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7章 赌约
    ,精彩小说免费!

    妩红尘对上他阴鸷的视线,笑容仍旧平静,“您也说,那是洛阳城。”

    君千弑猛地站起身,几个大跨步走到她跟前。

    君家的男人皆生得高大,饶是高挑如妩红尘,站在君千弑面前,也仍然需要仰望。

    然而即便抬头仰望,她也仍然没有输了气场。

    沈妙言牵着谢陶站在长廊中,只觉那雅座中的两人气势相当。

    一个青楼里的主事姑娘,竟能与封疆王爷气场相当,这本就是一件很诡异的事。

    沈妙言又想起张祁云那晚说过的话,他字字句句,都在暗示,妩红尘是赵国的公主。

    今日看来,妩红尘那身若有若无的尊贵,似乎的确能佐证张祁云的话。

    就在她想这些事时,忽然听到“啪”的一声。

    她抬起头,妩红尘捂着面颊,被打得朝后面退了几步。

    君千弑大掌直接掐住妩红尘纤细的脖颈,笑容冷漠,“本王在洛阳城如此,在镐京城,同样也能如此!别以为仗着自己有几分美貌,本王就会怜香惜玉,像你这种出身的贱人,就该乖乖听男人的话,好好婉转承欢!”

    妩红尘白嫩的面容,渐渐涨成红色,声音透出嘶哑,“王爷莫要忘了,当年为何会被发配去洛阳……王爷杀了小女子无所谓,若传到圣上耳中,恐怕等不到除夕,您又会被遣回洛阳……”

    她的眼神很平静,好似并不是在威胁当朝王爷,而只是寻常与人家话。

    沈妙言听见这番话,隐约记起,曾在四哥书房的卷宗上,看到过关于厉王君千弑的记载。

    当年他在镐京城为非作歹,这才得了个“厉”字做封号,皇上见着他就头疼厌恶,直接将他发配去洛阳,算是眼不见为净。

    这么多年,也就只有年末时,他才有机会回镐京,可其他兄弟都待在镐京城,这对厉王而言,无异于一种羞辱。

    妩红尘那番话说完,君千弑的手劲儿明显小了些,面上却还是盛着薄怒,“你敢威胁本王?!”

    “小女子不敢,只是与王爷讲道理罢了。”

    “哼。”

    君千弑的暴脾气稍稍收敛了些,正寻思着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忽然一声暴喝响起,他抬头看去,君无极不知何时出现在雅座门口,身形如箭,直接拎着拳头朝他揍过来!

    回过神的沈妙言也呆了呆,下一瞬,就瞧见君无极将君千弑揍翻在地,骑在他身上,一拳接着一拳朝他身上招呼,“小兔崽子长本事了,连你嫂子都敢动!”

    君千弑被打懵了,等回过神,俊脸早已挨了好几拳,他一个翻身将君无极掀倒在地,两人交手几招,谁也奈何不了谁,这才各自松手。

    君千弑退后几步,理了理衣裳,难以言喻的目光从妩红尘脸上扫过,难掩嫌弃,“我说,二哥,你看上这个青楼妓子了?!不是做弟弟的说你,她这出身……”

    君无极挡在妩红尘面前,虎着一张脸,“你懂什么?!”

    君千弑揉了揉鼻子,收回视线,淡淡道:“你喜欢就好。”

    君无极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一副哥俩儿好的表情,“你才回来,大约还没看过四弟,我明儿在云香楼置办一桌酒席,到时候咱们兄弟,好好喝酒。”

    “君天澜?”君千弑眸中露出冷笑,“我虽远在洛阳,却又听过他的‘光辉事迹’!他倒是有点儿手段,这才归来多久,就能坐到太子的位置上。二哥,他当了太子,五哥怎么办?”

    君无极瞪了他一眼,“这种话,也是你能拿来出随便评说的?”

    “那成吧,酒宴什么的,随二哥安排。”君千弑笑得没心没肺,背着手抬脚朝外走。

    刚跨出雅座,就瞧见站在旁边的沈妙言与谢陶。

    他眉头一挑,目光顿在沈妙言脸上,眼睛里都是淫.光,“哟,这儿还有个极品美人……”

    他搓着手凑过去,笑眯眯的,“你可卖身?”

    君无极跟出来,一眼瞧见被他调戏的对象,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急忙将君千弑拉回来,“我的祖宗,你可招惹不起她!”

    君千弑仍笑嘻嘻盯着沈妙言,“为何?”

    君无极在他耳畔低语了几句。

    君千弑凤眸中掠过了然,唇角的笑容却越发意味深长,“说起来,太子妃也算得上本王的师姐,你这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的郡主,抢了本王师姐的男人,真是该打!”

    沈妙言笔直地站在原地,不卑不亢,“燕虚大师,是你的师父?”

    “呵,师父前些年游历洛阳城,见本王天资聪慧、骨骼清奇,因此特地收本王为徒!本王警告你,太子妃以后就是本王罩着的人了,你少打她主意!”

    沈妙言那双琥珀色的瞳眸倒映出他那张骄傲的脸,心底都是了然。

    这君千弑,明显是从小就没被教好,才干出那些强抢民女、买东西不付账的蠢事。

    不过他倒是很听君无极的话,再加上肯为薛宝璋这般出头,可见心里,或许还存有几分良善。

    红润精致的唇角微微翘起,她握住腰间的弯刀,“我还偏就打了她的主意,不如请王爷赐教几招?”

    薛宝璋和燕虚大师,与大长公主的死有关。

    薛宝璋不放过她,她更不会放过薛宝璋。

    君千弑盯着面前的少女,她看起来娇小玲珑,可摆出的战斗姿势,竟意外地标准。

    他拿过侍从捧来的重尺,薄唇含着的笑逐渐冷酷起来,“有意思……”

    君无极骇了一跳,跑到两人中间,“六弟、小表妹,刀剑无眼,这可使不得呀!”

    君千弑的视线越过君无极,盯紧了沈妙言的脸,“你可敢跟本王打个赌?”

    “愿闻其详。”沈妙言双手握紧了弯刀,眼中戒备如猫。

    君千弑声音清脆,“若本王赢了,你搬出太子府,从今往后,不许再缠着太子。”

    “可以。不过……”沈妙言勾起唇角,“若本郡主赢了,你君千弑当众给本郡主跪进茶水,从此唤本郡主师父,改投本郡主门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