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9章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精彩小说免费!

    沈妙言知晓他做出的每一个抉择,都有他的道理。

    然而他有道理是一回事儿,她不接受,是另一回事儿。

    于是她转身,面无表情地朝紫竹小苑走。

    君舒影说了,那里的房间她可以随便使用,若和君天澜闹脾气,青云台不方便回,她总得有个去处不是?

    这礼物着实比其他礼物好得多,所以她很欣然地接受了。

    君天澜望了眼她要去的方向,心里哪还有不明白的,长腿一迈,握住她的手腕,“他已经答应让我回太子府,跟我回去。”

    “我不走!”沈妙言甩开他的手,语气中颇有些自暴自弃的意味,“我是人质,待在宫里才对,去太子府做什么?更何况你如今也不是太子,那座王府,称哪门子的太子府?!”

    沈妙言有个毛病,只要一急,就会忍不住说伤人的话,像个扎人的刺猬。

    君天澜并不恼,“这个时候,你还在计较什么?我后日就要启程,便是陪我,你也该与我一道回府。”

    沈妙言鼓起腮帮子,倒是没料到他这么快就要走。

    见她不说话,君天澜拉着她,朝宫门方向走去。

    锦绣大殿的屋檐下,君舒影身着太子服制,静静目送沈妙言离开。

    张祁云坐在一张圈椅上,身着淡青色麻纱袍子,下巴蓄着把不符合年龄的山羊胡,正抱着把天机琴,有一下没一下的调弄琴弦。

    一声刺耳的音律响起,君舒影蹙眉看向他。

    张祁云抬眸,漆黑的眼眸迎上那双不满的丹凤眼,他轻笑,修长的手指,缓缓拨弄起琴弦,“你猜,那些死士,究竟是不是厉王的人?”

    君舒影不语,视线重又落到远去的沈妙言背影上。

    流水般的琴音回荡在整座汉白玉广场上,张祁云半垂着眼帘,姿态极为闲适优雅,“殿下心中有答案,却为了想得到与乐阳郡主独处的机会,而故意放君天澜出青云台,甚至让他获得带兵东征的机会……好一个爱江山不爱美人的太子殿下。”

    君舒影把他话语中的嘲讽听得明明白白,淡淡道:“张祁云,孤是太子,你是谋臣。有些事,莫要逾矩。”

    张祁云轻笑了声,“自打君天澜回到镐京,殿下就屡屡出错。唯一正确的事,还是在我的建议下,夺得秦熙手中那二十万兵权,娶北狄皇女为侧妃,派萧城烨北上守住北狄王庭……殿下,你若再沉迷儿女之情,恐怕要不了多久,你真的会走上我为你留的那条后路。”

    “够了!”君舒影蹙眉,拂袖进了锦绣大殿。

    张祁云仍旧拨弄着琴弦,目光落在君天澜逐渐化成黑点的背影上,琴音中隐隐传出刀剑争鸣,杀伐声起。

    宫外早有一辆青皮马车等着,驾车的人是夜凛,他如今也是皇城的通缉犯了,只得戴上斗笠,勉强遮一遮容貌。

    君天澜带着沈妙言上了马车,马车徐徐朝王府驶去。

    他执了沈妙言的手,细细同她叮嘱:“我走之后,君烈势必会派龙卫盯着你的一言一行,绝不会让你离开他的视线。你肚子里怀有皇嗣,是他的孙子,他不会舍得对你下手。所以,直到你临盆前,你在镐京城中都是安全的。”

    “皇上不是讨厌你吗?又怎会喜欢我们的宝宝……”沈妙言不解。

    君天澜眯了眯凤眸,“大周皇族比起魏国皇室与赵国皇室,子孙后代相当凋敝。所以,他绝不会厌恶咱们的宝宝。他厌恶我,是因为……”

    他想起后来夜凉调查到的一切,忽然垂下眼帘,没再往下说。

    “因为什么?”沈妙言好奇。

    君天澜抬手,轻轻抚摸她白嫩柔软的面颊,眸中极为平静,“因为,我很肮脏。”

    “肮……脏?”

    “是,肮脏。”男人低垂着眼帘,注视身边少女那双纯净的眼,带着指腹的手指按在她的唇角上,“母后之所以能怀上我,乃是用了些不光彩的手段。”

    他说的很囫囵,可沈妙言却瞬间领会他的意思。

    大约,顾皇后是下了药,才爬上君烈的床的。

    君天澜唇角扬起一抹苦笑,“当时他还是皇子,母后若不能怀上子嗣,在王府中地位将岌岌可危。后来果不其然,她刚怀上我们,萧贵妃就进门了。”

    “原来是这样……”沈妙言惊叹,旋即又很快捕捉到一个点,“你们?你和怀瑾吗?”

    君天澜为她把额前的碎发捋到耳后,淡淡道:“我和兄长。母后怀上的,是孪生子。”

    “孪生子!”沈妙言再度惊叹,很快意识到,二皇子君无极和四哥之间,的确空出了一个位置,“那……你的兄长呢?”

    “当年五王之乱,整个镐京城都乱成一团。父子相争,兄弟倾轧。母后亲眼看见父皇的长子被其他王爷毒死,她回府之后,当机立断,让人送我和兄长离开大周避难。只是,兄长在流亡途中,还是被其他王爷派出的刺客所杀。”

    “原来是这样!”沈妙言略有些感喟,“皇族之争,还真是可怕。大家一团和气不好吗?为什么非要争那个位置?当皇帝也没有什么好的,日理万机累死累活,哪有做个闲散王爷来得快活?”

    她的声音透着娇气,全然一副懒懒的态度。

    君天澜的声音却郑重了几分,“有时候,不是你想不争,就能不争的。有没有叛变之心,你说了不算,别人只相信,他们自己的判断。更何况诸位皇子背后的家族,也容不得他们不争。”

    沈妙言又是一阵唏嘘。

    两人说着这些宫闺秘辛,很快回到王府前。

    君天澜扶着沈妙言小心翼翼下了马车,少女抬头,却见“太子府”匾额早已被人摘掉,只挂了“共月府邸”这块普通匾额。

    “共月府邸……可是有什么典故?”沈妙言好奇。

    君天澜俯身凑到她耳畔,“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他刻意压低了声音,听起来低沉又性感,沈妙言身子一酥,急忙朝前走了两步,红着脸道:“还磨磨蹭蹭干什么,我要回东流院休息了!”

    君天澜负手轻笑,抬步踏上台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