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0章 谢昭挑衅
    ,精彩小说免费!

    君天澜将她抱到怀中,五指缓缓穿过她的头发,凤眸中满是思虑。

    这么下去终究不是事儿,得想个法子,叫妙妙接纳他。

    ……

    眼见着到了宣王纳侧妃这日,虽然侧妃不同于正妃,却好歹也是能上皇族家谱的,再加上北灵歌北狄皇女的身份,因此前来凑热闹的宾客并不在少数。

    太子府的人很快到了宣王府,刚进去就正巧遇上君无极,君无极拉着君天澜去暖阁吃酒,薛宝璋便和沈妙言一同朝女眷那边儿走。

    女眷所在的暖阁与男宾们的不过隔了一道走廊,侍女挑起厚实的棉布帘子将两人请了进去。

    沈妙言看去,镐京城里有头有脸的夫人小姐都在,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说话,北灵歌身着粉色嫁衣,有些局促地端坐在角落,似乎没什么人愿意搭理她。

    “妙妙!”谢陶不知从哪儿钻出来,一把抱住沈妙言的胳膊,“我就知道你会来,我等了你好久!”

    沈妙言被她吓了一跳,偏头看去,只见这姑娘的娃娃脸越发显得圆润白嫩,可见这段时日养得极好。

    最重要的是,过去那总是有点儿阴郁的眼神,也重新有了光彩。

    两人在空位上落座,沈妙言禁不住笑话她,“顾钦原给你喂了什么好东西,叫你长得这样好?”

    谢陶脸蛋绯红,小声道:“钦原哥哥待我是极好的……嫂嫂待我也好,经常给我送各种各样的补品呢!嫂嫂说,希望我能早些怀上孩子。”

    怀孩子?

    沈妙言打量她,总觉得阿陶自己都还是个孩子,过去两人没心没肺玩闹的日子仿佛还在昨日,没想到,这就已经到了怀孩子的年纪。

    时间过得真快。

    她正唏嘘间,外面响起嘈杂声,过了会儿,侍女挑起帘子,只见谢夫人正和谢昭携手而来。

    暖阁中寂静了下来。

    谢昭这位宣王妃,已经许久不曾出现在人前。

    宣王府对外称王妃生病,需要静养,虽然人人都怀疑其中或有猫腻,可今日看来,这宣王妃美貌依旧,不见半分憔悴,分明过得极好。

    谢昭扶着谢夫人的手,笑吟吟跨进门槛,“多日未见,诸位可是忘记本妃了?怎的都愣在这儿?”

    众人回过神,纷纷含笑起身行礼,七嘴八舌地恭喜谢昭病愈。

    谢昭唇角始终挂着轻笑,目光落在沈妙言与谢陶身上,顿了顿,又很快转开,与谢夫人一同落座,朝角落的北灵歌招招手,“灵歌,你过来。”

    北灵歌是侧妃,侧妃进门,简单的不过在后院摆两桌酒席,像宣王府这般兴师动众的,已经很难得了,也算是君舒影对她的敬重。

    北灵歌起身,走到谢昭跟前,按照嬷嬷教导的大周礼仪,屈膝行了个礼,“王妃万安!”

    谢昭身着正红色王妃服制,美丽的面容盛着浅浅的笑容,拉过她的手,声音柔和:“咱们姐妹以后就是一家人,你要好好伺候殿下,可明白本妃的话?”

    北灵歌点点头,应了下来。

    谢昭从腕上褪下一个玉镯子,套到北灵歌手上,“去吧。”

    沈妙言将谢昭这番举动看在眼里,唇角的笑容透出些冷讽。

    谢昭大约是借着谢夫人过府的机会,被解了君舒影的禁足。

    这刚一出来,就迫不及待地到众人跟前立威来了,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才是宣王妃似的……

    就这种小心眼的女人,到底是怎么算计阿陶和谢夫人的?

    沈妙言想不明白。

    谢昭垂下眉眼,含笑呷了口茶,目光又落到沈妙言身上,笑道:“对了,还未恭喜乐阳得封郡主呢!本妃还记得前段时日,乐阳与殿下在蓬莱阁同吃同住,没想到这一眨眼,乐阳就成了殿下的表妹……”

    这番话,颇为耐人寻味。

    而谢昭说着,似是想起什么,笑容越发意味深长,“当时连本妃都见不到殿下的面,殿下肯亲近的,也只有乐阳你了。灵歌,你可要跟这位乐阳郡主多学学,如何伺候男人。”

    火药味十足的挑拨离间。

    在场众人,脸色渐渐变了。

    薛宝璋淡然地喝着茶,全然置身于这场争斗之外。

    “伺候男人?”沈妙言缓缓抬眸,唇角逐渐绽出美艳夺目的笑容,“不好意思,本郡主向来不会伺候男人。本郡主和宣王殿下之间,更是清清白白。至于王妃口中殿下肯亲近我,我也曾拒绝过他的亲近,可有什么办法呢,他就是要放着王妃这般大美人不要,却偏要来亲近我……莫非,王妃身上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疾?”

    谢昭的表情,瞬间狰狞。

    不过半瞬,她又恢复平常,冷笑道:“郡主也就这张嘴厉害。”

    “多谢夸奖。”沈妙言毫不在意她语气里的讽刺。

    这边正闹腾着,那厢有侍女进来请,说是午膳已经备好,请众人移步大厅用膳。

    沈妙言来到大厅,寻到君天澜,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君舒影携着北灵歌挨桌敬酒,按照身份,第一个敬的人就是君天澜。

    许是为了喜庆,君舒影今日难得穿了件宝蓝色锦袍,一眼看上去玉树临风,与北灵歌站在一块儿,倒也登对。

    沈妙言托着下巴,静静看他们喝酒。

    君舒影仰头,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余光却不可自抑地扫了眼那小姑娘。

    他还记得她在蓬莱阁同他撒娇耍赖的场景,明明他们在一起的时候那么好,可她却还是喜欢君天澜……

    他到底,哪里比不上君天澜?

    心中的怨气一重盖过一重,精致绝伦的眉眼间,都是郁郁不得志。

    他很快带着北灵歌去了别的桌子敬酒。

    午膳用罢,谢昭招待女眷们去看戏。

    沈妙言本想午睡,可谢陶闹得欢腾,拉着她到花园里撒丫子,说是梅花开了,想去看梅花。

    戏台子就在花园一角,北灵歌看不大懂中原人的戏,借口有些醉了,由丫鬟扶着去不远处的暖亭里歇息。

    谁知刚躺下没多久,暖亭的帘子被人打开,谢昭带着侍女,微笑着走了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