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6章 钦原喜欢谢陶
    ,精彩小说免费!

    大周乃是礼仪之邦,可这套“礼”,也未必全都是对的。

    仪礼中讲究男女有别,而无论是朝堂还是民间,男子的地位,都明显凌驾于女子之上。

    所以即便夫妻分开,也大多是男子休妻,鲜少有夫妻和离的。

    沈妙言骨子里流着大魏的血,总觉得男女该是平等的,所以自然认为,女子也有权利提出和离。

    君天澜揉了揉她乱糟糟的头发,将她打横抱起,朝隔间走去,“钦原喜欢谢陶。”

    “什么?!”

    沈妙言瞪大眼睛,顾钦原那个人渣会喜欢阿陶,这可真是比大冬天刮东南风还要稀罕的事儿了。

    君天澜薄唇微扬,“他是我表弟,我了解他。你啊,也别插手他们的事了。”

    他将小姑娘放在隔间的床上,拿了衣裳和鞋袜,亲自给她穿好,又帮她洗漱梳头。

    他的动作很熟稔,梳的发髻,比一开始进步太多,算得上很精致漂亮了。

    沈妙言乖乖坐在梳妆台前,任由他拿着几根发钗在她发髻上比划,总觉得这厮是在把她当女儿养。

    可爱情中最幸福的一种,不就是被夫君当成女儿般宠爱吗?

    眼见着已是十二月中旬,再有半个月就要过年了,镐京城里,无论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皆都忙碌起来,准备年货和各种礼品。

    沈妙言给谢陶下了帖子,约她出来喝茶,两个小姑娘坐在茶楼上,一边聊天一边看长街上的景致,沈妙言注意到街上多了不少外邦人。

    “阿陶,你瞧见没有,那几个男人,似乎是草原上人。”她指向骑着马从街心经过的一群人。

    谢陶趴在窗台边张望,点点头,“是的呢,你瞧那边几个戴帽子的,好像是魏国的商队。”

    沈妙言唏嘘不已,“大周过年时这样热闹吗?竟然能吸引这么多其他国家的人来。”

    “不是啦!”谢陶笑眯眯喝了口热红豆奶茶,“正月十八,乃是皇上过寿,是普天同庆的万寿节。届时,四国和草原的皇族,要么派高官携重礼前来参加,要么亲自前来参加,可热闹了!”

    “万寿节……”

    沈妙言眨巴眨巴眼睛,如今天下虽然分裂成诸国,可大周到底统一天下长达千年,再加上镐京、洛阳一带,又是文化的发祥地,所以其他国家,明面上暂时还是颇为敬重周国的。

    天下局势目前尚算太平,诸国谁都不打算率先挑起战争,以免成为众矢之,也因此,这大周皇帝办万寿节,其他诸国即便称帝,也还是会派使臣携重礼前来意思意思。

    “妙妙,我听钦原哥哥他们议事时说,正月的万寿节,会和以往都不同呢!听说呀,其他诸国的皇帝,都会亲自前来!我去过草原和楚国,却不知晓赵国与魏国的人,是什么样……”

    谢陶说着,娃娃脸上满是兴奋。

    沈妙言呷了口茶,比她多了些深思。

    若往年都是诸国派使臣参加,那么正月的这一场,为何诸国皇帝会亲自前来?

    她偏过头,又有商队打下方进过,看衣着打扮,该是赵国人。

    两个姑娘又坐了会儿,眼见着已是晌午,沈妙言提议道:“云香楼的厨子手艺最好,咱们去那儿吃吧?”

    两人结伴去了云香楼,转上四楼,刚在雅间坐下,就闻得隔壁雅间传来一阵瓷器被砸碎的声音。

    紧接着,便有粗犷的男声响起:“把你们这儿最漂亮的姑娘叫来!拿这种糙货,是想敷衍谁呢?!”

    沈妙言垂眸,淡定地继续喝茶。

    春节和万寿节在即,镐京城里到处都是其他诸国的客旅,什么样的牛鬼蛇神没有,趁机挑事的应也不在少数,只隔壁这人,在哪间酒楼闹事不好,偏要到云香楼来,恐怕要踢到铁板了。

    有女子劝解的声音响起:“公子,我们云香楼是做正经买卖的,姑娘只卖艺,不卖身。”

    “不卖身?!不卖身你把店开到长欢街做什么?啧,莫非本王离京多年,这长欢街,竟不是当初那条烟花柳巷了?!”

    男人的声音透着难以言喻的傲气,与痞气。

    沈妙言缓缓抬起眼帘,她听见那个男人,自称“本王”。

    大周皇帝膝下,成年皇子只有四人,二皇子君无极,四皇子君天澜,五皇子君舒影,以及远在洛阳封地上待着的六皇子——厉王,君千弑。

    她眸中掠过了然,想来是除夕在即,加上正月间的万寿节,所以君千弑才挑这个时候回来的。

    刚想明白,隔壁雅间突然响起桌椅被掀翻的巨响,紧接着便是女子此起彼伏的尖叫。

    “妙妙,有人在闹事……”谢陶胆子小,“咱们怎么办呀?”

    “别怕。”沈妙言反握住她的手,“云香楼背后的人是四哥,厉王他不敢怎么样,咱们先过去瞧瞧。”

    说罢,牵了谢陶站起身,朝隔壁雅间走去。

    刚迈出去,就瞧见长廊尽头,梳着高髻的妩红尘在侍女的陪同下,正缓步而来。

    妩红尘竖起食指挡在唇间,朝沈妙言微微摇首。

    沈妙言会意,只站在原地没动。

    妩红尘优雅地踏进那座雅间,但见雅间中一片狼藉,几名姑娘瑟缩在墙角,俨然怕极了君千弑的模样。

    她朝她们微微使了个眼色,“伺候不周,还不赶紧滚下去?”

    “是……”

    那几名姑娘急忙顺着墙壁跑出雅座。

    妩红尘的目光落在雅间靠窗的位置,整座雅室,唯有那处完好无损。

    身着黑色细铠的男人,端坐在红木镂山水大椅上,生着一双君家人象征的狭长凤眸,周身的戾气,毫不遮掩。

    君千弑也在打量她,从身材到脸蛋,逐一仔细扫过,才满意地点头,“这才像话嘛!早点儿过来陪本王,那几个娘们儿,也不必挨骂不是?过来!”

    妩红尘站在原地,朝他行了个屈膝礼,不卑不亢地轻笑,“厉王爷,这里是镐京,不是您的洛阳城。您砸坏的物什,将悉数记在您的账上。”

    君千弑捏着大椅扶手,眉头一挑,特大爷地张口:“在洛阳城,从来没人敢叫本王付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