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1章 绝子药
    ,精彩小说免费!

    北灵歌急忙坐起身,正要下床行礼,却被谢昭拦住,“罢了,这儿就咱们姐妹两人,不必行这些个虚礼。”

    她说着,在绣墩上坐了,垂眸斟茶,“那边唱戏咿咿呀呀吵得人心烦,所以本妃过来同你说说话。你若是觉着本妃打搅了你,本妃马上离开就是。”

    北灵歌虽是皇女,却自幼被父兄保护得极好,因此心性单纯,并不识人心险恶。

    她见谢昭这般好说话,就觉得这位王妃大约是个好相处的,因此轻声道:“王妃和善,并未打搅灵歌。”

    谢昭捧着热茶,那茶盏是碧色的,越发衬得她手指白嫩纤细,涂着丹蔻的指甲修长圆润,非常光彩夺目。

    她喝了口茶,赞道:“这暖亭的梅花茶倒是不错,你可喝过了?”

    北灵歌摇了摇头。

    她自幼喝牛乳、青稞酒长大,中原的茶水于她而言实在太过苦涩,她接受无能。

    “大约你们喝不惯中原人的茶吧?”谢昭含笑,很善解人意的模样,挽袖亲自为她斟了一杯,“不过这梅花茶喝起来颇为清甜,隐隐还有雪水的淡香,你应当喜欢的。”

    她侧着身子,涂了鲜红丹蔻的指甲不经意地掠过茶面,泛起几圈碧绿色的涟漪。

    “喏,请吧。”

    北灵歌小心翼翼接过那盏茶,道了声“谢谢”,学着中原人那般用大袖掩口,将那盏茶一饮而尽。

    “如何?”谢昭笑问。

    北灵歌不会品茶,自然品不出什么名堂,因此只笑道:“很好喝。”

    谢昭温温柔柔地替她掖好被角,“你休息吧,晚上还要伺候殿下呢。”

    说着,扶着丫鬟的手,款款离开暖亭。

    刚出暖亭,那脸上的美艳立即消弭无踪,只留下冷冷的仇恨,“事情办得如何了?”

    旁边的丫鬟低声道:“乐阳郡主与顾少夫人正在梅园剪梅花,篮子里已经做好手***婢也已派人去请了,想来她们很快就会到。”

    谢昭毫无瑕疵的脸蛋上浮现出冷笑,抬步离开。

    此时天空正落着细雪。

    沈妙言与谢陶穿着斗篷,一手挽着竹篮,一手拿着剪刀,穿梭在梅花林中。

    两人的篮子里,已经放了好几枝梅花。

    正玩得高兴时,有侍女过来,屈膝行了个礼,笑道:“乐阳郡主、顾少夫人,侧妃娘娘请你们移步暖亭说话。”

    “侧妃娘娘?”谢陶睁着萌萌的眼睛,满脸好奇,“她请我们去说话?!”

    不怪她奇怪,她们与北灵歌其实并不熟稔。

    侍女笑着点头,“正是。二位上次在秦王府救了侧妃娘娘,娘娘心中感激,所以想当面对二位表达谢意。”

    谢陶望向沈妙言,沈妙言弯腰将手中的梅花枝放进竹篮,唇角噙着浅浅的笑,“既如此,你领路吧。”

    侍女眼中掠过奸计得逞的暗光,领着两人朝暖亭而去。

    北灵歌这厢刚睡下,棉布帘子被人挑开,那领路侍女走进来,“娘娘,乐阳郡主和顾少夫人到了!”

    北灵歌坐起身,不解地望向沈妙言和谢陶。

    侍女屈膝行了个礼,退了出去。

    暖亭中的三人,大眼瞪小眼。

    沈妙言打量北灵歌,她那头棕色卷曲的长发披散在腰间,而她似是在隐忍什么痛楚,面色泛白,额角沁出的冷汗,打湿了鬓发。

    她鼻尖皱了皱,嗅到空气中残留的一点儿气味,不由歪了歪脑袋,“你刚刚在喝什么?”

    北灵歌认出这个女孩儿,正是上次在秦府时护着自己的那个。

    北狄皇族虽灭,可那是秦熙所为,北狄人恩怨分明,她不会迁怒大周其他人。

    她忍着腹部的疼痛,小心翼翼下了床,朝沈妙言行了个北狄的大礼,中原话说的还不算熟练:“多谢郡主……上次在秦府,相救!”

    谢陶见沈妙言只顾皱鼻子没反应,只得上前先将北灵歌扶到床上,“妙妙,你怎么了呀?”

    沈妙言转身,在房中四处寻找起来,没过一会儿,拿起搁在床头的一只瓷杯,认真嗅了嗅,朝北灵歌扬了扬,“这杯茶,你刚刚喝的?”

    北灵歌点点头,那是王妃帮她斟的梅花茶。

    沈妙言冷笑了声,将杯盏放回去,继而伸手抓起北灵歌的手腕,闭上眼把脉。

    她医术虽不精,可一些浅显的症状,却还是能判断的。

    “蓟草!”她声音冷淡,丢开北灵歌的手,大大方方地在绣墩上落座,“你再如何想不开,也不该这样对自己。”

    北灵歌忍着肚子里的疼痛,不明所以地望着沈妙言。

    沈妙言将她这副懵懂表情,一拍脑袋,指着那杯茶,刻意放缓语速,“有人,在你茶中放了蓟草粉末。这种毒粉,喝下去,女子会终生不孕。”

    北灵歌拧着眉毛,消化了半天,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脸色瞬间惨白,因为激动,滔滔不绝地说起了北狄话。

    沈妙言苦恼地揪了揪自己的辫子,偏头看向谢陶,“阿陶,你听得懂吗?”

    谢陶茫然地摇摇头。

    捂着肚子滔滔不绝的北灵歌,这才意识到她们听不懂自己的话,连忙用生硬的中原话道:“茶,丫鬟端来的……王妃,王妃倒给我喝的!我,我不想终生不孕……请帮我!”

    她以为自己不过是普通肚子疼,因为身份尴尬,所以不敢传大夫,谁知,原来是被人下了药!

    谢陶坐在床榻边,轻轻握住她的手,一边柔声安慰她,一边求助地望向沈妙言。

    沈妙言却摩挲着下巴,思考了会儿,认真问道:“是你派丫鬟请我们来的?”

    北灵歌茫然地摇了摇头。

    沈妙言看见她的表情,轻笑出声,“阿陶,你那位姐姐,真是好歹毒的心思!”

    谢昭给北灵歌下绝子药,无非是杜绝北灵歌对她地位的威胁。

    再将她和谢陶请过来,那么完全可以将事情栽赃陷害到她们头上。

    一箭双雕,玩得不要太好。

    她的目光落在竹篮上,若要栽赃,必须得有证据,而她和谢陶从宣王府里唯一接触过又随身携带的东西,就是这个篮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