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4章 黑袍猎猎,所向披靡!
    ,精彩小说免费!

    “哼,本帅行军打仗多年,岂会怕你区区小辈?只是不知,若你输了,又该当如何?”萧战声如洪钟。

    “好办……”君天澜凤眸中多了些许笑意,“若我输了,自刎明州城中。”

    一石激起千层浪。

    顾家这边的武将纷纷七嘴八舌,试图劝阻君天澜。

    而萧家那边,以萧战为首,几乎所有人眼中都绽出了光彩。

    萧战缓缓摩挲着桌上宽大的舆图,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君天澜。

    如今君天澜虽被皇上废为庶人,然而其才华仍旧不可小觑,只要他一日不死,他就一日是舒儿的威胁。

    若能借此役把他弄死,也算是解决了一个心腹大患……

    他捏了捏胡须,唇角逐渐噙起一抹微笑,“君公子恣意轻狂,叫本帅刮目相看。既然你想与本帅赌这一局,本帅定当奉陪。来人,取军令状!”

    话音落地,立即有帐中文官拿来文书纸笔。

    当着所有军官的面,两人同时在军令状上签字画押。

    此时已近黄昏。

    君天澜与顾灵均走出主帐,朝旁边副元帅的帐篷走去。

    等进去之后,夜凛与夜凉立即在帐篷外把守起来。

    君天澜一手负在身后,一手指着舆图,“天色暗下来后,我与灵均带三千轻骑,从山路绕到明州城后,一举攻入明州城。”

    顾灵均立即拱手,“是!”

    沈妙言在一张太师椅上落座,无聊地剔起指甲来。

    正剔得兴起,忽然察觉到帐中非常安静。

    她抬起头,正对上君天澜平静的目光。

    “看我做什么?”她好奇。

    君天澜薄唇抿起浅浅的弧度,“过来。”

    她听话地挪过去,君天澜指着舆图上的一座山口,“你带两百兵马,在这里守着,命士兵每人砍伐些树枝木头拖在马后。一旦听见上次夜凛放的那个信号弹,就立即命两百人就地疾驰。记住,务必闹出动静,动静越大越好。”

    沈妙言盯着他手指按着的那个山口,半晌没说话。

    君天澜大掌覆在她的发心,轻轻揉了揉,“听见没有?”

    沈妙言这才回过神,诧异地抬头看他,指向自己的鼻尖,“你让我带兵?!”

    “做不到吗?”男人声音低沉醇厚,宛如酿制数十年的美酒。

    沈妙言望向帐中其他武将,其中有羡慕她的,有嫉妒的,有怀疑的,也有少数信任的。

    她再度仰头,对上君天澜暗红色的凤眸,半晌后,咬咬牙,“做得到!”

    君天澜又摸了摸她的脑袋,“乖。”

    帐中备有现成的盔甲,各种大小的都有。

    君天澜亲自给沈妙言挑了套银白色的,身体力行地教她如何穿上。

    沈妙言盯着镜子里英姿飒爽的姑娘,心跳得极快。

    她还不明白君天澜为何要她带两百兵马在那里拖木头,但她相信他必然有他的用意。

    她的心跳得有些快,她好怕那些人不听她的话,到最后出纰漏,让四哥输了这场赌局……

    仿佛看穿她的心思,君天澜抱起银白头盔,凤眸直视她的双眼,“怕?”

    沈妙言摇摇头,又点点头。

    男人薄唇微翘,俯身亲了亲她的脸蛋,声音压得很低:“那个山口的位置很重要,钦原是文官,要坐镇帐篷不叫萧战起疑心,而交给别人,我不放心。”

    他说完,却看见那双琥珀色的瞳眸中,满是懵懂与忐忑。

    沈妙言杀人还不错,然而叫她担此重任,她却对自己很没有信心。

    她从来没有行过军、打过仗,万一那些人不听她的怎么办?万一她搞砸了怎么办?!

    “四哥……要不,你让夜凛来?或者夜凉?他们都比我靠谱呀……”少女抬手抚摸身上的盔甲,小脸上是遮掩不住的犹豫。

    然而君天澜铁了心要让她在三军面前露脸立功,因此仔细地给她戴上头盔,“你是奉我之命行事,若他们不听,就是违背军令。妙妙,我的命令,就是军令,”

    沈妙言一怔,从他平静的眉眼中,看见了独属于帝王的霸道与强势。

    她咬咬唇瓣,强行稳住心态,“我答应你!”

    夕阳如血,她身着银白盔甲,头戴银色莲花纹头盔,头顶的红穗子顺滑地垂落,看起来雌雄莫辨、英姿勃发,竟也担得起一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我去点兵了。”男人用指腹摩挲着她的脸蛋,凤眸中都是缠绻深情。

    此时主帐内,萧战靠坐在大椅上,正闭目养神。

    有侍卫从外面匆匆进来,朝他拱手:“元帅,那边的兵已经点完,他带了两千轻骑,似乎打算从山路走,绕到明州城后偷袭。”

    萧战缓缓睁开双眼,冷哼了声,“他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怎么,他在楚国与那些蛮夷打赢几场仗,就觉得我大周攻城略地同样简单?”

    旁边的武将谄媚道:“元帅放心,这场仗君天澜他必输无疑!连您都夺不回来的城池,他区区二十多岁的小子,怎么可能夺得回来?不过是自寻死路罢了。”

    “虽如此,以防万一,咱们还是要有所动作……”萧战抚摸着花白胡须,眼中精光熠熠,“你点三千人马,乔装成洛阳士兵围堵在明州城后。他们此去明州城,若是兵败逃出来,咱们就趁机把他们全部解决。若胜了,两败俱伤,同样有利于咱们行事。去办吧。”

    “末将领命!”

    萧战盯着那昂首阔步出去的武将,老眼中都是志在必得。

    他要让君天澜,再也没有机会回到镐京!

    君天澜那边,人衔枚马衔铃,正沿着陡峭的山路,绕向虞州城后。

    虞州城四周多山,易守难攻。

    许是料到这点,虞州守城官吏并未在山中多设关卡,因此君天澜的人马,轻而易举就解决掉零零星星的几个看守,迅速摸到了虞州城后门。

    夜色沉沉。

    夜凛和夜凉仗着轻功绝顶,悄无声息地摸进虞州城中,点燃了他们的粮仓。

    粮仓着火,虞州城内大乱。

    趁着守城官兵们救火的功夫,君天澜竖起一杆长枪,毫不犹豫地拔地而起。

    他带来的两千人马在黑夜中仰望城楼,只见城楼星火点点,他们的大将,单枪挑下数十名敌兵,暗红色凤眸闪烁着点点血光,黑袍猎猎,所向披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