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5章 厉王造反
    ,精彩小说免费!

    “听说赵公主不肯承认她皇兄被废,好像在咱们大周皇宫里闹得特别厉害,还非要皇上缉拿凶手。”素问轻声,“不过再怎么闹都没用了,凶手根本查不出来,只能认栽。”

    沈妙言继续吃甜瓜,表情十分淡定。

    那枚压制血统的药丸早已失去药性,她这几日胃口又好了起来,很快把一盘子水果吃了个光。

    正要继续绣衣裳,却闻得一阵哭哭啼啼的声音传来,她偏过头,赵婉儿穿着粉色的裙装,一边抹眼泪一边奔过来,“乐阳姐姐,大周的人都欺负我,我不活了!”

    说着,抱住沈妙言的腰,哭得越发厉害。

    沈妙言眼底都是厌恶,把她拨开些,淡淡道:“有什么事儿,好好说。”

    “我皇兄不会无缘无故落水,肯定是遭人陷害!可大周的皇帝,非说找不到凶手!那大理寺的薛远,还有刑部的韩棠之,他们也都推说找不到凶手!”赵婉儿一把鼻涕一把泪,“不可能没有凶手的……不可能没有的……”

    沈妙言端起茶盏,垂眸呷了一口,凶手的确是有,不过人家早就在千里之外了。

    她喝了热茶,轻声道:“我又不会破案,你来找我有何用??”

    赵婉儿擦了把眼泪,“丞相要带我回赵国,但我不愿意回去!可我又怕行宫里的宫女见我年纪小欺负我,所以,乐阳姐姐,你让我也住在太子府好不好?”

    苦涩的茶在唇齿间蔓延开,渐渐在舌尖化为甘甜。

    修长的眼睫遮掩了眼底的冷漠与厌恶,沈妙言淡淡道:“这太子府是四哥的府邸,并不是我的,你求我,是没有用的。更何况,我劝你还是早日回国,才是正经。”

    “可丞相说,继任太子的是我二皇兄,我二皇兄是淑妃所出,一向最是厌恶我兄妹二人。若他以后继承父皇的位置,他不会叫我好看的……”赵婉儿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小手紧紧拽着沈妙言的衣袖,“乐阳姐姐,我求你了,你那么善良,你一定会帮我的,对不对?”

    她说着,像是想到什么救命的稻草,眼睛晶亮晶亮,“咱们住在一块儿,可以联手对付太子妃呀!乐阳姐姐,等咱们联手把薛宝璋从太子妃的位置上拽下来,你就可以成为太子妃了!我的话,我只要一个侧妃之位,就满足了!”

    沈妙言对这个女人的异想天开,已经到了极端厌恶的地步。

    她冷冷抽回袖角,“这种话实属大逆不道,素问,送客。”

    素问寒着脸上前,不由分说地抓住赵婉儿的胳膊,拉着她朝外走,“赵公主,这边请。”

    赵婉儿哪里肯依,不停地挣扎叫嚷:“沈妙言,本公主是看得起你,才让你与我共侍一夫,你不要不识抬举!”

    沈妙言忍不住勾起唇角,懒得搭理她,只继续给君天澜缝制衣衫。

    等到了傍晚,她与君天澜在花厅用晚膳时,才听他提起,赵婉儿被赵国的丞相带走了。

    她吃完最后一口鸡蛋羹,“带走也好,省得在镐京城作天作地,没个安生。”

    君天澜拿过帕子,细细给她擦拭唇角。

    沈妙言抬眸看他,歪过脑袋,笑嘻嘻道:“四哥眼睛里的红色,好像消了不少。”

    “是吗?”

    “嗯!”

    君天澜薄唇抿起浅浅的弧度,给她夹了个大鸡腿。

    又过了几日,洛阳方向忽有急报传来,消息之震撼,一时间惊动了整座镐京城。

    沈妙言还在给君天澜做中衣,夜寒从外面回来,满脸都是惊骇,“郡主,大事不妙!厉王殿下,在洛阳起兵造反了!那个顶顶厉害的燕虚大师,成了他的军师,现在已经攻下两座城池了!”

    沈妙言捏着的绣花针猛地扎进手指,她却浑然不觉,满脸都是震惊,“君千弑,造反?!你是不是听错了?!”

    那个毛头小子,也就是打架斗殴、喝喝花酒的胆儿,他敢造反?!

    “没错,就是厉王!”夜寒强调,“消息不会有误,妩姐那边,也已经收到了暗线传来的情报!千真万确,就是厉王!”

    沈妙言目光呆滞,造反是个什么意思,她清楚得很。

    如今大周尚算四海升平,他造反,用的是什么借口?

    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夜寒喝过素问递来的茶水,认真道:“听闻打的是大义灭亲的旗号,厉王宣布当初五王之乱后,那四位王爷的死,全是当今皇上所为。还说皇上无德,不仅收不回被他国占领的领土,反而还在万寿节时以好酒好肉招待那三国的统治者,是为对先祖的不敬。”

    “好一个对先祖的不敬……”少女面容清冷如霜,漂亮的琥珀色眼睛里,遍布失望,“可他知不知道,若兵败,结局会是什么?”

    好点儿的,从皇族谱系上划去废为庶人,囚禁至死。

    糟糕点儿的……

    她垂下眼帘,不忍再想。

    夜寒和素问对视一眼,他们知晓自家郡主和厉王是不打不相识,关系颇为不错,如今厉王闹了这么一出,也不知将来会如何。

    沈妙言抬手,示意他们都退下。

    她抱着做了一半儿的衣裳,静静望向二月的天。

    如今还是冬天,白云铺满了天空,视野一片洁白沉静,看不见暖阳,也看不见蓝天。

    春天还有多久,才能来呢?

    她垂下眼帘,并不知道这个答案。

    入夜很久之后,君天澜才从宫中回来。

    沈妙言破天荒地勤快了一回,替他脱掉大氅挂到衣架上,又端来盛着温水的木盆让他净手净面,“四哥,你在宫里用过晚膳了吗?小厨房里热着饭菜,你若还没用膳——”

    “妙妙。”君天澜握住她纤细的手腕,打断了她的话。

    沈妙言抬头看他,他那双暗红色的瞳眸,在光影中看起来复杂深邃。

    寝屋中寂静良久,他才轻声道:“君千弑造反,父皇大怒,派萧战做元帅,带军东征,灵均作为副元帅,随行。”

    “喔……”沈妙言只低低应了声。

    君天澜走到软榻边坐下,把她抱到腿上,替她捋开额前的碎发,“妙妙,这场仗,君千弑他,赢不了。”

    ——

    那什么,今天这两章是免费的喔,明天凌晨爆更33到35章,上次爆更只出来了一章,后面的被系统吞了,凌晨两点四十才吐出来,导致好多亲亲骂菜不守信用,啊,菜对爆更有心理阴影了……

    谢谢昨天打赏的五位小天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