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4章 初心不改
    ,精彩小说免费!

    沈妙言摇头。

    “那你怎么……看起来不开心?”

    沈妙言又摇摇头,慢吞吞走回厢房。

    掩上门后,她坐到床上,长长呼出一口气,心中莫名有些沉重。

    君舒影想要的东西,她给不了,可她偏偏还在消耗对方的人情。

    今后,她该用什么来偿还呢?

    入夜之后,有侍女来请沈妙言,说是他们军师请她于初心亭品茗。

    正所谓两国交战,不斩来使,沈妙言料想这人应当不敢对她如何,于是稍稍沐浴梳洗,前往初心亭。

    今夜天气极好,夜空上遍布星辰,银河横跨夜幕,看上去一派浩渺。

    她穿过花园,远远看见花团锦簇,那座八角亭就建在锦绣花丛中。

    走近了,只见张祁云身着天青色麻纱袍子,一副乡野村夫打扮,正跪坐在蒲团上煮茶。

    她在他对面落座,茶水正好煮沸。

    张祁云满面从容不迫,挽袖斟茶。

    茶香四溢。

    “极品松山云雾,郡主尝尝。”张祁云含笑递来一盏茶。

    沈妙言接过,茶香自是无可挑剔,观茶汤色泽,亦是十分纯正。

    张祁云眉宇之间都是恬淡悠然,“久闻乐阳郡主最擅长煮松山云雾,不知在下这杯茶,是否能入郡主的眼?”

    沈妙言以袖掩唇,矜持地尝了小口,认真道:“张公子煮的茶滋味极好,并不下于我。况且,我也仅仅只会煮松山云雾,张公子这般问我,乃是抬举我。”

    张祁云抚掌而笑,又道:“郡主可知,这八角亭的名字?”

    “刚刚走进来时看了一眼,名为初心亭,可是有什么深意在里面?”沈妙言淡淡问道。

    “自是有深意的。”

    “愿闻其详。”

    张祁云给自己斟了杯茶,嗅了嗅茶香,声音缥缈:“人之一生,比起自然,实在短暂。当我们过完这一生时,临死前或许会想,这百年,我究竟得到了什么,又失去过什么?”

    “有人为金钱而活,有人为权势而活,有人为责任而活……各种各样的杂事纠缠着人,使得他们在欲.望的轮回中,逐渐忘记最初的心。”

    “譬如追逐金钱的人,当他们走到生命尽头时,或许会幡然醒悟,他们追逐金钱的初衷,不过是为了买一颗小时候买不起的糖果。可他们早已忘记糖果的甜美,他们记得的,只是无穷无尽的贪念。如此抛弃初心,真可谓是虚度一生。”

    沈妙言又呷了口茶,淡淡道:“初心不改,方得始终。”

    “是,初心不改,方得始终。”张祁云轻笑,“不知郡主的初心,是什么?爱情,还是天下苍生?”

    “我不过是个闺阁女子,一颗心只有丁点大,装不下天下苍生。可若我的男人以天下苍生为己任,那么我势必跟随。”

    一番话,掷地有声。

    张祁云笑着拍了拍手,“郡主好气魄。只是不知,在君天澜心中,郡主与天下苍生,孰轻孰重?”

    “你什么意思?”沈妙言挑眉。

    “只是随口一问,郡主这么大反应做什么?”张祁云轻笑,盯着沈妙言的她脸,随口念叨出声,“五,四,三……”

    当他数到一时,沈妙言只觉眼前一黑,整个人立即朝茶桌上倒去。

    她手中握着的茶盏倾倒下来,晶亮剔透的金色茶水泼了满桌。

    张祁云目光掠过那摊水,轻轻摇晃羽毛扇,眼中都是凉薄。

    两日后。

    锦州与明州的交界处,君舒影与君天澜各自带着亲信前来会盟。

    临近八月,正是酷暑天气。

    虽是清晨,可双方都穿着厚重的盔甲,远远看到对方,两相憎恶,后背早沁出一身的汗。

    君天澜一方先到那座大帐,没等到君舒影,却只等来了张祁云。

    端坐在西面的顾钦原冷声道:“怎么,宣王不肯诚心与我们会盟?”

    张祁云轻笑出声,“宣王有事要忙,特地遣我过来,与寿王殿下说声对不起。不过,会盟照旧进行,全权由我代替殿下谈判。”

    他话音落地,君天澜起身,面无表情地走出大帐。

    君舒影派了军师过来,他自然也不会亲自谈判,平白矮了身份。

    帐外有君舒影的侍卫守着。

    漆黑的苍龙刀直接架到其中一人的脖颈上,他声音低沉清冷:“可有看见乐阳郡主?”

    那名侍卫被吓个半死,战战兢兢道:“没……没看见!寿王饶命!”

    君天澜收了刀,暗红色瞳眸中掠过不耐与戾气。

    果然,他不该让妙妙去找君舒影谈判的……

    正懊恼时,夜凉骑着马匆匆奔过来,“主子!”

    君天澜望过去,夜凉满头大汗地滚下马,“不好了,宣王带着兵马,偷袭锦州城!”

    夜凉是夜字辈暗卫中做事最沉稳的一个,他慌成这样,可见情况不妙。

    君天澜大步转回帐内,“张祁云,你们怎敢欺我?!”

    张祁云眉眼带笑,“这是怎么了?”

    君天澜的苍龙刀直接架到他脖颈上,周身气息冰冷如数九寒冬的霜雪,“他遣你前来拖延本王的时间,这就是他君舒影的会盟之道?!”

    张祁云慢条斯理地推开苍龙刀,“兵不厌诈。”

    话音落地,无数弓箭手涌了进来,俱都是君舒影的人。

    张祁云面上笑容越发灿烂,“殿下若现在回锦州救援,兴许还能保住锦州。”

    君天澜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看了良久,转身大步离去。

    顾钦原瞥了眼张祁云,紧跟着他离开。

    张祁云盯着他们的背影,摇扇笑了笑,起身道:“走小路去锦州。”

    ……

    君天澜带兵回到锦州,只见城门紧锁,城楼上的旗帜早已更换成了君舒影的旗帜。

    锦州,失守。

    握着缰绳的手狠狠收紧,暗红色的凤眸宛如淬了鲜血,满满都是愤怒。

    不过须臾,城楼上出现了无数士兵,每个人手中都推着一名将士的家眷。

    有老人,也有妇孺,俱都被麻绳绑缚,哭声连成一片,几乎响彻一方天地。

    君天澜身后的将领们纷纷动容,有的按捺不住,已经开始轻呼自己妻子孩儿的名字。

    比他们早一步回到锦州的张祁云出现在城楼最高处,身后的暗卫蜘蛛推着沈妙言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