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5章 毁容
    ,精彩小说免费!

    血液渗了出来。

    沈青青松开手,盯着沈妙言脸颊上的几个月牙形指甲印,温柔一笑。

    继而,一手挑起她的下巴,一手抽出腰间佩戴的锋利匕首,缓慢地在她脸蛋上游走,含笑轻语,“该从哪里下手好呢?”

    沈妙言拼命吸收消化着身体里那股麻醉药。

    沈青青的刀尖顿在她白嫩的脸蛋上,“先在这里划上几刀好了……”

    话音落地,她猛地举刀,毫不留情地下手。

    然而手腕却被人握住。

    她瞳眸骤然放大,沈妙言仰头冲她展颜一笑,另一手攥成拳头,直接朝着她的腹部就是重重一拳!

    沈青青整个人倒飞出去,撞到宫墙上,砰一声跌倒在地,咯出大口鲜血。

    沈妙言走到她跟前,居高临下地盯着她看了片刻,忽然伸手攥起她的一束头发。

    沈青青被迫抬头同她对视,眼中隐隐有着惊恐。

    她这些年虽修习了不少功夫,却从未有过实战经历。

    即便狩猎,她身边也侍卫成群,根本不需要她亲自动手。

    沈妙言的反击,叫她惊慌失措,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

    沈妙言俯身在她跟前,盯着她的双眼,一字一顿:“你这种货色,也妄图谋害本郡主,简直是痴心妄想!”

    话音落地,她扬起不知何时出现在手中的并蒂莲花白玉簪,簪头的钢针,直接划破了沈青青的脸蛋!

    长长的血痕,从沈青青的嘴角,一直蔓延到耳根!

    沈青青尖叫一声,猛地捂住脸,殷红的血液,顺着她的指缝滴落在整齐的石板路上,越滴越多,看起来触目惊心。

    “我的脸……我的脸!”

    她张皇失措,天知道她在自己这张脸上花了多少功夫!

    沈妙言面无表情地退后一步,继而无视她的惊慌与恐惧,淡漠地抬步朝锦绣大殿而去。

    琥珀色瞳眸平视前方虚空,蕴藏着浅浅的寒意。

    这么多年,她早已受够被人欺负。

    在府中不对薛宝璋动手,那是因为想把她留给四哥解决。

    她想知道,到最后,四哥会如何处置薛宝璋。

    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可以容忍沈青青之流爬到自己头上。

    这世道就是如此,别人欺负你,你若脾气好不还手,别人只当你好欺负,反而更加变本加厉地欺负你。

    宫中的迷雾,逐渐散尽。

    少女独自行走在深深长长的宫巷中,那走路的姿势像极了君天澜。尽管身姿娇小玲珑,却偏有一股尊贵与凛凛不可侵犯,从骨子里、从灵魂里散发出来。

    那是帝王才具备的气息。

    此时听云阁之上,君天澜和魏长歌的战斗,生生毁掉了半座楼阁!

    下方不知何时围了无数宫人,焦急地朝上方张望,可他们身份低微,根本劝不动那上面以死相搏的两尊大佛。

    “轰”一声巨响传来,无数灰尘、砖瓦等物落下,两个身影从半空一跃而下,即便身处半空中,也仍然不停交手。

    所有宫人自觉地后退数十步,唯恐被这两人的打斗殃及。

    两人约战越酣,熟悉战斗的人都能看得出,这两人并不是在简单的打着玩儿,他们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怨,分明是在以命相搏!

    好在君无极和君千弑赶了来,费了老大劲儿把两人分开。

    君无极望向魏长歌,认真道:“贵国郡主出事了,听闻是你的未婚妻,请你赶快过去瞧瞧吧。”

    魏长歌平生难逢对手,好不容易碰到君天澜,一场酣战被打断,甚是不悦,冷冷道:“没用的东西!”

    这说的乃是沈青青了。

    他说罢,拎着折刀,黑着脸朝锦绣大殿方向走。

    君无极又望向面色不虞的君天澜,轻声道:“是乐阳惹出来的事儿,我看,你也要过去看看。”

    此时锦绣大殿外的汉白玉广场上,沈妙言慵懒地歪坐在大椅上,正捧着一张饼吃得欢。

    距离她不远的地方,沈青青被医女们簇拥着,哭得十分厉害。

    魏帝有些头疼,转向君舒影,“宣王,朕这表妹,乃是前些年才寻回国的,皇姑奶奶膝下仅这一个孩子,因此平日里甚是疼惜。你看,这事儿如何处置?”

    他虽是魏国皇族人,却不似魏长歌那般凶悍,反而生得颇为儒雅。

    即便说话,也给人十分庄重的感觉,没有任何咄咄逼人。

    君舒影余光落在沈妙言身上,她仿佛压根儿不觉得自己犯了什么事儿,仍旧欢喜地吃着饼。

    唇角噙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宠溺,魏帝和魏国的大长公主真是愚蠢,他们真正的郡主就坐在这儿,他们却把鱼目当珍珠,把那渔郎之女捧得跟什么似的。

    他的指关节轻轻敲击着大椅扶手,声音柔和宛如碎玉敲冰:“听乐阳说,是贵国郡主先要伤她,她才还击的。”

    “可最后,到底是青青受了伤。”魏帝淡淡道。

    君舒影跟他打哈哈,“魏帝放心,我大周太医医术高明,想来治疗之后,将来应当不会留下伤疤。”

    魏帝还要再说什么,魏长歌提着柄刀,怒气冲冲地过来了,“没用的东西!输了比赛,怎还有脸在这儿哭?!”

    他不提比赛,在座之人都要忘了,他们正在进行四国的斗智比赛哩。

    沈青青哭声噎了下,侧过哭花的脸,给他看面颊上的那道疤,“二表哥,都是沈妙言害我,她故意划花我的脸,你要给青青做主啊!”

    她哭着,眼底闪过淡淡的算计光芒。

    这儿这么多人,她就不信,表哥不给她出头。

    就算表哥不念着她,起码也得念着魏国的颜面不是?

    然而可惜,她算计错了。

    魏长歌当众冷笑一声,“沈青青,你有什么资格让本王为你做主?你输了比赛,害得魏国颜面尽失,怎么好意思,说出做主这种话?!”

    说着,在沈青青震惊的表情中,冷冷道:“来人,把她带去行宫!少在这儿给本王丢人现眼!”

    天可怜见,一开始,他得知自己的小未婚妻被找回来时,心中还有几分兴奋。

    毕竟,他等了那么多年。

    谁知道接触之后,才发觉这未婚妻未免太寒掺了些,与他,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

    这几天大家看到章节乱,是因为前面的章节被屏蔽了十九章,才引起后面的乱,菜修改后申请解禁,还剩一章没被放出来了。如果看到章节重复,删书架、清缓存、重新加入就好。

    特别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不离不弃,真的特别谢谢!!九月初有惊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