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1章 帝王之气
    ,精彩小说免费!

    赵婉儿猜不出来,急得直跺脚,忍不住朝禁卫军吼道:“你出的这是什么破烂谜题!你是不是故意把我们的谜语,往难的方向出?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们赵国?!”

    禁卫军面无表情,宛如铁塔铜墙般站在原地,“卑职不敢。”

    “气死本公主了!”

    赵婉儿抓耳挠腮,余光瞥见赵渝苦思冥想的模样,不仅又是一阵气恼,她这皇兄什么都不会,就知道沉湎酒色!

    另一边,沈妙言与君天澜已经走到第二关。

    只见第二道宫门前,站着位衣着暴露的劲瘦少女,她牵一匹枣红色高头大马,正笑吟吟等着两人。

    “见过太子殿下、乐阳郡主!”那驯兽少女屈膝行了个礼,“这是我大魏的烈马,性子狂野,请二位想办法在两炷香的时间里,驯服它。”

    话音落地,旁边另一个驯兽师立即在小香炉中点燃一炷香。

    “驯马?”沈妙言惊诧地望着那匹不停打响鼻的骏马,这马儿比寻常马匹生得都要高大,四蹄不停地原地踏步,眼中都是桀骜不驯。

    她拉了拉君天澜的衣袖,“四哥?”

    君天澜目光略带深意地扫过那匹骏马,继而安抚地摸了摸沈妙言的脑袋,狭长的凤眸掠过笑意,“妙妙可要一试?”

    “我能成吗?”沈妙言有点儿呆。

    她虽能骑马,可马术确实算不上精湛。

    更何况,时间只有两炷香。

    君天澜看起来一点儿也不着急,“试试也无妨。”

    沈妙言知晓这是她家四哥在锻炼她,于是鼓起勇气,上前几步,握住缰绳就想跨上马背。

    驯兽师和君天澜都将道路让开,少女还没在马背上坐稳,那马儿就暴怒起来,高高抬起前蹄,不由分说地把她掀翻下马。

    沈妙言就地一滚,单膝跪地,抬眸盯着那匹嘶鸣的烈马,不禁被它激起斗志,琥珀色瞳眸中满是兴奋,纵身一跃,潇洒上马!

    烈马显然憎恶被人骑在背上,扬起四蹄,竟沿着宫巷飞奔起来!

    沈妙言伏在马背上,马儿脖颈上的鬃毛在风中飞舞。

    她伸手,勉强摸了摸烈马的毛发,柔声道:“马儿、马儿,你莫要再跑了!我可不想对你动鞭子!”

    话音落地,这烈马疯魔般就地一滚,直接把她掀翻在地!

    少女滚了一身灰,拍着裙子爬起来,就瞧见这马在不远处高声嘶鸣,双眸泛红,显然正处于暴怒之中。

    沈妙言咬紧唇瓣,运起花间蝶影步,整个人化作道道残影,奔到马儿身边,足尖一点,再度翻身上马。

    她懒得去握缰绳,只死死抱紧马儿的脖颈。

    烈马在狭长的宫巷中跳跃飞奔,俨然一副恨不得将背上人儿弄死的姿态。

    沈妙言迎风抬头,只见马儿不知何时又奔回到原地,扬开四蹄,从燃着香炉的香案上一跃而过。

    她垂眸,香炉中第二炷香早已燃过一半。

    “糟了……”

    她将马儿抱得更紧些,这烈马不知吃错了什么药,怎么弄都停不下来。

    她抬眸,隐隐瞧见马儿的双眸泛着诡异的血红色。

    像是,失去了神智。

    烈马忽然转了个身,嘶鸣着朝负手而立的君天澜疾驰而去,仿佛是把他当成了仇寇,一副要把他踩成肉泥的姿态。

    香炉中的香,快要燃尽。

    君天澜静静站在原地,对着迎面而来的烈马,不避不躲。

    百米,五十米,二十米,十米。

    不过刹那,沈妙言从发髻上取下并蒂莲花白玉簪,簪头五寸长的钢针瞬间探出,她面无表情地把那柄锋利的钢针,深深送进烈马的咽喉中。

    半米。

    烈马带来的狂风,将君天澜的广袖高高扬起。

    他站在那儿,不动如山,凝望马背上的少女,薄唇抿起浅浅的弧度。

    少女一跃而下,那匹高大的烈马身子晃了晃,轰然倒地。

    “可有吓到?”君天澜与她十指相扣。

    沈妙言摇摇头,“没什么可怕的。”

    大魏的美人驯兽师走过来,惊诧道:“郡主这是作何?”

    “驯马啊!”沈妙言转向她,琥珀色瞳眸中闪烁着淡淡的光泽,“只有驯服的马,方能称得上良驹。这等烈马,留着无用,不如杀之。敢问我这关,可算是过了?”

    她长得精致绝伦,可周身的气场,却强大到无与伦比。

    驯兽师哑口无言。

    “沈姑娘,多年未见,你冰雪聪慧一如往昔。”

    沉静的声音响起,沈妙言抬眸看去,只见一名身着魏国官袍的高挑清瘦女子,正笑吟吟缓步而来。

    她觉着有些面熟,认真端详了会儿,才惊讶地挑眉,“你是……张晚梨?!”

    张晚梨信步而来,笑着朝她微微颔首,“郡主驯服的烈马,服食了疯癫的药剂,唯有杀之,才能解脱。这道关卡,郡主过了。”

    “原来是你出的考题……”沈妙言复杂地望了她一眼,总觉得张晚梨历经官场沉浮,周身的气质,似乎与从前不大一样了。

    张晚梨抬手,“请太子和郡主前往第三关。”

    两人走后,那名驯兽师忍不住上前,凝视他们的背影,赞叹道:“没想到这位乐阳郡主,竟是这般玲珑妙人儿,虽然国度不同,却也叫卑职敬佩。”

    张晚梨唇角勾起,“她的确是个妙人儿……这般胆魄,寻常女子,哪里能有?”

    润黑精明的双眸中,隐隐透出复杂。

    张晚梨自诩这两年识人无数,刚刚沈妙言身上散发出的气势,她只在一个人身上见到过,就是沈妙言身后的男人——

    大周皇太子,君天澜。

    那已并非超越寻常人的胆魄了,那是一种,帝王之气。

    北华门这边,君天澜与沈妙言成功进入第三关。

    没过多久,有四个随时窥战的小太监匆匆奔到锦绣大殿,把各自方向的战况报了一遍。

    轮到南华门时,那小太监颇有些羞赧,“赵国太子和公主,还困在第一关……”

    众人听见,忍不住嗤笑出声。

    此时在君舒影的安排下,众人已从殿内搬到殿外屋檐下,汉白玉广场两侧,有来自四国的乐师们弹奏丝竹管弦,四国的舞蹈轮番上演,俨然一派天下太平、万象更新的场面。

    君烈身子不适先行离去,场面全交由君舒影把控。

    他同魏帝毗邻而坐,两人正轻声交谈着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