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5章 把她献给厉王殿下
    ,精彩小说免费!

    沈妙言涉世未深,并不知道江湖险恶。

    这客栈原就是买卖人口的黑店,不知有多少孤身一人的少女美妇住进来后,被客栈弄晕,打包卖去别的城池。

    运气好点儿的姑娘能卖给别人做媳妇做妾,运气不好的,就是沦落青.楼的命。

    此时楼上熟睡的姑娘,并不知道危险正在一步步逼近。

    一根芦管悄无声息地从门缝中探进来,丝丝缕缕的白烟弥散在房中,沈妙言翻了个身,因为嗅入那些白烟,而睡得越发深沉。

    ……

    再度醒来时,却觉身子摇摇晃晃。

    她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然手脚都被绑缚,正躺在一条渔船里。

    那个小二打扮的男人,笑嘻嘻在船尾撑一干桨,“小美人,哥哥送你去洛阳城享福,你乖乖的不要乱动,也能少吃些苦头!”

    “你们是黑店?!”沈妙言皱紧眉头坐起来,绳索把她的双手捆在背后,她怎么都挣不开。

    “什么黑店,”小二不喜地挑眉,“小美人,哥哥可是要送你去享福,你应当感谢哥哥才是!”

    “感谢你二大爷!”沈妙言怒极,恨不得一脚把这个男人踹下水,然而她双脚也被绑着!

    她咬紧嘴唇,费了老大劲儿,眼见着就要被她挣开,谁知她背后走过来几个人高马大的男人,见她力气奇大,俱都惊讶不已,急忙又给她把绳索加固。

    “放开我!”沈妙言怒喊出声,“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管你是谁,进了老子的店,那就是老子的货物!”那小二回头,神色狰狞可怖,“再他妈吵,老子叫兄弟们把你在船上办了!”

    “……”

    好汉不吃眼前亏,沈妙言紧忙闭上嘴。

    小船一路沿水向东,不过一天一夜的时间,沈妙言就瞧见远处朦朦胧胧出现了一座城池。

    它矗立在远处的薄雾中,同镐京城庄严恢弘的美全然不同,反而更偏于一种精致绝伦。

    小船徐徐靠岸。

    沈妙言被拖上岸,她还未来得及观察周遭景色,脑袋上就被套了个麻袋,有板车的声音倾轧过来,她整个人被拎起,藏进板车上堆着的稻草里。

    “喂,贩卖人口犯了大周律法,你们就不怕被抓起来吗?!”她闷闷喊出声。

    拖板车的马儿长吁一声,似乎被那小二哥驾着离开河岸。

    小二哥轻佻地吹了声口哨,声音里透着快活,“什么律法不律法,对老子来说,金子银子才是律法!小美人,我瞧你也是个聪明人,等以后你到了厉王府,好好表现,吃香喝辣的好日子,等着你哩!”

    “厉王府?!”稻草堆的少女暗暗挑眉。

    小二哥又吹了声口哨,颇有些眉飞色舞的意味,“说起厉王,那可是个厉害人物!你瞧瞧,他都已经打到凛州城外了,这天下之争啊,若他能赢,你跟了他,好好听话服侍,说不准将来就是皇妃娘娘!到时候,小兄弟我可还仰仗你照顾一二呢!”

    沈妙言的脸都黑了。

    快接近洛阳城门时,那小二跳下车,拿帕子把沈妙言的嘴堵上,又把她捆得更结实些,重新把她藏好,这才慢悠悠地往城里赶。

    守城的卫兵,显然和他是老相识,接了他扔过去的一包碎银子,直接就放行了。

    板车在城中行了小半个时辰,最后绕到一家秦楼楚馆的后院,静悄悄地驶了进去。

    沈妙言身上的稻草被人扒拉开,脑袋上的麻袋也被取下。

    她好奇地朝四周张望,只见庭院里晾晒了许多艳丽的衣裙,款式大小各不相同,显而易见这里该是妓.院。

    她蹙了蹙眉尖,那小二哥弯腰替她解开脚上的绳索,笑嘻嘻道:“厉王今儿晚上会过来看香香馆的表演,等会儿会有侍女带你去沐浴打扮。晚上可要好好表现呀,若能进厉王府,也算是你的造化了!”

    沈妙言的脸色再度黑了黑,懒得搭理他。

    此时还是白天,香香馆内静悄悄的,想来那些姑娘都还在睡觉。

    沈妙言被两名侍女服侍着沐浴更衣,其中一个婢女娇笑道:“姑娘这身肌肤者真是白白嫩嫩,剥壳的鸡蛋似的,真好看!”

    “是呀,比香迎小姐的肌肤还要白嫩,晚上厉王殿下一定会看中您的!”

    此时房间中没什么守卫,沈妙言只双手被缚,想要逃跑,易如反掌。

    不过来都来了,不见君千弑一面就走,似乎有点儿遗憾。

    她也正想当面问问他,为何要发动叛乱。

    “厉王常常来你们这里吗?”她盯着镜子,随口问道。

    正拿熏笼给她熏头发的一名侍女笑了声,“香香馆乃是洛阳城有名的温柔乡,厉王殿下自然也是三天两头往这里跑。”

    沈妙言不觉腹诽,好小子,这日子倒是过得舒坦!

    此时窗外已是黄昏,两名侍女很快给她梳好高耸的云髻,又取出匣子里的香粉,给她敷脸:“姑娘不是洛阳人士,因此不知道这洛阳香粉的贵重。”

    “这香粉乃是牡丹花制成,上百斤牡丹花瓣,也只能做出这一小盒香粉呢。敷上脸,又轻又薄,白里透粉,那些男人可看不出你这是上了妆,只道姑娘气色好,肤色好!”

    沈妙言望向镜子,她这一路长途跋涉,肤色偏于苍白,抹了这些粉,气色看起来果然非常红润透亮。

    另一名侍女取出掐金色珐琅彩胭脂盒,轻轻打开来,立即有馥郁的玫瑰甜香弥散出来。

    她用尾指挑了些,轻轻涂上沈妙言的唇瓣,笑道:“这是玫瑰珍珠口脂,一盒价值千金。便是香迎小姐,也不够资格用呢!”

    “好香……”沈妙言嗅着玫瑰甜香,只见镜中少女一点朱唇,那红是最正的红,越发衬得面若牡丹,肤若凝脂。

    两名侍女又取来华贵的朱红色丝缎襦裙,沈妙言乖巧地换上,但觉这襦裙轻薄飘逸,大约是洛阳的特产丝缎。

    她套上外面淡金色的大袖衫,正巧最后一缕夕阳的光洒进来,她背光而立,整个人仿若神仙妃子下凡。

    那两名侍女皆看得有些痴呆,好半晌才回过神,急忙把房里的灯火点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