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9章 四哥吃醋了
    ,精彩小说免费!

    张祁云的笑容变得意味深长,越过萧城烨,径直上了楼。

    浴间,君舒影泡在浴池中,双臂搭在池岸,一派闲适模样。

    张祁云笑眯眯走进来,扫了眼他赤.裸的后背,一脸八卦意味,“萧将军对殿下做了什么?竟惹得殿下不顾萧家颜面,让他跪在蓬莱阁外……”

    君舒影回眸,冷冷瞥了他一眼,“你来做什么?”

    “啧啧,身为殿下的首席谋臣,自然是前来与殿下说道说道那北狄的事。”张祁云在大椅上落座,自己倒了杯牛奶杏仁茶,呷了一口,笑容满面,“如今北狄皇女在咱们手中,再加上驻扎北狄的二十万大军,封地千里的北狄,于殿下而言,犹如探囊取物。”

    “你的意思是,尽快派人去接手北狄王庭?”

    “不错,”张祁云眸中都是算计,“草原虽然强悍,可终究不是王爷您说了算。而北狄却不同……只要殿下掌控了北狄,退一万步说,哪怕将来殿下兵败,也仍然有退路。”

    君舒影垂下眼帘,热气蒸腾中,他的容貌若隐若现,宛如那高山云雾里看不真切的神仙。

    张祁云的意思很明白,就是把北狄打造成他君舒影的大本营。

    沉吟半晌,他淡淡道:“该派谁前去镇守?”

    张祁云咽下一口丝滑的牛奶杏仁茶,笑得见牙不见眼,“那蓬莱阁外跪着的,不正是最佳人选吗?王爷再纳了北灵歌为侧妃,有北灵歌亲自出面,北狄百姓必然信服王爷的统治。”

    君舒影从热汤中抬起手,轻轻揉捻着一枚玫瑰花瓣,良久不语。

    张祁云又喝了口杏仁茶,似是感喟,“成诀之死,想来王爷还未忘却。如今,王爷还在犹豫什么?莫非,你根本不想强大?”

    君舒影将那枚绯红的玫瑰花瓣放进池水中,眉梢眼角都是平静,“你去安排。”

    已是十一月末。

    东流院内,草木扶疏,几株瘦梅结了些淡粉花苞,枝桠横斜,颇有意趣。

    沈妙言穿着梨花色夹袄,下身系着条绯红色绣莲花十二幅罗裙,独自站在屋檐下,仰头遥望乌云沉沉的天空。

    她看了一会儿,北风拂过,天空簌簌落起了细雪。

    这是大周至德三年的第一场雪。

    君天澜跨出寝屋,一眼看见她纤细过分的腰肢。

    他上前,从背后将她拥进怀中,下巴搁在她的脑袋上,双手绕到前面轻轻揉搓她的小手,“站在这儿,也不怕冷?”

    温柔宠溺的语调。

    “四哥……”沈妙言目光落在旁边的小桌子上,上面摆着一壶茶和一张淡红请柬,“君舒影,他要迎娶北狄皇女做侧妃。”

    “嗯。”

    沈妙言有很多话想说,可到了嘴边,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在秦熙一案中,君舒影在背后推波助澜了多少,她不是不知道。

    可即便如此……

    即便如此,她也无法恨他。

    那个人曾用最单纯的目光注视她,在她走投无路时,将她带进府中,陪她做快乐的事情,哪怕因此被皇上屡次训斥。

    她明白他志不在朝堂之上,可他偏偏,最终还是走上了争权夺势的路。

    明明,这样并不快乐……

    君天澜察觉到小姑娘小手冰凉,将她扳到自己面前,认真凝视她的双眼,“你在想他?”

    沈妙言抿了抿唇瓣,轻声道:“我总觉得,你们兄弟志向不同,实在不该反目成仇。攘外必先安内,大周若想统一天下,你们不能起内讧。”

    君天澜盯着她,暗红色瞳眸流转着淡淡的冷芒,“那我就先杀了他,再一统天下。”

    “四哥!”沈妙言仰头,眸中都是恼意。

    君天澜最不喜她在自己面前流露出对别的男人的关切,因此面色微沉,转身跨进寝屋。

    沈妙言跺了跺脚,追了进去,却见他穿过月门,径直进了书房。

    她追进去,君天澜正撩起后裾,在窗边软榻坐了,随手拿起一本书翻看起来。

    屋中燃着地龙,十分暖和。

    他只穿着件绛紫色绣龙纹锦袍,露出素白的里衬,几缕碎发垂落在胸前,越发衬得他面庞冷峻精致,威严赫赫。

    沈妙言蹭过去,“四哥生气了?”

    男人不语,只沉默地盯着书卷。

    小姑娘犹豫了下,主动坐到他的大腿上,伸手环住他的脖颈,凑到他面前,歪了歪脑袋,“四哥闻见没有,好酸的味道呀……”

    君天澜抬眸,面无表情地瞟了她一眼。

    沈妙言凑到他耳畔,小小声:“好像是谁家的醋坛子翻了!”

    君天澜将书卷扔到矮几上,大掌握住她的纤腰,一个旋身将她压在软榻上,伸手就去挠她的咯吱窝,“再说一遍?”

    沈妙言最怕痒,尽管穿着厚实的夹袄,却还是被他挠得咯咯笑,连连求饶,“四哥,我不敢了!四哥你快放开我!”

    夹袄领子上嵌着一圈白狐狸毛,衬得她小脸晶莹剔透,这么笑起来,脸蛋红扑扑的,眉眼弯弯,唇瓣红红,讨喜的不得了。

    于君天澜而言,这块到嘴的嫩肉,自然没有放走的道理。

    他停下动作,小姑娘还在他身下娇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泪花都笑出来了。

    他垂眸,手指顿在她的唇角上,她的嘴巴小小的、红红的,这么娇笑着的时候,露出几颗玲珑雪白的贝齿,无一不叫人喜欢。

    他俯身,轻轻含住她的小嘴。

    她在冬天时的味道软软的、暖暖的,还透着一股清甜,他吻着,越发舍不得松口。

    “唔……”小姑娘被他吻得昏头昏脑,正迷迷糊糊间,却察觉身上的男人在用膝盖悄悄顶开她的双腿。

    她倏地睁大眼睛,坐起身将君天澜推开,脸蛋潮红,不知所措地盯着他。

    君天澜清晰地看见了她眼睛里的防备。

    他有些不安,小心翼翼牵住她的手,“对不起。”

    他总是情不自禁地……

    想要她。

    小姑娘低下头,不安地绞着双手,“我还没有准备好……”

    前两次的记忆实在太过糟糕,下身撕裂般的疼痛还会偶尔浮现在脑海中,以致如今,根本无法接受他更进一步的亲近。

    ——

    四哥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