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3章 她可曾入眠?
    ,精彩小说免费!

    回答他的是沉默。

    “多谢表兄。”他自顾说完,垂下眼帘,缓步而出。

    殿中寂静,角落的龙涎香散发出甜冷的气息,枝形灯盏的烛光在夜风中跳跃。

    殿外落了雨,秋夜的雨带着一股寒意,无孔不钻般侵入被衾,令人遍体生寒。

    龙床上的男人睁开眼,面无表情地注视明黄帐顶。

    他的小丫头最怕冷了,这个时候,她可曾入眠?

    千里之外的锦州城外,位于深山中的小山村依山傍水。

    瑟瑟秋夜雨绵绵,雨丝落在湖面,在黑夜中漾开圈圈涟漪。

    床上的少女辗转难眠,今晚很冷,被褥生寒,她怎么都睡不着。

    正难受间,木门吱呀一声被打开。

    她闭上眼,轻缓的脚步声靠近床榻,有微光在床头亮起。

    是君舒影吗?

    他进来做什么?

    心中起了一股防备,藏在被子里的手紧紧攥住身下的褥子,若他敢对她胡来,她一定叫他好看……

    这么想着,她却忽然察觉到身上重了些。

    紧接着,一股暖意从上方沁出来。

    微光被熄灭,脚步声又悄悄远去。

    她睁开眼,看见自己身上多了一床被子。

    是他的被子……

    她伸手握住被子的边缘,琥珀色的瞳眸在黑夜中变得无比复杂。

    翌日天明。

    秋雨已经停了,沈妙言起床,梳洗过后走出去,只见堂屋里已经摆好碗筷,整个屋子都弥漫着淡淡的南瓜粥香。

    “醒了?”男人从楼梯上来,俊美的脸上挂着恬淡的笑容,“瞧瞧这是什么?”

    沈妙言看过去,只见他一手举着一个扁圆扁圆的金黄南瓜。

    他走到她跟前,炫耀般将南瓜在她眼前晃了晃,“今早才从菜园子里摘的,可新鲜了!”

    “你偷的?”沈妙言瞄了眼四周,做贼般压低声音。

    君舒影白了她一眼,举着南瓜进厨房,“我早上睡不着,看见村尾的奶奶搬南瓜费劲儿,就帮她把地里的南瓜都送到她家了。为表感谢,她特地送了咱们五六个大南瓜,加上这两个,我都取回来了。啧,闻见粥香没有?”

    沈妙言尾随他进厨房,听见他说早上睡不着时,忽然想起他把他的被子给了她。

    她抬头望着他的侧颜,这才察觉他说话的声音嗡嗡的,好像是染了风寒。

    视线又落在他的衣服上,他只穿着普通的粗布麻衣,与他过去那些讲究的穿着有着天壤之别。

    君舒影用抹布端起架在炉子上的白陶瓷锅,快步往堂屋走,“来吃粥!”

    揭开锅盖,更地道的南瓜粥香涌了出来。

    小米粥炖南瓜,盛在雪白的陶瓷小碗中,色泽金黄十分诱人。

    “用材是今年的小米和今早采摘的南瓜,口感和新鲜度不是从前镐京酒楼里那些食物能比的。”君舒影笑眯眯取出一个白糖罐子,“虽然南瓜已经很甜,但还可以再甜一点。小妙妙,要加勺糖吗?”

    他说着,目光落在沈妙言脸上,却见不知什么时候,她已泪流满面。

    他心中一咯噔,放下糖罐子,坐到她身边,抬手给她擦眼泪,“好端端的,哭什么?是不是不喜欢南瓜粥?那咱们不吃了,咱们去锦州酒楼里吃好吃的,好不好?”

    他的声音很温柔,透着一股轻哄,连擦泪的动作也小心翼翼至极,仿佛眼前这个姑娘,是一碰就碎的珍宝。

    “我不去酒楼……”沈妙言哭得厉害,红着一张小脸,捧起面前的粥碗,“我喜欢南瓜粥……”

    说着,直接就喝了大口。

    “嘶……”君舒影倒抽一口凉气,急忙夺下粥碗,“傻妙妙,你不怕烫的?”

    沈妙言后知后觉,急忙用手掌给自己扇风。

    君舒影给她倒了一杯凉茶,她一气喝完,这才稍稍好受些。

    沈妙言喝完茶,悄悄去看君舒影,却见他正舀起一勺南瓜粥,慢条斯理地吹凉。

    “张嘴。”他把勺子递到她唇边。

    沈妙言吃了粥,温度正正好。

    “连吃粥都不会,若我没跟着你,你一个人可怎么活?”君舒影垂眸吹粥,声音里带着调侃。

    他说完,却察觉一只小手轻轻攥住他的衣袖。

    他抬眸看过去,少女双眼泪盈盈的,“君舒影,你为什么待我这么好?”

    两人视线在空中对碰,彼此都没有避开。

    君舒影沉吟了下,认真道:“喜欢一个人,不就是要对她好吗?我小时候就发过誓,若我能遇上深爱的的姑娘,我一定要倾尽全力对她好。就算她要天上的星星,我也会想办法送到她的窗前。”

    他收回视线,又搅了几下南瓜粥,“这世间凡人多达数亿,但其实人终其一生,是很难遇上真正爱的人的。所以,一旦遇上,就一定要拼尽全力去爱。因为,咱们并没有下辈子。”

    他的睫毛很长,垂眸的时候,丹凤眼眼尾斜飞入鬓,衬着纤长的睫毛,有一种如画却悲伤的美。

    木楼寂静。

    沈妙言忽然攥住他的衣袖,“那么,这辈子就陪着我吧!”

    君舒影惊讶地望向她,少女面颊绯红,别扭地避开他的视线。

    他灿然一笑,反握住她的手,“好!”

    像是一个约定。

    两人下午又去了集市,买了两床崭新的棉被。

    搬上牛车的时候,沈妙言看见有老婆婆坐在角落,面前摆着个低矮的木盆,盆里垫着稻草,几十只巴掌大的小鸡、小鸭在里面挤成一团,毛茸茸的十分可爱。

    “想要?”君舒影挑眉。

    沈妙言点点头,“好可爱!”

    于是两人又多买了六只小鸡、六只小鸭,还有一对圆滚滚的小白兔。

    牛车缓慢地行驶在山道上,君舒影回头,看见那傻丫头抱着一对小白兔,龇着牙笑。

    他禁不住也跟着笑,赶了会儿牛车,瞧见前面有棵柿子树,不禁开口道:“妙妙,你要不要吃柿子?”

    沈妙言双眼一亮,“要吃!”

    君舒影把牛车停下,那棵柿子树很高,不过他仗着轻功绝好,很快就摘了一大兜。

    他把那兜柿子丢给沈妙言,又上去摘新的。

    沈妙言打开布兜,不禁咋舌,“你摘这么多,咱俩吃得完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