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5章 这个男人,是她的神
    ,精彩小说免费!

    不过片刻功夫,那驻守城楼的官兵,竟已所剩无几!

    远处的山口中,沈妙言骑在掠影上,仰望着那个立在城楼高墙上的男人,他的衣袂在风中翻卷飞扬,手中长枪猛地顿地,声音透着震彻天地的威冷:“开!”

    夜凛与夜凉立即吊起城门。

    两千轻骑,霎时如洪水般冲进明州城。

    少女呼吸着林间的新鲜空气,琥珀色瞳眸中难掩崇拜与仰慕。

    那个男人,对她而言,就像是……

    神。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沈妙言抬头望向逐渐西沉的月,心慢慢被吊起。

    城中的战争应当快要结束了吧,信号弹,不知何时会发出来?

    她望了眼火光四起的虞州城,想了想,冷声命令道:“你们五十人,去砍五十棵树。然后你们一百人,把这些树分割成两百份。还有你们五十人,负责把切割好的树木树枝拴在马匹身后。”

    她的声音很冷静,任务分配的也很公平。

    当初她和君舒影在镐京城四处撒钱结果引起骚乱,四哥就教过她,于百姓而言,不患寡而患不均。

    想来治军,亦如是。

    她筹谋得很好,可总有人不服气。

    负责砍树的五十人中,一名队长模样的男人策马而出,脸上透着不屑,“城中都没有信号传来,现在砍树是几个意思?万一不需要咱们行动,岂不是白白浪费我们的体力?”

    在他眼中,沈妙言生得娇俏白嫩,想来不过是富贵人家养大的小公子。

    这样的人,想指挥他们,脸未免太大了些。

    沈妙言静静盯着他,“你叫什么名字?”

    男人脸上现出一抹骄色,“在下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王蔚是也。”

    “王蔚是吧?我记住你了。你今晚的表现,我会一五一十告诉公子,等他回来之后,看他怎么说。”沈妙言面色不虞,转向剩下的四十九人,“你们呢,我让你们砍树,你们有意见吗?”

    那些人面面相觑,片刻后,有胆小的三三两两结伴,去不远处砍树了。

    一有人行动,剩下稍微胆大些的,犹豫地望了望沈妙言,最终还是决定乖乖砍树。

    王蔚轻蔑地笑了声,继续待在原地,一动不动。

    树很快被拖来,被分配去切割树木的一百人倒是毫无怨言,果断干起来。

    此时,虞州城仍旧有喊杀声隐隐传来,并没有信号弹的声音响起。

    沈妙言双眸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座城池,生怕错过任何信号。

    而那一百人很快把树木均匀分割成两百份,剩下的五十人立即动手,准备把树枝栓到马匹后。

    谁知他们还没来得及行动,那个王蔚又开始叫嚷,“我说,公子他在城中,还不知胜负如何。依我看,咱们不如杀入城中救援,万一公子正好需要咱们救援呢?”

    他这话说的,仿佛有些道理。

    一些人立即停下手中动作,低声讨论起来。

    没过一会儿,就有个五大三粗的声音响起:“王蔚说的不错,我兄弟仨儿,决定跟你一起去明州城支援公子!”

    随着他话音落地,越来越多的人响应起来,纷纷叫嚣着要冲进明州城,叫敌人好看。

    沈妙言面冷如霜,“我奉公子之命,带领你们在此守候。我知道你们是出于好意,可军令如山,即便他兵败,你们也不许离开半步!”

    她比谁都想进明州城看看战况如何,可她不懂行军布阵,她只知道,听四哥的话,就是对的。

    王蔚冷笑,“也不知道你是打哪儿冒出来的东西,三言两语,就想让兄弟们放弃救援吗?你到底安的是什么心思?!也许公子被困城中,就差咱们这两百人的帮助呢?!”

    “我才不知道你安的是什么心思!”沈妙言唇角勾起,满脸都是冷讽的笑,“先是阻挠我遵循公子的命令砍树,后又怂恿兄弟们离开这里,你可知,你这是在违反军令?!”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王蔚冷声,“我看不出咱们守在这儿,究竟有何意义!”

    点点月光中,沈妙言唇角笑意更浓,“恐怕,你是想杀入明州城,对公子献媚示好,以此立功吧?”

    “呵,一派胡言!我王蔚行事最是光明磊落,怎么会有这般龌龊的想法?!”王蔚说着,却稍稍别过脸,避开沈妙言的视线,梗着脖子道,“总之,这明州城我是入定了!你们谁要追随我?!”

    立即有人响应起来,很快,响应声连成了片。

    王蔚兴奋不已,一甩马鞭,高声道:“咱们走!”

    他的马朝前奔了几步,身后却传来急促的马蹄声。

    这马蹄声实在快得不同寻常,他回过头,面容冷清的少女从马背上一跃而起,手中弯刀,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度。

    王蔚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盯着缓缓落到马背上的沈妙言。

    他的背后喷出大片血雾,不过片刻功夫,他就保持着震惊的表情,从马上跌落。

    原本嚷嚷着要追随他的士兵们,盯着他的尸体,霎时安静如鸡。

    沈妙言用绣帕缓慢擦拭过沾血的弯刀,漫不经心地问道:“还有谁,想去明州城?”

    众人皆都闭口不语,纷纷行动起来,把切割好的木材捆到马尾巴后。

    沈妙言把弯刀挂到腰后,抬头望向远处的明州城,厮杀的嘈杂声渐渐隐去,城中的战役似乎已经结束,只余下滚滚浓烟。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啸天的信号弹,陡然响起。

    在场众人皆都震惊,又暗暗庆幸,幸好这位小公子出手解决了王蔚,他们才没傻傻冲去明州城。

    沈妙言稍稍分派了下,命一半人在山口处,催马从左到右奔驰,另一半人从右到左,务必要让马拖着树枝,制造出大动静来。

    众人纷纷照做。

    此时君天澜早已占领虞州城,留下了上千人马守城,自己则带着剩下的兵马,往凛州城的营地赶。

    刚出城不久,就碰到了伪装成洛阳士兵的萧家军队。

    此时他只剩下五百兵马,而对面萧家军队,足足有三千人。

    ——

    那个拖树枝,是参考三国里面张飞在长坂桥喝退曹操兵马的那段,当时刘备兵败被曹操百万大军追赶,张飞只带着十几骑吧好像,在长坂桥拦住曹操,曹操看见他背后人影晃动,还有拖树枝很响的声音,以为有伏兵,不敢追击,张飞手绰蛇矛,立马桥上,大喝:“燕人张翼德在此,谁敢来决一死战?”吓得曹军立即溃散,丢盔弃甲者不计其数,据说那声大喝,还把曹操的一名大将夏侯杰给活生生吓死了……吓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