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0章 守株待兔
    ,精彩小说免费!

    君千弑吃痛地缩回手,揉了揉手背,很是委屈,“就想碰碰你……我碰一下你又不会少块肉!”

    “你不碰我,你也不见得会少块肉。”沈妙言没好气。

    正在这时,几名身着轻纱的歌姬舞女从高台楼阁上一跃而下,每人手中托着一只精致的水晶碟,纱衣在晚霞中飞舞缭绕,宛若神仙妃子。

    她们笑吟吟落到君千弑跟前,款款屈膝行礼,声音温婉如水,“给殿下请安!”

    君千弑攥了沈妙言的袖子,“这些是牡丹制成的点心,还有牡丹酿成的美酒,来尝尝。”

    沈妙言瞧见其中一只水晶碟上,盛着五块晶莹剔透的粉色点心,点心里有一朵盛开的立体牡丹,仿佛是把真花给藏进去了。

    “洛阳的女子都是美人,这点心,也比别处更加精致……”沈妙言随口说着,拈起一块点心,轻轻咬了口。

    她这话说得好,不仅夸了点心,还特别自然地夸了眼前这几位姑娘,惹得她们面颊绯红,暗道这乐阳郡主当真是个妙人儿。

    “怎么样,好吃吧?”君千弑凑到沈妙言跟前,递给她一只小小的碧玉瓷杯,“尝尝这杯牡丹酿。”

    沈妙言吃完那小块儿点心,接过那杯牡丹酿,酒酿入口醇香,暗含着牡丹的甜香,算不得烈酒,却令人产生一种飘飘欲仙之感,仿佛即将凭虚御风,羽化登仙。

    两人在芳菲园里用过晚膳,才回城。

    软轿打长街走过,沈妙言挑开帷帘,但见洛阳城夜市繁华,熙熙攘攘不输镐京。

    她欣赏了会儿街景,忽然注意到大街上多了许多巡逻的侍卫。

    琥珀色瞳眸暗了暗,她直觉洛阳城似乎有点儿同他们出门前不大一样。

    软轿刚在门口停下,管家就匆匆过来禀报,似是有些避讳沈妙言,只凑到君千弑耳畔,低声说了几句。

    然而君千弑是个没心眼的,笑眯眯道:“师父从明州回来了?快,带路!”

    那管家悄悄瞟了眼沈妙言,嘴角微抽,只得带着自家缺心眼的殿下去书房。

    沈妙言只身回到寝屋,坐在窗前,双手托着腮发呆。

    四哥都带着兵马去明州城支援了,按道理前线战事该紧张才是,燕虚这个时候回来做什么?

    她咬了咬唇瓣,大街上多了许多巡逻的侍卫,想来定是燕虚安排。

    可好端端的,为什么会忽然安排那么多侍卫巡城呢?

    她摸了摸肚子,目光落在寝屋墙壁挂着的一副舆图上。

    这是最新的大周舆图,大周国新添了哪些城池、新开凿了哪几条河流,都标注的清清楚楚。

    她静静注视着用蓝线标注出的永津河,新的永津河改了河道,从西北山脉发源,途径镐京城与洛阳城,一路向东入海。

    她记得她出了凛州城,也是被那个店小二带着,一路顺水来到洛阳。

    莫非……

    四哥他并未带兵去凛州城,而是抄水路,打算直接端了君千弑的窝?

    恰恰他的行动被燕虚察觉,所以燕虚才突然赶回来……

    烛光在琥珀色瞳眸中跳跃,沈妙言偏头望向隔扇,思绪良多。

    此时书房中,争执异常激烈。

    君千弑面颊涨得通红,声音几乎是怒吼出来的:“她是我欢喜的女子,她不是用来威胁君天澜的筹码!”

    看上起六七十岁的男人,眉眼平静地端坐在桌案后,“这场仗,你到底想不想赢?”

    “想赢!但不是用这种方式!”君千弑气得眼圈都红了,“师父曾教我为人处世该光明磊落,明明是咱们男人的战场,用一个女人做诱饵算什么?!莫说她是我喜欢的女人,就算她只是普通女子,我也绝不肯答应!”

    他君千弑从不认为他自己是坦坦荡荡的君子,可他是男人啊,男人存在的意义,男人上前线的意义,不就是为了保护老幼妇孺吗?!

    燕虚慢条斯理地斟了杯茶,浅浅呷了一口,苍老的声音透出看破一切的寂静,“等你失去一切的时候,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我不知道我失去一切时,会怎么样,但我知道,我绝不会后悔今天的抉择。”

    燕虚抬起眼帘,他眉眼尚还很稚嫩,仍是少年意气模样。

    他缓缓垂下眼帘,“你既如此坚持,为师依你就是。”

    “多谢师父成全……”君千弑轻声。

    夜渐渐深了。

    寝屋中一灯如豆,寂静中,床上熟睡的少女忽然睁开眼帘。

    自打当初在客栈被人弄晕谋害,她如今在外面,便是睡着了,也都留着几分心眼。

    她听到细微的声音从隔扇传来。

    紧接着,令人头晕脑胀的味道在房中弥漫开。

    她屏息凝神。

    过了会儿,隔扇“吱呀”一声被打开,面容苍老的男人缓步踏进来,走到床榻边,把她连同被子一起从床上抱起。

    沈妙言只装作昏迷过去的模样,在男人不注意的时候,从睫毛缝隙中,悄悄看清了他的相貌。

    燕虚。

    她在被子中保持着不动声色,燕虚带着她掠上屋顶,一路朝洛阳城门掠去。

    他的身手完全称得上矫健,哪里还有过去微微佝偻的苍老模样。

    沈妙言心中越发好奇这人的来历和本事,因此仍旧装晕,直到小半个时辰过后,燕虚洛阳城楼上停下。

    他把她放到城楼的大椅上,几位守城官员凑过来,轻声道:“军师估计得不错,这些天,城中的确来了好些不速之客。有的已经被卑职解决,有的逃出了城。”

    燕虚俯瞰城楼外的景象,此时夜色浓浓,天际一片深蓝,黛碧群山起起伏伏,有大河闪烁着磷光自山脚下缓缓流淌过。

    他轻轻捋了捋胡须,“我将他在楚国的所有战役,全都细细观摩了一遍。无论是他的战术,还是顾钦原的战术,都喜出其不意。三月时镐京城逼宫那出戏,他也打得是出其不意的主意。只可惜,被奸细走漏了风声……否则,这皇位上坐着的,哪里还是君烈。”

    “军师的意思是,他今晚就会率兵攻来,而咱们要在这里守株待兔?”其中一名军官好奇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