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8章 归于人
    ,精彩小说免费!

    君烈同他对视一眼,摩挲着碧玺手串,语气缓了几分,“舒儿仁善,实在难得。”

    宣王派的官员纷纷跟着附和,称赞君舒影仁慈良善,乃是国家社稷之福。

    君烈的目光落在君天澜身上,眼底多了几分冷意,“太子虽出于好意,可行事却没有章法,不知轻重,酌闭门思过七日。”

    君天澜面无表情地领旨。

    朝堂之上,百官的目光若有若无地扫过这两位皇子,俱都各怀心思。

    君天澜从宫中回来,刚跨进太子府,顾明就过来请,“主子,顾公子到了,正在大书房等您。”

    君天澜抬手捏了捏眉心,淡淡应了声好,抬步朝大书房而去。

    大书房秋阳明媚。

    顾钦原身着素色夹棉对襟长衫,外面裹着件淡青色绣翠竹纹斗篷,正坐在桌边喝茶。

    听见脚步声,他将茶盏放到桌上,拧眉抬头,“表兄简直糊涂!咱们苦心孤诣设计秦熙,为的不就是他手中的兵权吗?如今北狄二十万兵权尽数落入宣王手中,咱们可谓功亏一篑!”

    他说着,眉头拧得越发深,“乐阳郡主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若非她,那二十万兵权——”

    “钦原,”君天澜打断他的话,撩起后裾在他对面落座,声音清冷,“男人没干成事,怎能怨在女人头上?”

    “我已经听夜凛将那晚的事说了一遍!”顾钦原提高音量,因为激动,忍不住连着咳嗽了好几声,面色惨淡如纸,只漆黑的眼眸还剩下些许精神,“表兄,多少枭雄败在了女人头上,难道表兄也要走那条路吗?”

    君天澜淡漠地同他对视,“她的行为,或许在你看来不妥。可在我眼中,她却制止了我的一桩暴行。钦原,她将我重新归于人。”

    “归于人?”顾钦原眯起眼眸。

    “是,归于人。”君天澜偏头,静静注视窗外的秋景,“若无她,我大约早就如你们所愿那般无爱无恨。可一个无爱无恨的人,即便登上那个位置,又怎能算是一个合格的帝君?她在我身边,我才觉得,自己活着。”

    顾钦原无言以对。

    良久后,他呷了口茶,强压下身体的不适,冷声道:“可那二十万兵权,如今尽数落进宣王手中。宣王一派掌控了北狄、草原,一北一南,再加上咱们周国东部沿海,西部又有魏国隔着狭海虎视眈眈,可谓对大周成合围之势。若宣王与魏国联手……”

    君天澜面容淡漠,“无妨。”

    饶是智谋过人的顾钦原,在此时也无法看清君天澜的心思。

    他沉默半晌,只得言尽于此,起身告退。

    而与此同时,宣王府。

    蓬莱阁寝屋,君舒影靠坐在墙角,那枚兵符被他随意丢弃在不远处,手中只抱着一只粗陶酒缸,整个房屋中都弥漫着浓烈的酒香。

    穿着北狄服饰的北灵歌站在窗外,颇有些忧心地朝里张望。

    这个男人将她从秦熙手中救出来,她心中感激,因此想要回报一二,可她却不敢贸然进去,害怕自己会惹他厌弃。

    正手足无措间,萧城烨过来,瞥了她一眼,冷冷道:“你走开,我会照顾好殿下。”

    北灵歌惶恐地点点头,急忙退了下去。

    萧城烨跨进门槛,走过去想从君舒影手中拿过酒缸。

    君舒影侧了侧身,紧紧抱着酒缸不肯撒手,眼圈醺红,声音低沉喑哑:“我难受……”

    明明抢在君天澜前面拿到了北狄的兵权,连父皇都夸他行事比从前更加严谨有度,可他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那个小姑娘娇嫩的面容总在脑海中浮现,他拼了命不去想她,他试图用酒精麻痹自己,让自己不去想她,可脑海的某一处,总是不由自主就浮现出她的音容笑貌。

    他抬手捂住脑袋,只觉头痛欲裂。

    萧城烨在他身边蹲下,不知该说什么好。

    过了半晌,他轻轻将酒缸从君舒影怀中取出来放到旁边,“殿下醉了。”

    君舒影微微摇首,抬手揉了揉醺红的脸,冷声道:“扶我沐浴。”

    萧城烨将他扶起来,摇摇晃晃地朝浴间走。

    早有侍女在四方的白玉池中备好热水,正要上前伺候,萧城烨瞥了眼靠在他肩上的男人,鬼使神差地示意她们都退下。

    浴间的门被合上,萧城烨将君舒影扶到大椅上,垂下眼帘,亲手去帮他解开腰带。

    他将君舒影云白绣莲花的外裳脱下,慢条斯理地挂到衣架上,又帮他脱去中衣。

    君舒影双臂慵懒地展开搭在椅背上,由他伺候。

    萧城烨将他的亵裤也脱了下来。

    绝艳出尘的男人,一丝不挂,懒散靠坐着的模样,竟透出意外的雍容与美丽。

    那是超脱性别的、达到极致的美,已经不需要任何言语来形容,在看见他的这一刹那,就知道,世上万物,瑰丽的九天云彩,神秘的三千繁星,皆都抵不过这个男人蛊惑苍生的容颜。

    萧城烨有些呆,视线从他的脚趾头,一寸一寸,缓慢地挪到他的腰间,继而落在他的脸上,最后定格在他的凤眸上。

    微阖的凤眸,便是什么表情都没有,却也仿佛斜挑着万种风情,直飞入那鸦青的鬓发中。

    萧城烨伸出手,指尖微颤,想去触摸君舒影的双眼。

    心底,有什么东西,仿佛再也无法压抑,即将汹涌澎湃地破壳而出。

    就在指尖触及眼尾的刹那,君舒影缓缓睁开眼。

    沉黑的凤眸,一片清明,威严毕现。

    萧城烨猛地收回手,冷硬的面庞染上红晕,下意识地跪在他面前,“殿下恕罪!”

    君舒影居高临下地盯着他的发顶,淡色的唇角泛起冷意,“出去跪着。”

    “是……”

    萧城烨起身,毫不犹豫地朝门外而去。

    在外人看来,他是君舒影的表兄,理应得到几分尊重。

    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从小到大,他不过都是他如影随形的护卫。

    他心甘情愿,被他驱使。

    心甘情愿,被他惩罚。

    那份表兄弟间的感情早已扭曲成不能见光的存在,他知道他那些旖旎的念想不对,可他就是忍不住。

    张祁云乘坐小船,缓缓靠近蓬莱阁,一眼就看到跪在阁下的萧城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