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8章 只希望这天下,再无战争
    ,精彩小说免费!

    “不——!”

    薛宝璋猛地尖叫出声,双手死死握住宝剑。

    血液顺着她的指缝淌落,她抬起惊恐的脸:“皇上,臣女肚子里的骨肉,并非是君天澜的!而是,而是太子殿下的!”

    君烈顿了顿,随即面露不信,“你敢欺君?!”

    “臣女不敢!”薛宝璋面色苍白,“若皇上不信,大可传太子进宫,一问究竟。”

    君烈见她满脸镇静不似撒谎,缓缓收回剑,“来人,传太子进宫!”

    过了会儿,身着太子服制的俊美男人,缓步而来。

    君舒影扫了眼御书房中的狼藉,又瞥了眼惊魂甫定的薛宝璋,心下了然,于是淡定地朝君烈拱了拱手:“父皇。”

    君烈靠坐在龙椅上,冷冷道:“到底怎么回事?!”

    “是儿臣一时糊涂。那晚,儿臣喝多了……”

    君舒影说着,面露愧疚之色。

    君烈眸光不善,“荒唐!”

    “儿臣知罪!”

    君舒影撩起袍摆,跪在薛宝璋身侧。

    君烈看着薛宝璋的目光复杂起来,半晌后,才道:“这事,你们打算如何处置?”

    薛宝璋转向君舒影,目光中隐隐有着哀求。

    君舒影沉默良久,轻声道:“此事错在儿臣,薛小姐并无过错,若薛小姐愿意为儿臣诞下一子,实乃儿臣的荣幸。”

    薛宝璋闻言,长长松了口气。

    君烈盯着二人,其实以薛宝璋的身份,配舒儿也不算高攀。

    更何况,如今二人不仅早已有夫妻之实,还有了孩子……

    君舒影察觉到君烈盘算的目光,硬着头皮开口:“父皇,儿臣早已心有所属,所以恐怕不能以父皇所愿,迎娶薛小姐。”

    君烈早料到他会如此说,知晓他心中还念着沈妙言,于是有些疲惫地摆摆手,“罢了,你们自己惹出来的事儿,自己看着办。”

    两人从地上起来,行过退礼,恭敬地离开。

    君烈在他们走后,以帕掩唇,剧烈咳嗽起来。

    他低头看向帕子,明黄色的帕子上,清晰可见一滩血迹。

    他轻叹一声。

    御书房外,君舒影与薛宝璋一前一后走下汉白玉台阶。

    薛宝璋刚刚被君烈吓到,双腿发软,一个踉跄,差点摔下台阶。

    君舒影及时扶了她一把,她才勉强站稳脚。

    她盯着君舒影的手,苍白的唇泛起一抹轻笑,“我记得,多年前,你也曾这般扶过我。当时年少,一眼情深,只以为你是良人,却不知,你的心何其薄凉。”

    她和镐京城其他贵女一样,都曾为君舒影的外貌所迷惑,都曾真心实意地爱慕过他。

    可是长大了才知道,女子择婿,最不要紧的,就是外貌。

    君舒影听着她的评价,绝艳的面容上,浮起浅浅的笑容,“你也说了,当时年少。”

    两人在汉白玉台阶上驻足,不约而同地望向天空。

    皇宫朱墙黄瓦,庄严气派。

    天空很蓝,偶有飞鸟掠过,宛如惊鸿一瞥。

    暮春的光影中,不知是谁发出轻叹,“当时年少……”

    翌日,君烈召集百官,意欲亲征洛阳,却遭到群臣反对。

    “皇上身体抱恙,实在无法支撑您御驾亲征,还请陛下三思!”

    “寿王大逆不道,微臣请命,率军东征!”

    其余武将纷纷请命,一时间满朝都是征讨君天澜的声音。

    君烈始终不发一语,目光逡巡过众人,似是在考虑究竟派谁去更为稳妥。

    一片嘈杂声中,君无极忽然语出惊人:“父皇,咱们大周屡屡发生内战,实在贻笑大方。四弟不会无缘无故造反,必然是事出有因。儿臣请命,作为说客前往洛阳,消除与四弟的误会。”

    君烈斜眼睨着他,这个儿子实在不像君家子嗣,君天澜那崽子,反了就是反了,哪儿来那么多借口?

    最后还是君舒影出列,拱手道:“儿臣不才,愿带兵前往洛阳,围剿叛贼。”

    君无极震惊地望着他,显然没料到,他竟然这般干脆就把君天澜定义为叛贼……

    君烈望着君舒影,心中十分熨帖。

    舒儿若能拿下那孽障,也算是大功一件,还能在群臣中立威,对将来登基有百利而无一害。

    他眼中露出赞许的光来,很快,就允准了君舒影带兵东征,还特地令殷禄和韩叙之随行。

    早朝散后,君无极追上君舒影,蹙眉道:“五弟,你若东征,咱们和四弟间的手足情谊,可就彻底断送了!”

    君舒影面容淡漠:“我与他,从未有过什么手足情谊。”

    “可是——”

    “二哥,从他回到镐京开始,我与他就是不死不休的关系。”君舒影声音里透着沉重,又仿佛含着几分嘲讽,“自始至终把他当兄弟的,也只有你一人。”

    君无极站在原地,半晌说不出话来。

    他眼睁睁望着君舒影走远,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君舒影东征的消息,很快传到洛阳。

    君天澜听顾钦原说起时,正在凉亭同沈妙言对弈。

    “……随行的有殷禄和韩叙之,分别作为副将和参谋。”顾钦原盯着石桌上的那盘棋,声音淡淡。

    “都是与我结仇之人。”君天澜轻笑,慢条斯理地落下一子,“来得好,可以报之前的仇了。”

    顾钦原没有多话,看了会儿棋,就告辞离开。

    沈妙言落子,“你们终究发展到了这一步。从楚国时,我就觉得,你们将来肯定会打起来。”

    君天澜闻言,抬眸看她,她今日穿牡丹红的罗裙,衬得肤白如玉。

    微风拂面,把她额前的碎发吹拂起来,那双琥珀色瞳眸中满是淡定自若。

    这样的妙妙,着实好看。

    他伸手,为她把额前的碎发捋到耳后,“那么,妙妙希望,谁赢下这场战斗呢?”

    沈妙言保持着笑容,却是答非所问:“宿命之战,很有意思。”

    “妙妙。”

    “嗯?”

    “我在问你,希望谁赢。”

    沈妙言抬眸看他,他那双暗红色的瞳眸中,藏着淡淡的压迫。

    她抬手,把垂在胸前的一缕碎发勾到耳后,语气透着漫不经心,“你们不会因为我而停战,却来问我希望谁赢……可我只希望,这天下,再无战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