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6章 青云直上,游龙在天(上)
    ,精彩小说免费!

    五百人,对三千人。

    双方无声的对峙中,萧家军队领头的将领,忽然听到咆哮声和铺天盖地的马蹄声。

    不止他听见了,他身后的军队,也都听得一清二楚。

    坐下的战马纷纷紧张的打着响鼻,所有人都狐疑地寻着声音方向张望。

    君天澜面无表情地持着长枪,他安排小丫头所在的位置,乃是进山口,正对着无数大山,一点点声音,都会被放大成数倍,更何况是两百匹骏马来回拖曳树枝的嘈杂声。

    暗红色瞳仁中满是平静,长枪直指对面萧家军队,君天澜的声音在黑夜中,听起来格外镇定自若,“对面是洛阳的援军,杀无赦!”

    话音落地,纯黑色疾风率先如风般刮了出去。

    萧家的将领本就疑心君天澜在山口处设了伏兵,如今见他带着区区五百兵马就敢攻过来,更加肯定,那铺天盖地的声音肯定就是援军。

    他的一颗心七上八下,拽紧缰绳,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示好。

    旁边有副将坐下的马儿,被疾风的气势震慑,竟忍不住朝后退。

    他一退,后面跟着兵马,皆都开始往后退。

    不过须臾,不知是谁率先失了阵脚,那三千兵马整个乱起来,跟在最后面的步兵们不顾一切地朝后方退去。

    步兵一乱,前面的马兵也跟着乱起来,丢盔弃甲者不计其数。

    几名将领叫都叫不住,那名萧家将领正要击鼓,君天澜如影随形,手中长枪轻而易举就把他挑下了马。

    将领都死了,剩下的人早就吓破了胆,一时间,漫山遍野都是溃散逃跑的萧家军队。

    君天澜面无表情,声音含着十足的威慑力:“我的援兵正从山口赶来,诸位是没机会逃出去的。要么投降,要么死。”

    他的声音回荡在山野林间,那些混乱的萧家士兵纷纷恐惧地回头看他,有胆子小、求生欲强的士兵,已经成群结队哭着奔过来,朝他跪了下去,“太子殿下恕罪!都是萧元帅命我们过来围堵您,都是萧元帅的主意!”

    其他胆子稍大些的士兵,纷纷回头望向君天澜这边,不知他究竟会如何处置投降的人。

    众人的目光中,君天澜翻身下马,把长枪递给随从,走到那些投降的士兵面前,亲自把其中一人扶起,“萧战妄图指使咱们互相残杀,犯下弥天大罪,罪不容诛。尔等无辜,不必自责。都起来,随我回营。”

    他看起来格外宽宏大度,霎时,其他犹豫不决的人仿佛找到主心骨,纷纷涌了上来,三千人,齐刷刷跪在君天澜面前,呼声震彻山野:“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君天澜是废太子,可他们却尊称他一声太子,可见,是真心投降。

    事实上他们今夜根本就不想来参加这一场杀戮,都是从洛阳出来的兵马,他们甚至还有亲戚兄弟在君天澜的阵营中,萧战让他们自相残杀,他们实在是不愿。

    君天澜负手而立,薄唇抿起浅浅的弧度。

    山口处,沈妙言清晰地听到,那回荡在山脉间铺天盖地的呐喊。

    她静静注视着明州城方向,悬着的一颗心,渐渐放回了肚子里。

    夜凛骑一匹骏马而来,朝她拱手:“郡主辛苦了!主子交代,这边可以撤了。”

    “好。”沈妙言微微颔首,示意那些人停下动作,继而与夜凛一起,带着他们翻山回营地。

    此时营地静悄悄的,萧战坐在主帐中,还在等前线的消息。

    有腿脚快的先回来报信:“元帅,明州城已经夺下!君天澜拨了一千人马,镇守明州城。他自己带着剩下的五百人,与咱们的军队撞上了!”

    萧战身着宽松的丝绸中衣,正懒懒地闭目养神。

    闻言,他睁开眼,轻笑道:“五百人对三千人,他便是神,也逃不了一死!再探!”

    “是!”

    探听消息的小厮走后不久,已是晨光破晓。

    萧战一夜未睡,在蒲团上伸了个懒腰,正欲去床上休息会儿,一阵风把主帐的门帘吹开了。

    他抬眸,声音冷冷:“还不把帘子拉上?!”

    然而外面守门的几个士兵,并未回应他。

    他皱起眉头,只当他们是在偷懒,正要起身去训一训他们,身着黑色劲装的夜凉缓步踏进来。

    他手中提一柄刀,鲜红的血液从刀刃滑落到刀尖,滴到地面,很快融进泥土之中。

    而他的眼睛,正闪烁着嗜血之意。

    萧战瞳眸微缩,“你是谁?你想做什么?!”

    夜凉并不说话,只一步步朝他靠近。

    萧战连连往后退,高声叫嚷出声:“来人!来人!”

    可惜,并没有人回答他。

    他情急之中取下挂在墙上宝刀,夜凉唇角噙起一抹冷笑,身形一动,已然跃至他面前。

    双刀剧烈地碰撞到一起,震得萧战的手微微发抖。

    他已有多年未曾执刀杀敌,只念着自己年轻时,一把雪花大刀耍的令三军喝彩,谁知对面这个年轻人力气和内力大的恐怖,竟生生将他逼退数步。

    他微微喘着气,盯着夜凉,威声道:“你是谁的人?!可知本帅是何人?!”

    “自然知晓,你是萧战嘛。”夜凉声音透出漫不经心,脚下步伐仍旧缓慢而沉稳地朝他逼近。

    “是君天澜派你来的?他想做什么?!他不是应该已经死了吗?!”萧战面色灰白,背靠墙壁,退无可退。

    “我家主子活得好得很,劳元帅挂心。”夜凉翘起左半边唇角,高高举起长刀,刀芒映亮了他的双眼,“我家主子派我来跟元帅传话,萧家军队,他接手了!您黄泉路上走好!”

    话音落地,他猛地举起长刀。

    萧战急忙用自己的大刀相迎,谁知刚举起来,就发现他的刀竟在刚刚那一击中,出现了裂缝,如今刚举起来,就断成了两截!

    夜凉的刀,没有丝毫迟疑地落下。

    ……

    副元帅帐中。

    顾钦原披着外裳,跪坐在蒲团上,正翻看一本兵书。

    夜凉挑了帘子进来,手中拎着一个圆滚滚的布袋。

    顾钦原抬头,只见布袋下方被鲜血浸透,里面装着什么,不言而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