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2章 世上哪有女人当皇帝的
    ,精彩小说免费!

    她起身,从短靴中抽出把匕首,将那篮子底部的竹篾割开一个口子。

    篮子底部是用三层竹篾编织而成,看起来牢固美观,而这一割开,三人清晰地看见,里面正夹着一只扁扁的纸包。

    里面是什么东西,不言而喻。

    谢陶恐慌不已,“她……她又要害人了……”

    沈妙言动作迅速地将那纸包抽出来,“阿陶,她不过是个长着两只眼睛一个鼻子的凡人,没什么可怕的。若能直面心中的恐惧,那么无论怎样的阴谋诡计,在你面前,都将无所畏惧。被她夺去的,你该亲手,一一拿回来。”

    她如此镇静,让坐在床上的两个女孩儿俱都定了心神。

    好似只要有她在,就没什么可怕的。

    外面响起女眷们的嘈杂声。

    沈妙言从袖袋里取出一小袋粉末,不由分说地给北灵歌灌了下去。

    谢昭领着女眷们踏进来时,瞧见北灵歌面色如常地坐在床上,沈妙言与谢陶正陪她说话。

    她的目光细细扫过北灵歌的脸,对方面色红润,看起来没有任何异常。

    拢在大袖中的手微微攥紧,她明明给北灵歌下了绝子药,她此时,该腹痛难忍才是……

    沈妙言将她美眸中的那点儿疑虑尽收眼底,起身笑道:“你们怎么来了?”

    谢昭很快恢复平常神色,笑吟吟朝这边走来,“本妃听闻乐阳与陶儿都在,想来暖亭中该格外热闹,于是就将众姐妹一道邀请来坐坐。”

    她一边说,一边在绣墩上坐下,视线若有似无地扫过竹篮,心中越发困惑,不由转向北灵歌,笑道:“听闻北狄终年积雪,大周与北狄气候到底不同,灵歌可有感觉到不适?若是身子不舒服,一定要说出来,也好及早请大夫诊脉。”

    北灵歌一脸感激,“多谢王妃,如此关心……灵歌,没有任何不适。”

    谢昭仔细察看她的面色,的确瞧不出丝毫异样。

    沈妙言把玩着一只碧色茶盏,小脸上笑眯眯的,“我怎么倒觉着,王妃似乎巴不得灵歌出事儿?”

    “乐阳这话是何意?!灵歌如今算是本妃的妹妹,本妃疼她都来不及,又怎会盼望她出事?”谢昭说着,忍不住红了眼圈,“本妃心胸宽大,容不得乐阳如此污蔑!”

    “是否污蔑,你我心知肚明!”沈妙言冷声,铁了心要在人前揭开谢昭的美人皮,“阿陶明明是谢尚书府的嫡女,却不如你受宠,你在其中做了什么手脚,你自己心里清楚!你与灵歌同为宣王的女人,我就不信,天底下有哪个女人,能把自己的情敌当成亲妹妹疼爱!”

    话音落地,暖亭中安安静静。

    所有跟过来的小姐们俱都表情呆滞,完全不明白这两人怎么就起了口角。

    谢昭猛地起身,两行清泪潸然而落,“本妃行事光明磊落,郡主无凭无据如此污蔑本妃,实在过分!”

    她生得美而柔弱,这么一哭,梨花带雨,仿佛是被恶人欺负,便是女人,也要对她起三分怜惜。

    沈妙言将手中的碧色茶盏砸到地上,笑容冷漠,“这茶中放过什么东西,你清楚得很!谢昭,你如今的一切,都是谢府给的,我劝你回头是岸,莫要不懂得珍惜!”

    谢昭哭得越发厉害,一脸被欺负狠了的模样,最后流着眼泪冲出暖亭。

    其余贵女面面相觑。

    沈妙言冷眼扫向她们,“都不走,还想看戏吗?”

    她的态度太过恶劣,那些女子被唬了一跳,急忙告退。

    谢陶始终大张着眼睛,见沈妙言如此轻而易举就赶走了谢昭,顿时对她佩服有加,禁不住竖起大拇指,“妙妙,你真厉害!”

    沈妙言轻叹一声,“可惜这里是宣王府,咱们行动困难,根本抓不到能够证明谢昭歹毒的人证物证。”

    说着,捏了捏北灵歌的手,“你放心,蓟草的解药,我会配,你不会终生不孕。”

    北灵歌点点头,眼中满是感激。

    闹腾了这么一大出戏,早已至日暮。

    花园东南角的戏还在咿咿呀呀地唱,沈妙言与谢陶踏出凉亭,谢陶惊讶地望着地面半尺厚的积雪,“竟然落了这么厚的雪!”

    沈妙言牵住她的手,“想来晚宴也快开始了,咱们去前院吧。”

    到了前院,沈妙言在暖阁中找到君天澜,谢陶却没找着顾钦原。

    娃娃脸不开心地拧巴成一团,“钦原哥哥身体不好,这样冷的天,他不在暖阁里待着,他去哪儿了呀……”

    她拉了两个侍女询问,两人却都摇首不知。

    她生怕顾钦原出什么事,于是同沈妙言打了声招呼,匆匆跑出暖阁去外面寻人了。

    暖阁里温暖如春,沈妙言乖巧地在君天澜身边坐下,只见对面的几位贵公子正在论治国之道,有两人坚持认为道家的那一套才适合治国,另外三人认为,儒家之术,方是治国之道,还有几个出身武官家族的公子,则秉着法家思想,认为治国该用法家。

    君天澜替她摘了斗篷,揉了揉她软嫩的脸蛋,又将她的双手捧在掌心,“冷不冷?”

    “不冷!”小姑娘摇头,目光仍落在那些争执不休的公子们身上。

    君天澜见她对这样的话题感兴趣,唇角难得绽出点儿弧度,“妙妙喜欢听这些?我以为,妙妙不爱看书,也不爱听这些大道理的。”

    “我虽是女子,却也很关心天下大事的。”沈妙言娇嗔,眼波流转,不悦地横了他一眼。

    “多听听,长长见识也好。”君天澜揉搓着她的小手,“妙妙觉得,他们谁说的有道理?”

    “都挺有道理,”小姑娘笑得狡黠,“若我是那开国皇帝,我就用法家之术打天下,再用道家的黄老思想,休养生息,以事生产。等国力渐渐恢复,再采用儒家治国,擢拔人才,施以仁政。”

    这话若放在其他三国,那是大逆不道的话。

    可是周国准许百姓议政,再加上她只是个女孩儿,说这种话,就算是被人听去,那些个男人也只一笑而过,不会当真。

    毕竟,世上哪有女人当皇帝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