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1章 千弑番外: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
    ,精彩小说免费!

    大周皇宫。

    除夕刚过,宫中洋溢着喜庆的气氛,各宫的彩灯陆续挂起来,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元宵佳节。

    后宫一处荒僻宫室,庭院中杂草丛生,掩埋了原本的路径。

    殿门的石阶旁种着两棵冬青,积雪堆在枝桠上,越发衬得那冬青枝干碧绿蓬勃。

    屋檐下挂着两盏红绉纱宫灯,却早已破旧不堪。

    宫室内安安静静,看起来不过六七岁的小少年,穿着件半旧不新的袍子,跪在床榻边,紧紧攥着床上女子的手,小脸上满是眼泪。

    那女子面容秀丽却苍白,双眼紧闭,胸口半点儿起伏都没有。

    “娘……娘,你醒醒……”

    小少年哭着唤娘,声声哀切。

    一位侍女匆匆进来,把他从地上扶起,给他擦了擦衣袍,轻声叮嘱:“奴婢刚刚去了趟坤宁宫,把娘娘走了的事儿禀告给了皇后娘娘。等下皇后娘娘派人过来敛尸,殿下可莫要哭哭啼啼,更别当着外人的面喊娘,只能喊母妃,记住了?”

    小男孩儿哽咽不已,哭得小脸通红:“就因为宫中除夕要办宴会,所以我娘亲走了,还要拖到今天才能禀报皇后娘娘……就因为那狗屁规矩,我连一声‘娘亲’,都不能唤吗?”

    侍女辛酸不已,却无言以对。

    “姑姑,我讨厌这皇宫!”

    小男孩抱住侍女的腰,哭得越发厉害。

    侍女在他跟前蹲下来,指向窗外的冬青树,轻声哄他:“娘娘活着时,要殿下像冬青一样坚强,不惧严寒,傲雪而立。殿下已经是个男子汉了,却在这里懦弱的哭哭啼啼,娘娘知道,要生气的……”

    小男孩望着那碧绿的冬青树,抬袖擦擦眼泪,眼圈却越发的红。

    很快到了元宵,宫中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小男孩儿混在贵人中,捡了几盏别人不要的灯笼抱在怀里,想着带回去给娘亲住过的宫殿装点一下,若娘亲的亡魂还游荡在那间寝殿中,也好叫她看了跟着热闹热闹。

    他生得瘦小,而进宫的贵人又都是看人下碟的,知晓他就是那个不受宠的六皇子,于是几名贵公子结伴,变着法儿地欺辱他,到最后,甚至抢走了他捡来的灯笼。

    彼时的小千弑胆小怕事,被人欺负,只会一个人躲在黑暗的地方哭。

    他缩在角落,看见他的五皇兄身着雪白锦袍,被人前呼后拥地经过,花灯洒在他的面庞上,他看起来眉眼精致,唇角的笑容自信又骄傲。

    他瑟缩了下,低头看了看自己那身半旧的棉袍,只觉自己在这皇宫里,活得像条狗。

    夜深的时候,他伤心地往回走,却瞧见不远处花灯的光影里,不知是谁遗落了一盆花。

    是一盆牡丹,约莫是被人养在温室中的,如今虽不是盛放的季节,却仍然结了花蕾。

    他瞅见四周无人,急忙把这盆牡丹抱起来,做贼似的奔回了那座破败的宫殿。

    宫中没有温室,他就去外面捡人家不要的炭回来,把寝殿烧得暖暖和和。

    不过几日光景,那牡丹花蕾竟然开了。

    伺候他的那名侍女颇觉惊讶,笑道:“只听过梅花在雪天盛开,没想到这牡丹,也能在冬天绽放。”

    小千弑双眸灼灼,忽然语出惊人:“姑姑,我不想做冬青树。冬青和梅花,原本就是耐寒的植株,自然能在雪天里长得好。”

    那侍女摸了摸他的脑袋,打趣道:“那殿下想做什么?”

    “我要做这枝牡丹!大家都说牡丹开在五月,可我偏就要开在冬天!严寒算什么,北风算什么,我就要在冬天盛开!属于我的,不属于我的,我都要!”

    他双眸坚定,闪烁着从未有过的光彩。

    侍女心头一震,第一次觉得,她家的小殿下,似乎与从前那个懦弱的男孩子,不一样了。

    再后来,到了上太学的年纪,小千弑拼命学习,只盼望那个穿明黄色龙袍的男人,能多看他一眼。

    可是,并没有。

    这世间多的是残酷与不公平,并不是所有努力,都能换来等价的回报。

    很多事情,从人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已注定。

    那日父皇来太学院探望他们,随意抽了几个问题考验他们几位皇子,二皇兄和五皇兄都因为贪玩没好好学,所以答不上来。

    他兴奋地举起小手,滔滔不绝地回答了父皇的拷问。

    他回答得都是正确的,却没有得到意料之中的夸奖。

    他永远都记得那日,父皇含笑的目光,刻薄的话语:

    “这么爱出风头,怎么不去戏台子上唱戏?没看见你几个皇兄都回答不上来吗?你想跟你皇兄,争什么?”

    大约数九寒天时兜头泼下的一盆冷水,都没有这话令人心凉吧?

    他再也不愿意好好用功了。

    他整日整日与太监们厮混在一块儿,偷鸡摸狗,胡作非为。

    没过几年,他就被父皇打发了去洛阳。

    他其实挺开心的,听说洛阳的牡丹最是有名,从小到大,他最喜欢的就是牡丹。

    再后来,他在那一年的万寿节回到镐京,遇到了他此生最爱的姑娘。

    云香楼上,那个女孩儿一身红妆,漂亮得像是团火焰,璀璨耀眼,仿佛能将世上所有的黑暗尽皆燃烧殆尽。

    只一眼,他就牢牢记住了那个叫做沈妙言的女孩儿。

    到后来,他告白被拒,才知道她早已有了心上人。

    可他就像是暗夜里的飞蛾,被那火焰吸引,一头扑进去,义无反顾。

    想要看她对他笑,想要听她软软糯糯地唤他表哥,想要带她去看洛阳的牡丹花田,想要把他所有的珍宝,都捧到她面前。

    他终于造反了,带着不顾一切的决心,想着哪怕登顶那个位置的机会只有一丢丢,他也想为了她,去试一试。

    也或许,他是想让她看见,想让父皇看见,想让所有人看见,他君千弑,也并非是个只会偷鸡摸狗、喝喝花酒的废物。

    他是暗夜里的飞蛾,扑进火焰,却并非是为了火焰的光芒。

    而是,想要燃烧掉自己羽翼,叫所有人都看到,他这个混小子,也能发出自己的光。

    他,再也不是元宵节时躲在黑暗中哭泣的懦弱傻瓜。

    他用命,向她证明了自己。

    他想他此生最美的刹那,大约是那年五月,带着心爱的姑娘去牡丹花田,看晚霞日落,看成群蝴蝶,看不见边际的妖娆牡丹。

    而他多么幸运,死在了他最美的时光里。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

    今年花胜去年红。

    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

    有没有人被感动到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