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5章 你给朕滚出来
    ,精彩小说免费!

    她说着,转向顾钦原,“你没跟四哥一起去青叶谷,莫非是早就料到,君舒影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攻城?”

    顾钦原摇开一把白纸折扇,微微挑眉,“自然。我是表兄座下第一军师,随便一个决策,牵扯的都是数万人的性命,所以任何事情,我都必须顾虑到。”

    沈妙言遥望远处的兵马,轻声道:“很明显,君舒影是打算通过牺牲殷禄,来换取明州城。只是不知,四哥能否及时回城,带兵反攻君舒影……”

    顾钦原唇角勾起浅浅的弧度,“他不会回来。这个时候,他该在去锦州的路上。”

    沈妙言:“……”

    忽然觉得脑子不够用了怎么办?

    然而世上有聪明脑袋的,从来不止顾钦原一个。

    在他以为能守住明州城,并顺利拿下锦州时,君舒影手底下的暗卫,以蜘蛛为首,早已通过明州的护城河,悄无声息地潜入了明州。

    君舒影与蜘蛛里应外合,不过两个时辰,就顺利闯进明州。

    顾钦原带着君天澜留下的几千守城将士,在城中摆出失传多年的八卦阵,原以为好歹能支撑个几天几夜等来君天澜的援军,谁知对方的军师在这个节骨眼,抱一把天机琴,慢悠悠出场。

    沈妙言觉得她或许到死都记得那个场景:

    褒衣博带的士子,怀抱天机琴,抱一把琴,慢条斯理地从军中走出,冠帽后的两条缎带在风中飞扬,顾盼之间,神采毕现。

    正是张祁云。

    他独自一人步进八卦阵,在阵眼里坐下,素手拨琴,琴音宛如高山流水,瞬间倾泻到四面八方。

    “阵破!”

    曲至**,他陡然大喝一声,凛冽的目光投向东南方。

    随着他目光所指,君舒影的军队一拥而上,从东南方的生门进来,直接破了顾钦原的八卦阵。

    明州城的守城官兵,被摁在地上狠狠摩擦,最后完全守不住城,落花流水、丢盔弃甲而逃。

    沈妙言骑在掠影上,与顾钦原等人一道逃出明州时,目光十分复杂地盯着他的侧脸。

    顾钦原许是觉着面子上挂不住,面颊微红,“胜败乃兵家常事,不必挂怀。”

    “我只是觉得,有一种军师,叫别人家的军师。”沈妙言声音淡淡,“顾钦原,他抱一把天机琴踏进八卦阵的风度,你这辈子都学不来。”

    说罢,策马扬鞭而去。

    顾钦原盯着她的背影,却是不置可否。

    八卦阵并非什么无解的阵法,他只是没有料到,君舒影的身边,还藏着张祁云那般惊才绝艳的人物。

    张祁云……

    他把这个名字牢牢记在心里,策马去追沈妙言了。

    此时他和沈妙言都不会想到,日后,他们的命运会与张祁云产生多大的重合与瓜葛。

    两人带着剩下的几千兵马,行了整整大半日才看见锦州城的影子。

    此时锦州城硝烟四起,城门大开,城楼上遍插旗帜。

    沈妙言仔细看去,回头对顾钦原道:“是咱们的旗帜,四哥已经拿下锦州了!”

    “嗯。”顾钦原声音淡淡,催马朝锦州城而去,“咱们进城。”

    此时君天澜正在锦州城主府内验收战果,听见夜凛禀报说顾钦原和沈妙言到了,语气淡淡,“请过来。”

    他带兵攻城时,发现锦州几乎是个空城,立即猜到可能中了对方的调虎离山之计。

    如今看来,果然如此。

    顾钦原把事情同他细细说了一遍。

    他端坐在那里,微微颔首,“我这边收编了殷禄他们的两千兵马,总得看来,这场战役,咱们还是占据了些微优势。”

    李斯年轻声道:“经此一役,恐怕对方不会再轻举妄动。这场战事,适时歇一歇了。”

    沈妙言点头,认为他说的不错。

    可君天澜却淡淡道:“恐怕君舒影也是如你这般想的。”

    “表兄的意思是?”顾钦原挑眉。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君天澜执了沈妙言的手,在掌心细细揉搓,“钦原,去点一千兵马,我今夜就要奇袭明州。”

    顾钦原和李斯年对视一眼,显然都有些犹豫。

    君天澜淡漠地扫视过他们,“信不过我?”

    顾钦原便什么都不说了,起身朝他拱了拱手,去点兵了。

    众人各自忙碌开,沈妙言想去军营帮助照顾伤患,却被君天澜拒绝,一时间倒成了最闲的那个。

    她静静趴在高高的城楼上俯视下方,来来往往都是伤兵,几乎什么年龄段的都有,哭声遍野,实在令人心悸。

    琥珀色瞳眸中闪烁着同情的光芒,若天底下,没有战争就好了。

    可诚如四哥所言,如今天下四分五裂,必然要重新统一,才能构建新的太平世界。

    也不知她这辈子,究竟能不能看到天下一统?

    她正发呆时,有小兵匆匆爬上城楼,恭敬地朝她微一拱手:“郡主,军中一名俘虏,想要见您。”

    “俘虏?谁啊?”少女好奇。

    “乃是韩家二房的公子,韩叙之。”

    沈妙言的脸色难看了几分,“告诉他,我没时间去见他。”

    那小兵显然是拿过韩叙之的好处,因此没轻易放弃,认真道:“郡主,韩叙之说,求您看在过往青梅竹马的份上,去见他一面。他说您今天若是不去,他就要死在军营中了。”

    这话就很严重了。

    沈妙言踌躇半晌,淡淡道:“你带路吧。”

    就在君天澜与君舒影菜鸡互啄时,镐京城正风起云涌。

    君天澜造反,连累皇后顾娴,君烈下令,将其迁入听云阁,没有他的手谕,不得出来半步。

    而君烈疯癫的毛病似乎越来越严重,这日黄昏,他不知发了什么疯,独自一人闯进听云阁,嘴里不停嚷嚷着顾娴的名讳。

    听云阁设有小佛堂,此时顾娴正独身跪坐在蒲团上,双手合十,闭目为君天澜祈福。

    闻见外面的动静,她眉头微蹙,却是一声不吭,继续祈福。

    君烈提着一柄剑冲进来,随手撕扯掉佛堂外的珠帘,因为愤怒,胸膛起伏得很是厉害,“顾娴,你给朕滚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