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4章 战场易破,情场难解
    ,精彩小说免费!

    话音落地,两行清泪从面颊上滑落,她转身,义无反顾地跑下楼。

    青云台的窗户开得很大,夕阳的余晖洒落在楼阁中,薛宝璋缓缓抚摸过肚子,偏头望向始终面无表情的君天澜,良久后,从袖袋中取出一封卷起的宣纸,展开后弯腰放到他面前。

    是那封和离书,她并没有签字,更没有按手印。

    “我会把他生下来,好好抚养长大。”薛宝璋的声音幽幽回荡在寂静中,“天澜,我是你的妻,如今,咱们也有了孩子……你瞧,咱们三个,才是家。”

    碧青色的翠玉耳环在她白皙的颈间晃荡,她的唇色鲜红艳丽,周身气度雍容华贵,一如她做太子妃时的样子。

    她没有等到君天澜说什么,不过她也不需要他说什么。

    她抬步,慢条斯理地离开了楼阁。

    玉白的纤手轻轻抚摸肚子,她目视前方,唇角始终噙着浅笑,若最终的赢家是君舒影,那么她会为他诞下第一个孩子,她在他身边的地位,将是无与伦比的重要。

    若君天澜日后翻盘,那么她是他的妻,而他会一直以为她肚子里的种是他的,她在他的后宫中,同样将占有无比重要的位置。

    这场局,她薛宝璋必然是最大的赢家。

    沈妙言离开青云台,恍恍惚惚地游荡在皇宫中,最后越走越偏,竟闯进了冷宫里。

    别处宫室都已是欣欣向荣,可这里的风景,却依然枯败萧索。

    她站在一处冬青丛前,抬袖想要抹去眼泪,却发现根本擦不干净。

    白衣胜雪的贵公子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目光扫过她的腰身,淡淡道:“你瘦了。”

    沈妙言身子一僵,急忙抹掉眼泪,盯着他投影在自己脚边的影子,哑声道:“你怎么来了……”

    “路过青云台,看见你哭着从里面跑出来,就跟了过来。”君舒影缓步上前,按着她的肩膀让她转过身,取出锦帕,轻柔地为她擦去眼泪,“薛宝璋的事,我都知道了。妙妙,你跟在他身边,陪他同甘共苦,究竟得到的是什么?”

    沈妙言全然不知眼前这人才是薛宝璋怀有身孕的罪魁祸首,只当他是好意,因此退后两步,垂眸道:“我自己选择的路,我不能后悔。”

    “你可以后悔,也可以重新选择。”料峭春风吹来,君舒影的广袖与袍摆在风中翻卷飞扬,“我说过,无论何时,只要你回头,我就在原地。”

    “宣王好意,妙言心领。”沈妙言如今对儿女情长,竟莫名产生畏惧之情,无论他是真心还是假意,她都不想再掉进另一段情中。

    她绕过君舒影,红着鼻尖朝前走。

    君舒影追上去,牵住她的衣袖,笑容温暖,“如今回去,你同他又有什么可说的?我请你去紫竹小苑用晚膳。”

    沈妙言其实也不想回青云台,于是微微颔首,随他去了紫竹小苑。

    权当疗养情伤了。

    两人来到御花园里的紫竹小苑,早有宫女在二楼布置了一桌丰盛的酒席。

    沈妙言这一个月没吃好也没睡好,今日好不容易有了些胃口,谁知道却忽然得知薛宝璋怀了身孕。

    即便面对这一桌珍馐美味,她也无法下箸,最后还是君舒影给她夹了些红烧肉,“你爱吃这个,我特地搜罗了擅长做这个的厨子进宫,今日可算派上了用场。”

    沈妙言夹起一块放进嘴里,食之无味地咀嚼了会儿,却无心再吃另一块。

    君舒影指向旁边的门,“那里面是一间绣房,床榻、梳妆台和换洗衣物等都是现成的,你晚上若不愿意回青云台,可在这里休息。”

    沈妙言双眸微怔,真心向他谢过,勉强吃了小半碗米饭。

    君舒影盯着她慢条斯理吃东西的样子,试探道:“事情已经如此,你今后,打算如何?”

    “没想好。”沈妙言垂下眼帘,“能不能,暂时不提这件事?”

    “好。”君舒影答应得干脆,又给她面前的盘子里夹了好些菜。

    眼见着已是入夜,少女沐浴过后在紫竹小苑的绣房中歇下,却是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她闭眼躺了会儿,眼泪不自觉地从睫毛间隙淌出,顺着眼角滑落进软枕中。

    她不知道她如今究竟算什么,她再出现在君天澜面前,是不是在打搅他的幸福呢?

    果然她当初就该听安姐姐的话,不应该与君天澜有过多接触的。

    如今可好,她陷入他编织的情网里,要如何才能爬出来?

    无声的眼泪越流越多,她把自己蒙进锦被里,仿佛如此就能隔绝开尘世的一切烦恼。

    君舒影一袭白衣,躺在紫竹小苑的屋顶上,默默仰望夜幕上的那轮皓月。

    月华似水,把他整个人笼罩在朦胧的光影中,看起来更加姿容绝世,仿佛是踏月而来的神祇。

    那双细长妩媚的丹凤眼盛着浅浅月光,透出从未有过的复杂和深邃。

    而青云台中,冷峻精致的男人披着件墨色外裳,正临窗而立。

    他曾是楚国运筹帷幄、杀伐果决的国师,也曾是大周血洗宫廷却最终兵败的皇太子,然而这两重身份,却都无法帮助他,整理那剪不断理还乱的思绪。

    女人往往比战争更加棘手。

    他可以酣畅淋漓地打一场战争,却无法对那些原不该存在的女人果决。

    他毁了薛宝璋的清白,甚至与她有了骨肉,作为男人,他该负责的。

    可明明,他心中所爱,是他的妙妙……

    他们风风雨雨走了那么多年,他如何对得起她?!

    暗红色的瞳眸遍布愁绪。

    战场易破,情场难解。

    他真的不知道,这场情,究竟该如何了结……

    春夜萧索。

    满宫灯火,独对愁眠。

    翌日。

    沈妙言顶着两个黑眼圈坐起来,在宫婢的伺候下梳洗更衣完,就出去用早膳了。

    君舒影早已坐在圆桌旁,见她出来,笑道:“今天早上有新鲜的鱼片粥喝,快来尝尝。”

    沈妙言坐过去,君舒影给她盛了一碗。

    她漫不经心地接过,拿勺子搅了搅,鱼香扑面而来。

    若平时闻着那是极鲜香开胃的,可今日……

    她放下粥碗,捂住唇瓣,压抑住作呕的感觉,飞快奔进绣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