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2章 作死的赵家兄妹(上)
    ,精彩小说免费!

    “他们这次,又想做什么?”

    拂衣笑着把她扶起来,“奴婢也不知道。主子进了宫,太子妃还在薛家,如今府中能出面主事的,也只有郡主您。郡主还是赶紧起来,过去瞧瞧吧?”

    毕竟人家来的是一国太子和公主,总不能让管家或者丫鬟出面招待。

    沈妙言叹息一声,无奈地起床梳洗更衣。

    她来到大厅,只见赵渝和赵婉儿正对着墙上挂着的字画指指点点。

    她咳嗽了声。

    两人回过神,赵婉儿立即蹦跶到她跟前,亲热地挽起她的胳膊,“乐阳姐姐,昨天我身子不适被侍女们先接走了,真是对不住。我今天特意和皇兄过来,咱们可以继续去云香楼吃饭呢!”

    沈妙言目光不着痕迹地扫过她那双闪闪发光的眼睛,心中忍不住地冷笑,恐怕吃饭是假,带着赵渝去跟妩姐姐耀武扬威,才是真吧?

    这姑娘才不过十三岁大小,心性未免太过歹毒。

    她正想着,添香从外面进来,瞄了眼赵国那两兄妹,朝沈妙言行了个礼,“郡主,二公主到了!”

    话音落地,君怀瑾从她背后跃出来,笑眯眯握住她的手,“乐阳,咱们今儿不出去玩,我新习得了一套剑法,我练给你看好不好?”

    说罢,拉着沈妙言就朝外走。

    赵婉儿立即不干了,急忙追上去,声音清脆娇弱:“怀瑾姐姐,我昨儿尝着那云香楼的食物,觉得味道真不错,可我哥哥却从未尝过。今儿我做东,咱们一起去吃宴席吧?”

    赵渝立即跟上,单手负在身后,看起来一派谦谦公子的模样,“不错,本太子很想见识见识那酒楼的美味,还望二公主成全。”

    “你们喜欢去,自己去不成吗?干嘛非要拖着乐阳?”君怀瑾回头瞪了他们一眼,没好气。

    赵婉儿小脸绯红,她当然要拖着沈妙言啦,不然怎么把乐阳和她皇兄凑成一对儿?

    再说,昨儿那个吓死人的端王突然出现,害她丢了脸面,今天她特地捎上皇兄,就是为了要把脸面重新捡回来。

    沈妙言回转身,视线淡淡扫过赵渝那张道貌岸然的脸,心中起了主意,暗暗捏了捏君怀瑾的手,笑道:“你们是大周的贵客,既然如此要求,我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怀瑾,练剑什么时候都能欣赏,不如咱们今儿个,就陪他们去云香楼用膳?”

    “还是乐阳姐姐疼我!”赵婉儿立即凑过来,亲热地抱住沈妙言的胳膊。

    君怀瑾正要跟她抢人,忽然察觉到背后传来一阵冷意。

    不消回头,她都知道谁来了!

    眼珠坏心地一转,她嚷嚷道:“婉儿你真过分,每次都抢着抱乐阳!你昨天难道还没抱够吗?!”

    赵婉儿没察觉到她的险恶用心,只甜甜道:“乐阳姐姐身上又香又软,我喜欢抱她!”

    话音落地,沈妙言整个人被往后拖去。

    赵婉儿抱了个空,惊诧地抬眸,却正对上一双暗红色的凤眸。

    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身着黑色绣金松石大氅,身姿挺拔修长,面庞冷峻精致,周身的气势颇为摄人。

    虽然令人畏惧,但不可否认,这个男人携带着真龙天子之气,就像是天生的帝王。

    赵婉儿的目光,由害怕渐渐变得痴迷。

    是了,这个男人,就是她来大周,想找的男人!

    她要,嫁给他!

    一股炽热从她眼底升起,她上前一步,优雅地屈膝行礼,声音甜甜:“太子哥哥,我是赵国的公主,我名唤——”

    “怎的穿得这样单薄?”君天澜压根儿没听她的自我介绍,只转向沈妙言,将她的双手捧在大掌中轻轻揉/搓。

    赵婉儿的话吞在喉咙中,说又说不出来,吞又吞不下去,仿佛嘴里含了只苍蝇般。

    “你每次都把我裹得像个球!我这样穿又不冷!”沈妙言娇嗔着收回手,想起自己的计划,轻轻推了他一把,“你快去书房忙公事吧,我要带赵太子和婉儿去云香楼用午膳。”

    君天澜低低“嗯”了一声,生怕她冻着,让素问拿来斗篷,亲自帮她系上,又塞了暖炉在她手里,这才放心。

    赵婉儿眼睁睁看着心仪的对象离开,顿时生出一股懊恼,早知道就不去那劳什子的云香楼了!

    她忽然灵机一动,拎着裙摆越过沈妙言,跑到君天澜跟前拦住他,柔声道:“大周的太子哥哥,你整日处理政事,多累呀!这都快要晌午了,不如你随我们一道,去云香楼用午膳?”

    君天澜连一眼都懒得施舍给她,面无表情地越过她离开。

    君怀瑾“啧啧”两声,风凉道:“别白费心机了,我皇兄是什么人,那可是眼光跟泰山一样高的人!寻常糙货,能下得去嘴?也就乐阳这样的国色天香,才能叫我皇兄心动。”

    赵婉儿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她到底年纪小,一时没忍住红了眼眶,站在那儿不说话。

    沈妙言连忙打圆场,“走吧,我都饿了。”

    四人出了门,君怀瑾和赵渝骑马,沈妙言和赵婉儿坐在软轿中。

    赵婉儿不时将目光投向沈妙言,没沉得住气,直接道:“我在宫中时,听大周的宫婢碎嘴,说大周的太子哥哥不喜欢太子妃,只喜欢你,是真的吗?”

    沈妙言对上她的目光,笑容沉静,“嗯,他的确喜欢我。”

    赵婉儿没料到她这般坦诚,被噎了下,忍不住道:“可他已经有了太子妃,而你是郡主,你不可能做侧妃。你跟着他,是没有前途的,还不如跟着我哥哥。我哥哥也是一国太子,你也见过他了,他风神俊秀,配你绰绰有余。”

    沈妙言对这小女孩儿越发厌恶,面上却始终含着浅笑,“我的姻缘,不劳公主挂心。”

    赵婉儿眼底的戾气越发浓重,怕被沈妙言发现,于是垂下眼帘遮住那股戾气,声音娇弱,“你若嫁过去,我皇兄会待你很好的。等以后皇兄登基,你就是赵国的皇后,有什么不好的……”

    沈妙言懒得搭理她,只淡漠地品茶。

    马车行至长欢街,沈妙言扶着素问的手下了马车,才往云香楼的方向走了一步,就瞧见君千弑搂着个娇小玲珑的少女,迎面朝这边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