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3章 她是他的,谁都不能抢
    ,精彩小说免费!

    沈妙言被他如此宠爱,心中甜蜜,张口“嗷呜”一下,把整勺鸡蛋羹都吞进了肚子里。

    君天澜拿帕子给她把唇角擦干净,她砸吧了两下嘴巴,好奇地说道:“怎么有股怪味儿?”

    凤眸低垂,他又舀了一勺蛋羹到她唇边,“里面放了些药材,对身体好。”

    “喔……”

    少女未作他想,全然一派信服,乖乖地把那一整盅蛋羹都吃下肚。

    她吃完蛋羹,又吃了两碗米饭和其他食物,摸着滚圆的肚子,央君天澜陪她去花园散步消食。

    此时天际云霞正好,湖面波光粼粼倒映着晚霞,梅花开得热烈,一切都很美好。

    少女痴缠地抱着男人的胳膊,她希望这宁静的时光,可以不要被任何人打搅。

    想要和他这么一直走下去,直到白发苍苍。

    君天澜平视前方,暗红色瞳眸中仍旧平静得可怕。

    如今还是正月间,夜里颇为寒凉,沈妙言怕冷,一向是缠着君天澜一起睡的。

    只不过夜半时分,她却不安分地喃喃自语起来。

    君天澜坐起身,就着昏暗的灯火,看见她的脸上全是冷汗,唇色极为苍白。

    他心知是那药在发挥作用,于是拿帕子,不停歇地帮她擦汗。

    沈妙言这症状就像是在发烧,但其实并不是,只是丹药起作用,把血液里那股属于大魏皇族的野蛮劲儿,尽数压下。

    沈妙言难受得厉害,像是被烧得糊里糊涂,不停地唤着“四哥”,偶尔也会唤一两声“神仙哥哥”,到后半夜时,她的声音弱得几乎听不见了。

    君天澜摸了摸她的额头,她的体温低得可怕。

    他把她抱到怀中,用自己的体温温暖她,昏惑的光影中,那双暗红色瞳眸,透着恐怖而强烈的占有欲。

    他用手指抚开少女面庞上被冷汗打湿的头发,“妙妙,你只能待在我身边。魏长歌也好,魏国的大长公主也好,谁都不可以把你抢走……你是我的,从一开始,就说好了的。”

    他的语气,低微地近乎虔诚。

    昏迷中的少女对此一无所知,只轻轻蹭着他,渴望汲取更多温暖。

    夜色无边。

    ……

    翌日。

    沈妙言从床上醒过来,只觉浑身瘫软得厉害,仿佛刚生完一场大病。

    她试着动了动手指,竟觉着有些吃力。

    “渴……”

    她轻声。

    靠坐在床榻边看书的男人被惊动,翻身下床,从桌上给她倒了杯温水,扶她坐起来,把水凑到她唇边。

    沈妙言急忙凑上去喝,喝得杯子见了底,才觉着没那么渴了。

    周身的力气似是恢复了点儿,她惨白着一张小脸,懵懂问道:“四哥,我怎么觉得浑身无力,好像生病了似的?”

    “你昨夜发了高烧。”君天澜避开她的视线,转身去衣架上给她拿衣裳,又走回来帮她套上,“肯定是昨日在外面吹了太多风,这两天,不准出府。”

    少女不疑有他,只乖乖点头。

    等用早膳时,沈妙言察觉自己完全没有平时的食欲。

    她只喝了小半碗鲜虾粥,就喝不下去了。

    君天澜眼眸里闪过心疼,但很快被他掩饰好,只淡淡道:“你大病初愈,没有胃口实属正常。”

    沈妙言总是信他的,对自己身体的异样,根本未曾察觉到分毫。

    眼见着过了几日,四国狩猎的日期已到。

    君天澜本不欲带沈妙言去,可她着实想见识见识大场面,又哭又撒娇,君天澜着实无法,只得带她过去。

    此次狩猎地点定在东郊莽荒山下,那里有大周的皇家狩猎场,即便是冬日,也仍然有各种动物呆在里面。

    沈妙言今日穿了身月白男式劲装,满头青丝用并蒂莲花簪高高束起,骑着雪白的掠影,一眼看去,英姿飒爽,颇为俊俏。

    她身后跟着三匹毛光水滑的狼,随君天澜来到宫门口,但见重华门外车水马龙、旌旗招扬,包括草原在内,所有国度的人都到齐了,只等上面一声令下,就可以浩浩荡荡驶向东郊莽苍山。

    没过一会儿,云云车盖从皇宫内驶出,天底下最有权势的那几个人,骑着宝马,一同朝这边而来。

    沈妙言此生从未见过这般浩大磅礴的阵势,出城的路上,百姓夹道围观,四国和草原的旗帜,在北风中翻卷飞扬、猎猎作响,身着铠甲、背着弓箭的年轻公子们骑着骏马,排列整齐,一同朝前驰去。

    衣香鬓影的小姐们,则端坐在队伍后面的漂亮马车里,车帘晃动,偶尔能露出几片华丽的裙摆,着实令人遐想连篇。

    冬阳正好,她紧追着君天澜,风从耳畔呼啸而过,她策马而行,唇角止不住高高扬起。

    她的飒爽英姿落在马车中一些小姐们眼中,惹得她们纷纷低声询问,跟在皇太子身后的小公子是谁,竟俊俏如斯。

    赵婉儿端坐在轿辇里,听见背后那些议论的声音,忍不住举目看去,一眼认出沈妙言的脸蛋。

    她心中越发嫉恨这个女人,她抢了大周太子哥哥的宠爱还不够,便是狩猎,都还要这般黏着太子哥哥,真是无耻!

    她气得收回目光,把怀中盛着墨玉发冠的木匣抱得更紧些,等会儿到了营地,她一定要把这个墨玉发冠送给太子哥哥,叫他知道,她有多么喜欢他!

    两个时辰后,车队终于在东郊外的莽荒山下停下。

    早有禁卫军把帐篷搭好,沈妙言跨下马,不顾君天澜的叫喝,欢喜地蹦去找君怀瑾了。

    今日阿陶没来,她只能和君怀瑾一块儿玩。

    鬼鬼祟祟的赵婉儿潜到这边,发现沈妙言走了,顿时大喜过望,急忙捧着木匣凑到君天澜跟前,红着小脸,软声道:“大周的太子哥哥,这是婉儿从古董店里买下的东西,你……你瞧瞧,喜不喜欢……”

    说着,把木匣打开。

    君天澜把疾风的缰绳递给夜凛,看都不曾看她一眼,抬步朝帐篷里走。

    赵婉儿震惊地睁大眼睛,追在他身后,高喊出声:“太子哥哥、太子哥哥!”

    守在门口的夜寒面色黑沉,抬手拦住她,“公主止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