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9章 成则锦绣富贵,败则身家不保
    ,精彩小说免费!

    沈妙言静静盯着他,并不说话。

    花厅之中,气氛诡异。

    良久后,沈妙言轻叹一声,“你要做的事,我其实都懂……”

    她说罢,起身朝花厅外走去。

    一只脚跨出门槛,她又回过头,小脸清寒,情绪莫辩,“四哥。”

    君天澜静静看着她。

    少女抿了抿唇瓣,认真道:“你一定要小心。”

    她说罢,大步离开了花厅。

    君天澜薄唇翘起浅浅的弧度,落在酱肘子上的目光,格外温柔。

    就在这时,一阵风从外面刮进来,少女不知何时折身回来的,用手臂勾住他的脖颈,低头重重亲了下他的薄唇,这才真正离开。

    临近傍晚,镐京城中夕阳如血,数万里晚霞横陈天际,自是瑰丽艳绝。

    太子府中,君天澜身着黑金细铠,负手站在屋檐下。

    他面前,是那五支禁卫军的首领。

    所有人皆都表情肃然,郑重异常。

    拂衣和添香为他们斟满酒,君天澜端着酒碗,仰头一饮而尽,继而把酒碗狠狠掷到地上。

    其余禁卫军首领,皆都纷纷效仿,一时间庭院里都是碎瓷。

    “此去前途凶险,成则锦绣富贵,败则身家不保。孤在这里,多谢诸位追随!”君天澜朝那五人郑重抱拳。

    五名首领纷纷回礼,声音洪亮,“卑职誓死追随殿下!”

    君天澜跨下台阶,面容冷峻,朝拴在东流院外的疾风走去。

    那五名首领亦步亦趋。

    拂衣和添香正收拾院子,夜凉啃着个苹果,鬼魅般出现在游廊下。

    此时夕阳遍洒大地,他的目光落在拂衣脸上,扯唇一笑,随手把啃了一半儿的苹果丢向她。

    破风声传来,拂衣扬手接住,见是被人啃了一半的苹果,顿时嫌恶地皱起眉头,“夜二!”

    夜字辈中,夜凛排行第一,夜凉排行第二,这叫法也不算错。

    “拂衣姐姐好涵养……”夜凉见拂衣没把自己的苹果扔出去,顿时笑得眯起眼来,随即双手枕在脑后,沿着长廊离开,“我要进宫了,你替我保管那半个苹果,等我回来吃。”

    他吊儿郎当地走远,添香瞅向拂衣,笑道:“我怎么觉得,这夜凉是在调戏你?他怕是喜欢你吧?”

    “胡说八道什么!”拂衣面颊微红,神色却是一派凛然,“主子此去前途未知,咱们务必要守好太子府。”

    “知道啦,真是啰嗦的拂衣!”添香笑嘻嘻的。

    长欢街上,早已废弃的慕情馆内一片肃然。

    身着细铠的精锐,背着最精良的兵器,一路下至地宫,沿着地宫里的秘道,朝同一个方向前进。

    夜凉身着黑甲,不紧不慢地走在最前面。

    若贤王君焰在这里,一定会发现,这些人身上穿的盔甲、配备的兵器,全都是他藏在皇陵中的那一批。

    慕情馆对面,妩红尘身着火红色的宽袖大裳,倚在云香楼上,静静凝视着那座楼馆。

    她知道里面正在发生什么。

    只盼望……

    他能事成。

    皇宫,北华门。

    十几名禁卫军提着长戟过来,神态严肃,“交班了!”

    守门的那些禁卫军立即长松一口气,“今儿怎么来的这么晚?这天都黑了!”

    两队人错身而过,被交班的那群人正抱怨着,忽觉脖颈处一凉。

    雪亮的长剑,划破了他们的咽喉。

    夜凛摘下头盔,朝四周望了眼,迅速跃上城楼,毫不犹豫地杀了瞭望台上的人,直接开闸,把北城门高高吊起。

    一支军队出现在城门外。

    为首的男人,身着黑金色细铠,手提苍龙刀,背负飞云箭,从盔甲后透出的丹凤眼,闪烁着嗜血的光芒,格外令人畏惧。

    他的身后,人含枚马衔铃,马蹄皆用厚布裹起,多达数千人的军队,竟半丝声音也没有。

    夕阳的光芒越发妖娆红***耀在金色城门上,宛若鲜血。

    守宫门的官吏站在城楼上,震惊地望着城楼外黑压压的军队。

    君天澜面容冷肃,缓缓张弓拉箭,飞云箭瞄准了那名官吏的脑袋,箭头闪烁着一点血色,从弓弦上飞奔而出,呼啸着穿破空气,径直射向官吏。

    那名官吏尚未来得及呼喊求救,脑袋陡然爆出一团血雾。

    君天澜一手握着缰绳,一手提着苍龙刀,夹紧马肚,朝宫中疾驰而去。

    他身后,装备精良的黑甲军队宛如流水,跟着他涌进皇宫。

    所过之处,所有带刀侍卫、禁卫军、内侍、宫婢等等,皆都被斩于军队的马蹄之下。

    穿过北华门后的宫巷,入目之处乃是飞云殿。

    飞云殿的守卫早已探知风声,收拾齐整准备迎敌。

    君天澜策马当先,盯着为首的带刀侍卫,冷冷道:“放下兵器,恕尔等无罪。”

    那侍卫乃是当朝世家子弟,战战兢兢、哆哆嗦嗦地盯着君天澜,连声音都在发抖,“你……你大逆不道,你是在谋反!”

    “谋反又如何?”君天澜显然没了同他废话的耐心,直接拈弓搭箭,命中那侍卫的脑袋。

    他不敢在皇宫外围耽搁太长时间,他耽搁的时间越长,乾元宫那边的防备,就会越充分。

    这场战争,他唯一占的优势,就是出其不意。

    疾风化作黑色残影,朝那些侍卫疾驰而去。

    苍龙刀无声地划破空气,尽数收割了所有侍卫的性命。

    血液溅到君天澜的盔甲上,那双暗红色瞳眸仿佛浴血,红得纯粹,红得可怖。

    宛如恶魔再世。

    君天澜带着无数身披黑甲的禁卫军,一路碾压过去,眼见着再绕过两座宫殿就是乾和宫,却不防四周的城墙上,涌现出数百弓箭手。

    锋利的箭头直指向这上千名黑甲禁卫军,君天澜高高举起苍龙刀,呼喊出声:“盾阵!”

    “哗啦”一声巨响,所有被困在宫巷中的禁卫军,皆都手持圆形黑铁盾牌,遮过头顶,彼此遮掩,在宫巷中形成一道黑龙。

    密密麻麻的盾牌折射出冰冷的凉光,队伍仿佛变成了一条蜿蜒的黑色游龙,盾牌化作鳞片,缓缓朝前方而去。

    无数利箭射落在盾牌上,却丝毫不曾伤到这些甲兵。

    他们穿过宫巷,自动散开成阵,朝乾元宫方向疾驰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