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3章 作死的赵家兄妹(下)
    ,精彩小说免费!

    君千弑正逗怀中的姑娘开心,抬头忽然瞧见沈妙言,一个激灵,急忙把怀中姑娘推到旁边,堆起一脸笑,乐呵呵地奔过来,“这可真是巧了!”

    沈妙言扫了眼远处一脸懵逼的姑娘,“厉王这是?”

    “啧,叫什么厉王,多见外呀!小表妹叫我千弑哥哥就好!”君千弑凑过来,正要跟沈妙言亲近亲近,却被对方不动声色地避开。

    他咳嗽了声,目光落在赵家兄妹身上,淡淡道:“你们这是?”

    赵婉儿朝他行了个礼,笑容甜甜,“厉王殿下,今天我在云香楼请客,不如你随我们一道去用午膳?”

    君千弑悄悄瞅了眼沈妙言,点头道:“成!”

    一行人朝云香楼而去,赵婉儿视线掠过那个被推开的姑娘,似是不经意地道:“厉王殿下刚刚是在做什么?那个姑娘,我瞧着倒有点儿像乐阳姐姐呢!”

    君千弑面颊微烫,又悄悄去瞅沈妙言,见她没什么特别的反应,才懒懒道:“胡说八道什么?本王根本不认识那个姑娘!不过是见她脚崴了,扶她回去罢了!”

    沈妙言不由抬眸看他,这货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倒是叫她刮目相看。

    众人来到云香楼四楼,进了雅座坐下,赵婉儿又开始咋咋呼呼,高声对赵渝道:“皇兄,堂姐她就在这儿呢!她沦落风尘,我好心赎她出去,她却不领情,还说喜欢待在这里。我怎么劝都不听,真是无奈。”

    赵渝想起赵妩从前的美貌,不禁有点儿晃神,随即对侍候在墙角的侍女笑道:“快去把你们这儿的那个花魁请来,她乃是我们的故人。”

    侍女沉默地颔首,立即去办。

    君怀瑾咳嗽了声,打开菜单,狐疑地抬眸望向赵婉儿,“当真是你请客?”

    “昨天是乐阳姐姐请的,今儿自然该换我请。怀瑾姐姐随意点菜,我身为赵国公主,这点银子还是付得起的。”

    君怀瑾竖起菜单挡住自己的坏笑,“那我就不客气了。”

    须知,云香楼什么都不高,就是消费高。

    这酒楼背后之人是她皇兄,她嫂嫂请客吃饭,自然不必付账。

    可赵婉儿嘛……

    君怀瑾翻到菜单最后一页,毫不客气地将那些个从未有人点过的贵重菜色给点了一遍。

    君千弑看不惯赵渝色眯眯的目光在沈妙言胸口打转,等君怀瑾点完,他又拣贵的,跟着点了好多瓶珍藏的美酒佳酿。

    那侍女很快回来,朝赵渝行了个礼,“赵太子,妩姑娘今日身体抱恙,恐无法见客。”

    赵婉儿轻笑了声,语带傲娇:“罢了,她既不想见我们,我们也不勉强她。”

    说着,从腕上褪下一个玉镯,“把这个拿去送给她,这玉镯价值千两白银,想来足够她拿去看病买药。”

    侍女捧过玉镯,低垂的眼帘遮挡了眼底的轻蔑,躬身离开。

    云香楼后院的闺房中,妩红尘身着丝绸中衣,歪靠在软榻上,枕着个金丝大抱枕,满头青丝绸缎般铺散在枕上,正慢条斯理地看书。

    侍女进来,将玉镯呈给她,复述了一遍赵婉儿的话。

    妩红尘的视线扫过那只玉镯,轻笑了声,拿起来随意丢到窗外。

    玉镯撞碎在石头上的声音响起,那侍女笑道:“赵婉儿也太瞧不起小姐了。”

    妩红尘垂眸,又翻了页书,声音淡淡:“听闻今日宴席,是她请的客?”

    “是呢,怀瑾公主和厉王,都点了好些贵重酒菜,其中几瓶美酒,还是酒窖中珍藏百年的。奴婢瞧着,那一桌宴席的价钱,恐怕在十万两白银左右。”

    妩红尘唇角微勾,“再翻个几倍。”

    赵婉儿是死要面子活受罪那种人,就算她们酒楼狮子大开口说要五十万两,恐怕她也会乖乖掏腰包。

    侍女笑着应是。

    雅座内,君怀瑾和君千弑都是性子活泼开朗之人,就着美酒佳肴,两人划掌猜拳,好不热闹!

    赵渝想着法儿地往沈妙言跟前凑,被君千弑发现,端着酒壶径直坐到他俩中间,伸手就去拍赵渝的肩膀,“赵兄,来来来,咱们喝酒!”

    他是个痞子性情,桌上劝酒最是厉害,若赵渝不喝,他就开始各种倒腾,一会儿说赵渝看不起他,一会儿又把高度上升到他不喝酒,就是赵国在挑衅大周,逼得赵渝不得不喝。

    君千弑出生时母妃就已去世,从小就没娘管,因此从很小的时候就被小太监带坏了,喝酒斗殴,无恶不作,可谓是从小就在酒坛子里泡大的,论喝酒,赵渝哪里是他的对手!

    不过两刻钟的时间,赵渝就昏醉在桌上,爬不起来了。

    而女孩子这边,君怀瑾跟赵婉儿杠上,各种敬酒,赵婉儿哪里招架得住,几碗热酒下肚,早醉得不省人事。

    成功放倒赵家兄妹,这君家兄妹颇有成就感,一同将目光落在沈妙言身上。

    沈妙言正抓紧吃菜,被那两道目光弄得一愣,抬头望向他们,这两人立即哈巴狗似的凑过来,一副聆听教诲的模样。

    见沈妙言没出声,君千弑不由急了,“我说,小表妹,这个赵渝总偷偷看你,我好不容易把他灌醉,你不趁机报复报复他?”

    “还有赵婉儿!”君怀瑾没好气,“刚刚在太子府,嫂嫂你可都亲眼看到了,她是怎么缠着我皇兄的!”

    “嫂嫂?你喊谁嫂嫂呢?”君千弑挑眉。

    “当然是乐阳啦,她是我唯一承认的嫂嫂!”

    “呸,你嫂子是薛宝璋,没事儿别瞎喊我小表妹!”

    眼见着这两人吵起来,沈妙言起身推了推赵渝,随即把他扛起来,一言不发地朝外走。

    原本她是打算弄点蒙汗药害赵渝的,不过有君千弑在,这蒙汗药都省了。

    争吵不休的两人望向她离开的背影,暂时停止争论到底谁是君怀瑾嫂子的问题,做贼似的匆匆跟上沈妙言。

    沈妙言这段时间轻功大涨,避开行人耳目,扛着赵渝,落在一处青.楼的屋顶上,小心翼翼跃进后院。

    跟着的两人都是常逛这种地方的人,瞬间领悟到她想做什么,君千弑不等她吩咐,立即让老鸨弄七八个姑娘过来。

    君怀瑾又补了一句,拣丑的姑娘来,越丑越好。

    ——

    君家的男女,妙妙都通吃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