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6章 画中人
    ,精彩小说免费!

    此时外面早已热闹非凡,莺莺燕燕的娇声不断传进来。

    雕花木门忽然“吱呀”一声被推开,一名穿着大红裙衫、容貌艳丽的女子跨进门槛,一眼瞧见站在窗边的沈妙言。

    两名侍女急忙见礼,“香迎小姐!”

    香迎目光定定落在沈妙言脸上,沈妙言也同时在看她。

    这个香迎,竟与她的容貌有两三分相似……

    香迎很快回过神,皱了皱鼻子,嗅见空气中若有若无的玫瑰甜香,不由垮下脸,冷声道:“她是谁?!谁让你们给她用流花坊的玫瑰珍珠口脂的?!”

    她显然平日里在楼中作威作福惯了,两名侍女畏惧地低下头,瑟瑟发抖道:“是妈妈让奴婢给她用的……”

    香迎盯着沈妙言的脸,冷哼一声,不屑地甩了甩绣帕,“什么玩意儿,也妄想从本姑娘手中夺取厉王爷的恩宠!咱们走着瞧!”

    说罢,扭着小蛮腰,气哼哼地离开。

    沈妙言淡定地在圆桌旁落座,自己斟了杯茶,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她身上有一股不怒而威的尊贵,其中一名侍女忐忑解释,“王爷自打回洛阳城,就亲手做了几幅画,画上都是同一个女子,刊印后散播出去,大肆搜罗与画上女子长得像的姑娘。这香迎小姐原是我们香香馆的姑娘,因为和画上女子长得有几分相像,所以被厉王爷另眼相待,一时间在馆中风头无两。”

    “是啊,”另一名侍女忍不住嚼舌根,“香迎小姐嫉妒心强,因为被王爷另眼相待,于是利用王爷的权势,把香香馆原本的花魁落知姐姐,打发到下等的窑子里去……没过几天,奴婢就听说,落知姐姐被折磨致死,扔去了乱葬岗……”

    两个侍婢皆唏嘘不已。

    沈妙言轻轻摇晃杯中茶水,唇角都是冷笑,“你们可有那画像?”

    “有的、有的!”一名侍女急忙从抽屉里取出一幅画。

    沈妙言看过去,画中人身着绯色衣裙,俏立在一柄重尺上,眉眼灵动,青丝飞扬。

    她对画中景有些印象,这不正是她当初在云香楼,与君千弑大打出手的一幕吗?

    旁边的侍女瞅瞅画像,又瞅瞅沈妙言,赞道:“奴婢瞧着,姑娘比香迎小姐,还要像这画中人呢!”

    因为画中人本来就是我!

    沈妙言腹诽,把那画子随手一扔。

    窗外的天色,彻底黑下来。

    锣鼓声起,馆中的喧嚣渐渐小了下来。

    丝竹声起,沈妙言步出房间,悄悄朝楼下张望,只见楼下正中央搭着高台,几名美貌的女子正在上方舞蹈。

    她看了会儿,就有丫鬟过来请,说是带她去天字号雅座。

    这是要去见君千弑的意思了,沈妙言想着,抬步跟上那侍女,往雅座而去。

    雅座中乌烟瘴气,几名贵公子打扮的男人靠坐在大椅上,其中还有两人正拿着烟袋抽烟。

    她被呛了下,打开弥漫在眼前的烟雾,定睛看去,只见端坐在中间的男人身着锦袍,左手揽着香迎的腰,正张嘴吃香迎递过来的葡萄。

    他那张脸沈妙言熟悉至极,可此时此刻看着,却觉着陌生。

    香迎最先注意到进来的沈妙言,玉臂环住君千弑的脖颈,娇笑道:“好哥哥,妈妈又给你寻了个美人来……你的桃花这么多,人家可是要吃醋的!”

    君千弑未曾朝雅座门口看上一眼,只把她揽得更紧些,大掌探进她的裙底,笑容透着几分邪气,“瞧迎迎说的,世上还有谁,能比得过迎迎你?”

    香迎娇哼一声,满足于他的甜言蜜语,挑衅般朝沈妙言挑眉。

    君千弑翻身把她压在椅子上,正要去扒香迎的衣裳,肩头忽然被人点了点。

    他回过头,沈妙言冲着他的脸,扬手就是一巴掌!

    君千弑懵了,香迎懵了,整个雅座里的人,都懵了。

    半晌后,君千弑终于回过神捂住脸,不可置信地盯着沈妙言,“你……”

    “我什么我!”沈妙言随手拉开一把圈椅坐下,毫无形象地翘起二郎腿,冷冷扫了眼香迎,“好徒儿,你这日子倒是过得潇洒!”

    君千弑这才惊觉自己的手还覆在香迎身上某个不可言说之处,他急忙收回手,巴巴儿地跑到沈妙言跟前,俯身盯着她的脸左右端详,最后忍不住捏住她的下巴,左右扳着又端详许久。

    沈妙言被他看得烦,猛地推开他的手,“你做什么?!”

    君千弑顿时眉开眼笑,“妙言小表妹,还真是你呀!你怎么跑到洛阳来了?!”

    他的态度几乎称得上恭敬,叫在座之人愈发惊诧。

    香迎立即意识到,面前坐着的少女,就是厉王在画像上真正要找的人——乐阳郡主。

    这些时日以来,她早把君千弑那点儿小心思摸清,他搜罗与乐阳郡主长得像的女人,不过是为了缓解对乐阳郡主的思念。

    也就是说,她香迎,不过是乐阳郡主的替代品。

    她紧紧咬住唇瓣,盯着沈妙言在灯笼火光下精致清丽的眉眼,胸腔中就像是堵了一口气,叫她浑身都不舒坦。

    很快,她掩去眼底的嫉妒,娇笑道:“王爷,您怎么知道她就是乐阳郡主啊?乐阳郡主身份贵重,自然该留在镐京城。听闻废太子率领兵马正在赶往凛州的路上,这个女人紧跟着就突然冒出来,还真是巧合……莫非,是废太子派来的间谍?听闻江湖上有一种秘术,称为易容术……”

    她说着,君千弑眼底的热切,一点一点沉了下去。

    他盯着沈妙言,仿佛也不确定,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他心心念念的小表妹。

    沈妙言冷笑了声,“咱们最后一次见面,是你去东流院同我道别。当时你让四哥走开,四哥不肯。于是你当着我俩的面,说了些……你的心里话。我则告诉你,让你替我看一看洛阳牡丹,是也不是?”

    君千弑眼神一亮。

    香迎轻笑,“如今我倒是更加怀疑,你是废太子派来的间谍。定是废太子担心无法打胜仗,所以把这些对话都告诉了你,然后送你来洛阳城,骗取殿下的信任,以此获取洛阳城的情报!你好歹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