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4章 毒誓
    ,精彩小说免费!

    这是软禁的意思了。

    龙卫们会意,立即行动起来。

    太子府朱红大门后,拂衣等人背靠着门,早已泪流满面。

    他们的郡主,为了保全太子府,保全他们的性命,是如何不顾颜面哀求君舒影的,那些话,字字句句,他们永生难忘。

    ……

    却说沈妙言被君舒影带回宣王府,依旧是被安顿在蓬莱阁。

    几名太医被君舒影从宫中急召回来,匆匆给沈妙言检查过,都道没有大碍,喝几帖药,好好休息,很快痊愈。

    君舒影放了心,给她把锦被盖得更紧些。

    沈妙言直到翌日清晨,才从昏厥中苏醒。

    睁开眼,入目所及是绣着莲纹的绯红帐幔。

    她偏过头,白衣胜雪的贵公子闭着双眼,歪靠在床榻前,眼下隐隐有着两痕青黑,似是在这里守了一夜。

    她小心翼翼地抬起被褥,瞧见自己穿着一套新的中衣,而她自己原本的衣裳早已不知去向。

    她有些焦急,她的衣裳里还藏着君舒影从前给她的令牌,那令牌能自由出入皇宫各处,她还想用那块令牌进宫去找四哥来着……

    正胡思乱想间,君舒影睁开眼帘,正对上她那双焦急的瞳眸。

    似是察觉到她在想什么,他翻手,从袖中取出一枚晶莹剔透的玉佩,“在想这个?”

    侍女为小妙妙更衣沐浴时,从她衣裳里搜出了这个玉佩。

    他原本还挺开心,她竟然会把他送的东西一直带在身上。

    后来才想明白,她之所以会带着,无非是因为这玉佩能给她带来诸多便利。

    可笑看到的那一瞬,他心头还悄悄涌上欢喜……

    沈妙言伸手去他掌心拿玉佩,他却忽然将手握作拳。

    他声音镇静,“当初你在永津河拱桥上与我绝交,还了我圆月弯刀,这玉佩,却不曾还我。”

    沈妙言侧头瞥了眼摆在床头的圆月弯刀,继而失望地看向他的手,闷闷“嗯”了声,“这的确是你的东西,如今你拿在手中,也算我还给你了。”

    君舒影把玉佩放进袖袋,“太子府里的人被龙卫软禁在府中,本王并未要他们的命。”

    “多谢。”

    君舒影的视线渐渐变得灼热而逼迫,“本王要的,不是你的道谢。”

    沈妙言拢在袖中的手,渐渐攥紧成拳,她下意识地朝床角缩了缩。

    君舒影攥住她的手腕,把她拉到跟前,低头盯向她的双眼,“作为交换,本王要你发一个誓言。”

    “什么?”

    细长妩媚的丹凤眼微微眯起,他声音格外平静,“本王要你发誓,你这辈子,绝不会嫁给君天澜。否则,你挚爱之人,皆都死于非命,葬于忘川河中,永世不得轮回。”

    琥珀色瞳眸,骤然放大。

    君舒影握着她胳膊的手,越发得紧,“你若不肯发誓,本王向你保证,你会陆续收到太子府那些侍女暗卫的人头,一个都不会少。”

    他的手劲儿很大,沈妙言被捏得骨头生疼,面庞惨白惨白,“乘人之危,非君子所为。”

    “本王从来就不是君子。”君舒影冷声,明知捏疼了她的手腕,却仍然不肯放手。

    沈妙言垂下眼帘,思虑半晌后,才抬眸,认真道:“我愿意发这个毒誓,但你要允我进宫。他一个人在青云台,我得去照顾他。”

    君舒影一字一顿,定定道:“薛宝璋才是他的妻。”

    沈妙言朝他展颜一笑,一柄漆黑而锋利的弯刀,忽然横亘在她的颈间。

    君舒影扫了眼床头,那把圆月弯刀,不知何时被她拿走的。

    “你若不答应我的条件,那誓约也没有发的必要。”少女敛去所有笑意,面容清冷如霜,“他若死在青云台,我就死在蓬莱阁。君舒影,你究竟得到了什么呢?”

    姿容艳绝的男人,盯紧了她倔强的表情,拢在袖中的指尖,竟微微颤抖起来。

    他的小妙妙,竟为了君天澜,连命都豁出去了!

    凭什么?!

    凭什么那个人,是君天澜?!

    酸涩与苦楚自心底深处涌出,君舒影明明胜了,可他这一刻却浑身虚脱,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良久后,他靠在床架上,气若游丝,“我答应你。”

    他伸出手,小心翼翼把圆月弯刀取下,凤眸始终盯着沈妙言不放,似是等着她发毒誓。

    沈妙言犹豫半晌,轻声道:“可我已经嫁给他了呀。”

    丹凤眼倏地睁大。

    沈妙言把那晚的事儿说了一遍,君舒影拢在袖中的手掌早已攥紧成拳,冷冷道:“阿蛛!”

    身着黑色劲装的暗卫鬼魅般出现在房中,“主子?”

    “去青云台,让君天澜写休书。”

    阿蛛望了眼沈妙言,立即拱手去办。

    君舒影把沈妙言额前的碎发捋到耳后,声音凉凉,“等阿蛛拿到休书,你就可以发誓了。发完誓,本王送你入宫。”

    少女垂眸,藏在被窝里的右手,轻轻摸了摸左手腕上的血玉镯子,雪白小脸上神情莫辩。

    阿蛛在傍晚时分,回到了蓬莱阁,把一封折叠整齐的宣纸呈给君舒影。

    君舒影展开来,一目十行地扫过,眼中掠过淡淡的欢喜。

    沈妙言盘膝坐在床榻上,悄悄探着脑袋张望,一眼瞧见“休书”二字。

    心口狠狠抽痛了下,她的唇角泛起苦涩的弧度,她的好四哥,还真狠得下心休她……

    是怕连累她吗?

    可她并不怕被连累呀!

    正想着,君舒影把休书交给阿蛛,吩咐他拿去书房锁好,继而转向沈妙言,“发誓。”

    沈妙言毫无转圜的余地,只得举起一只手,低声道:“我沈妙言对天发誓,今生绝不嫁于君天澜。若违此誓……”

    君舒影伸手去揉她的发心,“若违此誓,挚爱之人皆都死于非命,葬于忘川河中,永世不得轮回。”

    “若违此誓,挚爱之人皆都死于非命,葬于忘川河中,永世不得轮回。”

    沈妙言缓缓念完,两行清泪从红透的眼眶中潸然滑落。

    顺着白嫩尖俏的下巴,滴落在锦被上,晕染开一朵朵深色的泪花。

    君舒影把她抱到怀中,仿佛怜惜般,揉了揉她的脑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