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2章 看她看过的风景
    ,精彩小说免费!

    这一夜她其实睡得并不好,尽管不愿意承认,可心里确实是在担心君天澜。

    君天澜轻手轻脚地起床梳洗更衣,临别前,忍不住回到床榻边,借着微弱的灯火,细细凝视他家小丫头的睡颜。

    沈妙言只觉他的目光无比灼热,这么盯着她,弄得她浑身不自在。

    她睫毛微颤,就要坚持不住假睡时,男人忽然俯身,亲了亲她的额头。

    这个吻很轻,像是生怕打搅她睡觉。

    君天澜为她把额前的碎发捋到耳后,声音放得极轻柔,“和宝宝一起,乖乖等我回来。”

    他说罢,又凝视了她一会儿,才终于转身离开。

    沈妙言背对着隔间的门,缓缓睁开眼,琥珀色瞳眸不知何时蓄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她抬袖擦眼眼角的液体,坐起身,站到窗前,借着窗外黎明的微光,巴巴儿地看他远去。

    君天澜走后,共月府邸的日子于沈妙言而言,简直是无聊到极致。

    好在那些暗中监视她的龙卫并不怎么限制她的自由,她约了谢陶去逛街,又常常去探望安似雪,说些姑娘家的私房话。

    没过三五天,这种日子很快又让她觉得无趣,她总觉心中缺了一块儿,她知道那是因为她无时无刻不在挂念君天澜。

    君天澜走后第七天,她觉得她就像是朵快要枯败的花儿,了无生趣。

    她趴在床上,咬着一束头发,沉吟了小半夜,终于下定决心,去前线找人。

    做了这个决定后,她只觉浑身舒畅,盘膝坐起,支颐沉思片刻,想出个她觉得相当完美的计划,于是立即翻身下床,匆匆收拾了个塞满金银细软的小包裹,把那包裹抱在怀中,这才上床安寝。

    翌日,宣王府。

    如今君舒影得封太子,这宣王府的匾额,早改换成了太子府。

    君舒影歪坐在蓬莱阁二楼窗户上,嘴里叼着一颗糖,正无聊地朝湖面张望。

    这是小妙妙曾经最喜欢坐的地方,他坐在这里,看她看过的风景,仿佛如此就能靠她更近一点。

    他身后的圆桌上,几位宣王府的幕僚正愁眉苦脸地为他处理奏章。

    那些堆积如山的奏章原是君烈布置给君舒影的任务,可他实在不感兴趣,因此全都扔给幕僚解决,自个儿坐在窗台上看风景。

    他正感慨着众生皆苦就连他堂堂大周太子都不例外时,有侍女急匆匆进来禀报:“太子殿下,乐阳郡主给您下帖子了!”

    君舒影眼睛一亮,招手示意那侍女上前。

    他打开信笺,一目十行地看完帖子,薄唇不觉扬起一个温柔的弧度,“备马!”

    张祁云正从外面摇着羽毛折扇进来,闻言,挑眉道:“殿下这是要去哪儿?”

    “小妙妙约我骑马。”君舒影喜上眉梢地朝他扬了扬信笺,从窗台一跃而下,径直出了门。

    张祁云望向他急不可耐的背影,不由轻轻叹息。

    他的亲表兄君无极是个不可靠的家伙,这君舒影,也未必可靠啊。

    他投奔君舒影自然是出于私心,军天澜身边已经有顾钦原、李斯年等谋士了,他过去,很难得到重用。

    若待在君舒影这边,第一军师的位置,是跑不了的。

    等到君舒影登基,他张祁云好歹也能混个相爷或者国公当当。

    张家数百年驰骋商场,不知被多少人戳脊梁骨骂他们张家人一身铜臭。

    所以张家急需出一名高官,堵住那些人的嘴。

    思及此,他微微摇头,只盼着君舒影能争气点儿。

    君舒影骑着一匹雪白的骏马来到共月府邸前,没等多久,朱门打开,夜寒牵着掠影出来,那个他心心念念的姑娘,正跟在掠影旁。

    “小妙妙。”他招招手。

    沈妙言笑容纯真,从夜寒手中接过缰绳,翻身上马,笑道,“我这几日无事可做,可把我闷坏了。舒影哥哥,你今日好好陪我赛马,可好?”

    君舒影对她向来有求必应,笑道:“自然。”

    两人握着缰绳,慢条斯理地穿过熙攘的街头。

    君舒影余光扫过掠影的鞍囊,只见里面鼓鼓囊囊,似乎装了很多东西。

    细长妩媚的丹凤眼多了几许深思,他收回视线,状似不经意地问道:“咱们去何处赛马?”

    “我从前住在你府上时,你曾说过你在东郊外的有一座赛马场,咱们去那儿,好不好?”沈妙言满脸单纯,眼睛里含着浅浅的欢喜和期盼。

    君舒影眼底掠过复杂,不过只是一瞬,很快就被他遮掩过去了。

    他笑道:“好。”

    街上人很多,两人不便策马,因此只一路慢慢地穿过人群往前走。

    君舒影安静了会儿,仿佛想起什么似的,从马鞍旁取下一柄纯黑色的弯刀,“你的东西。”

    沈妙言接过,眼中浮现出一抹回忆,“我的圆月弯刀……”

    “我想着咱们如今关系和好,这柄刀,应该还给你。你用它,比用其他武器更加衬手吧?”

    毕竟是她此生第一把兵器。

    沈妙言眼睛里现出浅浅的温柔,爱惜地把云月弯刀挂到马鞍旁,“不错。”

    兵器对练武之人而言,犹如孩子。

    第一个孩子,自然是珍而重之的。

    两人终于穿过满是人群的长街,过了约莫小半个时辰,终于到了东城门。

    如今守城的人都是君烈的心腹,那些禁卫军瞟了眼沈妙言,满脸为难,鼓起勇气上前拦人,“乐阳郡主,皇上有令,您不得出城。”

    “我只是出去赛马,我不会乱跑的。”沈妙言坚持。

    “皇命不可违,请郡主速速回府。”几个禁卫军低头拱手。

    沈妙言满脸不悦,鼓起腮帮子,瞅向君舒影。

    于她而言,君舒影就仿佛是一把行动的钥匙,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就没有打不开的门。

    他咳嗽了声,冷冷道:“有孤与乐阳一起,你们担心什么?就算父皇怪罪下来,也有孤顶着。让开!”

    几名禁卫军深知这位新册封的太子,深得皇上宠爱,一时间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君舒影眉尖微蹙,“是不是要孤亲自进宫禀报父皇,问父皇求了手谕,你们才肯放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