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5章 我的答案是你,始终都是你
    ,精彩小说免费!

    沈妙言晕晕乎乎刚从昏迷中醒过来,却发现自己手脚被缚。

    她看清眼前的局势,顿时吓了一跳,“张祁云,你搞什么?!”

    张祁云眼中笑意更盛,悠闲的摇着扇子,“一边是天下苍生,一边是郡主和肚子里他的孩子……郡主就不好奇,君天澜究竟会选择哪个吗?”

    弄明白这厮的意图,沈妙言整个人都怒了,“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张祁云,你这是什么变态癖好?!赶紧放了我你听见没有?!”

    “抱歉,我不是我家殿下,对你不感兴趣,所以也没有宠你的必要。”男人好整以暇地摇着羽毛扇,兴致勃勃地朝君天澜喊话,“寿王,你的家眷,和你将士们的家眷,只能活一方,你选择哪个?”

    他的声音很大,城楼下的所有人几乎都听得一清二楚。

    那些将士们纷纷惊悚地望向君天澜,不知道他会如何选择。

    私心,当然是希望选择他们的家眷活下去……

    沈妙言整个人晒在太阳底下,宛如被火炙烤,冷汗顺着她的脸滴落在地,被夏阳烤得滚烫的地面立即响起一阵“嗤”声。

    她缓缓偏头望向张祁云,这个男人的攻心计,实在太可怕。

    若四哥选了她,那么这些家眷都得死,还是死在四哥手底下那些将士们的面前。

    那些将士,如何能忍?!

    势必会反了四哥……

    四哥只能选,她沈妙言去死。

    她紧张地望向那个穿着黑金细铠的男人,额头的汗珠一颗颗滑落。

    他会让她去死吗?

    她肚子里,还有他们的孩子……

    张祁云坐在阴影中,见君天澜不说话,摇着扇子笑道:“把那些家眷,朝城楼边缘推一推。”

    他的命令很快被传达,一些胆小的家眷已经开始大哭出声,小孩子们更是哭得嗓子都哑了。

    君天澜静静骑在疾风上,他清晰地听见,他的身后,已经起了骚动。

    顾钦原瞟了眼谢陶,淡淡道:“我无所谓。对我而言,她死了,也没有关系。”

    他觉得何止是没有关系,于他而言简直是一种解脱。

    谢陶自然听不见他的话,尽管被用绳索捆绑得紧紧,却仍然在烈阳下,朝他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甜美笑容,仿佛盛开的太阳花,明媚可爱得叫人心动。

    “钦原哥哥,我在这里,你看见我没有?”万众瞩目中,她喜滋滋地大喊出声,“钦原哥哥,我们和妙妙都不会有事的,对不对?你那么厉害,一定会把我们都救出去的!”

    她的笑容里透着自信,那是对顾钦原满满的信任。

    旁边,坐在阴影里的张祁云轻笑出声,“谢家的姑娘吗?倒是个有趣的。听闻,不被顾钦原宠爱?”

    “人家的家事,与你何干?”沈妙言恼怒。

    “怎么没有关系,我瞧着她倒是顺眼得很,说不准我一高兴,就把她留下来做夫人了。”张祁云满脸不正经,“瞧着年纪怪小的,可有及笄?罢了,童养媳也是可以的。”

    他自顾说着,忽然抬高音量,“寿王到底选好没有?我再给你一炷香的时间,好好考虑清楚。”

    君天澜不动如山,静静遥望沈妙言。

    他们隔得太远,他甚至没有办法看清楚她脸上表情。

    他的身后,那群将士,眼看着妻儿在城楼上哭泣,有的承受不住,堂堂七尺男儿,竟也跟着哭泣起来。

    军心已然涣散。

    沈妙言遥遥望着君天澜。

    他比一般男人都要生得高大,横刀立马于三军之前,即便隔了这么远,也一眼就能看见。

    她知道他是个非常理智的男人,他会选什么,她很清楚。

    唇角的笑容苦涩了几分,她知道现在她最应该做的,是自己跳下城楼,如此也好让他不必为难。

    可是……

    可是,她有点儿不甘心啊。

    哪怕明知道他选择让将士们的家眷活下去,是正确的选项,换做自己或许也会这么选,但毕竟处在那个位置上的人不是她。

    “四哥……”

    琥珀色的眼睛里,不觉蓄上泪水。

    她其实很想活下去,她肚子里,还怀着他们的宝宝呀!

    张祁云瞟了眼旁边的香炉,淡淡道:“一炷香的时间已到,不知寿王殿下,选择让哪一方活下去?”

    沈妙言紧紧盯着君天澜的薄唇,此时此刻,四周的风仿佛静止,蝉鸣声也尽皆消失不见。

    亘古的寂静中,她看见君天澜的嘴唇动了动。

    她听不见他的声音。

    她不想听见他的声音。

    她缓缓闭上眼。

    那是她预料之中的答案。

    张祁云饶有兴趣地扫了她一眼,抬手示意放人。

    那些家眷们劫后重生,纷纷哭着奔下城楼,去找寻远处的亲人。

    谢陶往下奔了两步,又蹙眉望向沈妙言,不过须臾,她仿佛做了什么艰难的决定,不顾一切地冲向她,“妙妙,你不要死!”

    她想奔过来抱住沈妙言,可张祁云却对蜘蛛打了个眼色。

    蜘蛛毫不犹豫地把沈妙言推下城楼。

    谢陶瞳眸骤然放大,毫不犹豫就跟着往下跳。

    张祁云鬼使神差地从背后抱住她,低声道:“她不会死。”

    谢陶身子一僵,低头朝城楼下方看过去,只见白衣胜雪的贵公子不知从哪儿出现,自半空中搂住妙妙的腰,缓缓坠地。

    她长长松了口气,这才惊觉自己被陌生男人抱着,于是急忙推开他,“男女授受不亲,你抱我做什么!”

    张祁云轻笑,“我若不抱着你,此刻你早摔成肉饼了。”

    谢陶面颊微红,朝他礼貌地微一点头,“是我错怪你了。”

    说罢,急急忙忙地奔向楼下。

    张祁云目送她远去,捻了捻手指,微微挑眉,触感不错……

    此时城楼下方,沈妙言推开君舒影,脸颊上还挂着泪珠子。

    “委屈了?”君舒影声音淡淡。

    “没有……”

    君舒影抬起她的下巴,“无论什么时候,他选择的永远是天下苍生。小妙妙,若换做我来选,哪里需要一炷香的时间去思考究竟选谁。那些人死了,对这世界一点影响都没有。可你若没了,我的世界就彻底没了。所以我的答案是你,始终都是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