尖,不敢开口说话。

    君舒影用指关节轻轻叩击着桌案,半晌后,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的中原话说得有些结巴,“奴婢……灵歌。”

    “灵歌?你姓北,北灵歌?”

    北灵歌的脑袋低得更很,“殿下说……世上,再无北姓。”

    细长妩媚的丹凤眼微微眯起,北狄皇族早在在大周开国时,就已统治着北狄,千年前周国统一天下,北狄皇族前来称臣纳贡,宣誓效忠大周皇族。

    那么一个古老的家族,在千年后,竟也惨遭灭族……

    可见世事沧海桑田,变化之大,实在令人扼腕。

    他沉思了会儿,忽而认真地望向北灵歌,“你留在秦王府,恐怕不会有好下场,可愿随本王回宣王府?本王会找机会,送你回北狄。”

    他并非同情心泛滥之人,只是这女子看着玲珑剔透,若香消玉殒在异国他乡,着实是世间一桩憾事。

    世间憾事已足够多,实在不必再添这一件。

    北灵歌睁大美眸,不可思议地抬头,在看清楚他的容貌后,先是惊艳了下,继而连连点头,“愿意,灵歌愿意!”

    她话音落地,一道嘲讽的声音自门外响起:“宣王真是挖的一手好墙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