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1章 把他的尸身送去云香楼
    ,精彩小说免费!

    魏长歌把他丢在地上,淡笑着拿帕子擦了擦手,望向帐后的少女,“怕不怕?”

    沈妙言声音清脆,“活着的时候尚且不怕,人死如灯灭,他死了,就更没什么可怕的了。”

    “郡主好胆识。”魏长歌眼中掠过一抹欣赏。

    沈妙言没搭理他的赞赏,认真道:“镇南王打算如何处理赵渝的尸体?”

    魏长歌从荷包里取出一只装着粉末的小瓷瓶,“自然是用化尸粉化掉。”

    “太浪费了。”沈妙言撩开帐幔,仰起带笑的小脸,“这尸体,不如镇南王送与我?”

    “本王竟不知,郡主还有搜集尸体的癖好……”魏长歌撩开后裾,在圈椅上落座,“郡主打算如何处置?”

    “夜寒。”沈妙言唤了声。

    身着黑色劲装的男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隔间中,朝她拱手,“郡主有何吩咐?”

    “把这具尸体送去云香楼,务必亲自送到妩姐姐手中。”少女细心叮嘱。

    夜寒领命,立即扛起赵渝的尸首撤了。

    沈妙言揉了揉小脸,妩姐姐看到赵渝的尸身,应当会开心吧?

    毕竟,赵渝也算是她的仇人了。

    魏长歌指关节敲打着花几,饶有兴味儿地道:“郡主这性情,倒同我大魏人有些相像。”

    “呸,我是土生土长的楚国人,跟你们大魏有什么关系!”沈妙言没好气,使劲儿掩上帐幔。

    魏长歌瞧着她在帐幔后若隐若现的小身影,摩挲了会儿下巴,唤道:“来人。”

    轻风拂过,一名暗卫立即出现在房中,“主子?”

    “去找暗六,让他易容成赵渝,今夜去秦楼楚馆混迹一圈,务必要让所有人都看到他的脸。然后让他装醉,拎着酒瓶去永津河上晃悠,假装醉酒失足落水。”魏长歌语速淡漠,“再随便找个尸体,套上赵渝的衣裳配饰,直接扔水里。”

    那暗卫立即应是。

    沈妙言从半透明的帐幔后打量魏长歌,轻声道:“瞧你熟稔的样子,这种事儿,怕是做惯了的吧?”

    “本王杀人越货,无恶不作。郡主怕不怕?”魏长歌眯起桃花眼。

    沈妙言撇嘴,“我才不怕……”

    她总有一种,这货在把她当小孩子看待的感觉。

    而另一边,赵婉儿跟着拂衣去花园剪梅花枝,她提着个精致的竹篮,剪了几枝梅花,就忍不住地往东流院方向瞄,也不知道皇兄有没有把事情办成,只要他和沈妙言生米煮成熟饭,她就不用再和沈妙言抢大周的太子哥哥了。

    她魂不守舍地又待了会儿,就急匆匆地要求回东流院。

    拂衣自然没有二话,带着她朝东流院走,谁知穿过一条游廊时,却正巧碰到从宫中回来的君天澜。

    赵婉儿眼睛都亮了,连忙奔上前,羞答答地见了个礼,“太子哥哥……”

    君天澜淡淡扫了她一眼,微微颔首,继续朝东流院走。

    赵婉儿急忙跟上,笑靥如花,“太子哥哥,这是我从花园里剪的梅花枝,你看好看不好看?我替你插在书房,可好?”

    “拂衣,孤不是说过,不准人随便动花园里的花?”君天澜没理赵婉儿,却开始苛责起拂衣。

    然而明眼人都知道,这是在变相地斥责赵婉儿。

    拂衣轻声道:“奴婢知罪。”

    赵婉儿脸色涨红得像是猪肝,羞得不行,却还是厚着脸皮道:“太子哥哥……不怪拂衣的,是我自己要摘梅花……拂衣也是好心。”

    她觉得男人大抵都喜欢善良柔弱的女人,所以特地在君天澜跟前,扮出这副模样。

    如那沈妙言,不也常常在太子哥哥面前卖乖吗?

    她沈妙言卖得,她赵婉儿自然也能卖得。

    可她不知道的是,君天澜喜欢沈妙言,从来不是因为什么善良柔弱。

    他喜欢她,只因为她是她。

    君天澜目视前方,冷冷道:“若再敢随意碰孤府中的东西,你这两只手,也不必留了。”

    赵婉儿骇了一跳,不可置信地盯着他的背影,因为顿住步子的缘故,很快被他拉下一大截。

    她回过神,紧忙追上去,“婉儿知错……婉儿年纪还小,太子哥哥就不要怪婉儿了。”

    她的声音听起来奶声奶气,透着刻意的稚嫩。

    君天澜心中厌恶更甚,脚下步子迈得越发大。

    赵婉儿只想着如何跟他亲近,因此不管不顾地小跑着追上去,满脸纯真地娇笑道:“太子哥哥是要去看乐阳姐姐吗?我皇兄正在乐阳姐姐房间同她说话呢。说起来,皇兄好像很喜欢乐阳姐姐,乐阳姐姐对皇兄似乎也略有不同……他们两个人待在隔间,却把我赶出来,不知道是要说什么秘密的事情!”

    她说完,仰头望向君天澜,却见他正面无表情地平视前方,也不知在想什么。

    她咬了咬唇瓣,又下了一剂猛药,“我总觉得,乐阳姐姐似乎喜欢皇兄。太子哥哥,要不你把乐阳姐姐许配给我皇兄吧?”

    回答她的,是君天澜低沉而平稳的脚步声。

    她心中冷哼,一想到皇兄可能已经得手,也不急迫了,只随着他往东流院走。

    反正生米已经煮成熟饭,等太子哥哥进了隔间,就知道那沈妙言是他皇兄用过的破鞋。

    他贵为大周皇太子,是不会喜欢一个破鞋的。

    君天澜很快进了东流院,踏进隔间时,魏长歌已经离开,他家的小丫头正坐在灯火下看书。

    赵婉儿跟在他后面,撩起珠帘,按照事先准备好的,装腔作势地惊叫出声:“乐阳姐姐,你和皇兄这是在做什么?!”

    君天澜的背影很是高大,挡住了她的视线。

    她只顾大惊小怪,却惹来君天澜和沈妙言同时看向她。

    沈妙言合上书卷,似笑非笑,“我自然是在看书。怎么,婉儿看见什么了?”

    赵婉儿瞧见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床榻,愣了愣,随即小脸上涌现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怎么会这样?!

    “还是说,婉儿妹妹希望我和你皇兄,发生点儿什么?”床上的少女歪了歪脑袋,表情极尽懵懂无辜。

    赵婉儿连忙摆手,“没有、没有!我看花眼了,看花眼了!”

    强大的威压扑面而来,赵婉儿根本不敢看君天澜的表情,见光的老鼠似的,慌慌张张地逃了出去。

    她走后,君天澜在床榻边缘坐下,握住沈妙言的手,“发生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