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7章 就算青丝变白发
    ,精彩小说免费!

    那宫女不动声色地拦在她面前,“娘娘还说,她不见客,是为了太子和公主好。若公主真惦记她,就莫要违逆她的话。”

    “可是——”

    君怀瑾还要再说,沈妙言拉了她一把,瞥了眼那宫女,轻声道:“皇后娘娘这么做,定然有她的道理。咱们先回去同四哥商量下,再看如何行事。”

    君怀瑾才回来,所以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可她昨晚在坤宁宫,已经将事情了解得七七八八。

    若贤王果真与顾皇后曾有过纠缠,那么在这紧张的档口,顾皇后封闭宫门此举,无疑是向君烈服软,这是她在后宫中明哲保身最好的选择。

    可这些内幕,她却不能擅自告诉君怀瑾。

    君怀瑾不悦地鼓起腮帮子,跺了跺厚底皂靴,还想冲那宫女发怒,却闻得身后传来脚步声。

    她回头,只见谢家人正缓步而来,应是前来拜年请安的。

    她连忙收起周身的戾气,巴巴儿地望向谢容景,多月不见,他的容姿更加出众,今日穿着的一身淡青色锦袍,愈发衬得他丰神俊秀。

    兵部尚书谢宁领着家人来到宫门前,双方互相见过礼,君怀瑾跳到谢容景身边,不忿地开口,“母后今儿不知怎么了,说是身子不适。这宫女讨厌得很,硬是不让我进去探望母后!”

    话音落地,那宫女朝谢宁恭敬地施了一礼,将原话又说了一遍。

    谢宁捻了下胡须,认真道:“娘娘身子既然不适,那么下官也不该叨扰娘娘。”

    说罢,认真地朝宫门拜了拜,“下官恭祝娘娘万事如意,福寿安康!”

    他身后的谢家人纷纷跟着行礼。

    君怀瑾惊讶地瞪大眼睛,拉住谢容景的衣袖,“谢大哥,你们这是何意?!”

    谢容景不动声色地抽回衣袖,“娘娘身子不适,公主就莫要在此纠缠,以免扰了娘娘病体。”

    说罢,抬步与谢宁一道离开。

    君怀瑾站在原地,气得双手叉腰,咋咋呼呼,“好你个谢容景,你这是什么态度?!这么久没见我,你就这样对我?”

    她闹得厉害,沈妙言头疼地拉住她,好言劝了许久,才没让她继续闹下去。

    君天澜很快过来接沈妙言,君怀瑾怕极了他,急忙主动与沈妙言拉开三尺距离,恭恭敬敬给他请安。

    君天澜淡淡扫了她一眼,牵了沈妙言的手,带她离开。

    回到东流院,已是晌午。

    花厅备了丰盛的午膳,顾明过来请,君天澜换了身轻松的居家袍子,正待过去,沈妙言却扯住他的衣袖。

    他低头,少女面容娇俏,琥珀色瞳眸里盛着浅浅的期待。

    他挑眉,“作何?”

    “压岁钱……”沈妙言小小声。

    君天澜唇角微翘,在大椅上坐了,把她抱到怀中,抬起她的脸儿,故意道:“你都多大了,还敢问我讨要压岁钱?”

    沈妙言红着脸,鼓起勇气,理直气壮,“四哥今年要给压岁钱,明年也要给!以后每一年,都要给!”

    她说着,脸儿越发红得通透,环住君天澜的脖颈,将脸颊靠在他的胸膛上,“我想和四哥岁岁年年,长长久久……就算我青丝变白发,四哥也仍旧疼我,宠我……”

    君天澜心中一片柔软,变戏法般取出一个狭长的黑匣子。

    沈妙言眼中迸出光彩,急忙将黑匣子打开,只见里面的丝绒布上,静静躺着一根雕工精湛的并蒂莲花玉簪。

    那白玉玉质通透,一点儿瑕疵都没有。

    君天澜握住玉簪,按了下其中一朵莲花的花蕊,玉簪尖端陡然探出一根细而锋利的钢针,在屋中散发出浓烈的寒芒。

    沈妙言瞪大眼睛,脸上欢喜更盛,“好厉害的暗器!”

    “那柄霞草花发簪被秦熙毁了,这一柄,是我亲自设计出来,请工匠精心锻制而成。如今镐京城越发不太平,你戴着它,也能多一重保障。”

    君天澜说着,将发簪替她插上。

    沈妙言跳下他的大腿,乐呵呵奔进隔间,“我去照照镜子!”

    没过一会儿,她又风风火火奔出来,手中捧着一个纸盒,有点儿羞赧,“四哥,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君天澜打开来,纸盒里面摆着一套折叠整齐的素白丝绸中衣。

    他拿起来,衣裳做的有些粗糙,但他知道,这上面的一针一线,都是他家的小丫头亲手为他缝制的。

    “四哥,这是我第一次做衣裳,还不大熟练……等我以后,给你做更好的……”少女背着双手,脸儿红红。

    君天澜把她捞到身边,重重亲了口她的唇瓣,“我很喜欢。”

    是真的喜欢。

    正月间事务繁杂,好在君天澜身为太子,倒是不需要主动给别人送礼,只需回礼就好。

    而顾明持家着实能干,早将回礼准备好了,一一遣人送到各家府上,没有半分差错。

    如此,也叫一些仍旧对君天澜心怀轻视的贵族们看到,即便太子是从他们看不起的楚国归来的,可是在礼仪方面,仍旧无可挑剔,甚至,比他们这些在大周土生土长的贵族做的还要好。

    这期间薛宝璋要回薛家探亲,君天澜没有任何阻拦,直接让她回去了。

    已是正月初六,因为元宵节和万寿节在即,镐京城比除夕那会儿还要热闹,四国的客商几乎都到了,城中客栈住满了不同国度的人,街市通宵达旦,喧嚣非凡。

    东流院内倒是一派平静,君天澜坐在书案后处理公文,沈妙言捧着本医书坐在软榻上,翻了几页,有些看不进,忍不住问道:“四哥,我怎么没见你穿过我做的中衣啊?你是不是不喜欢?还是大小不合身?”

    君天澜合上一本公文,打开另一本,淡淡道:“很合身,也很喜欢。”

    他只是,舍不得穿。

    怕给穿坏了。

    沈妙言嘟起小嘴,看不透这个男人,干脆躺在软榻上,用医书盖着脸。

    她昨天去皇陵,给大长公主上了炷香。

    四哥说,大长公主死于贤王之手,可这贤王来无影去无踪,半点儿痕迹都没留下,想报仇都没办法报。

    不过……

    她忽然睁开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